周芬伶專文:瘋雅─能一起品香的人,皆有深緣

2020-05-17 05:40

? 人氣

品香是探究自心,歸於靜定的漫漫長途,能一起品香的人,皆有深緣。(圖/pixabay)

品香是探究自心,歸於靜定的漫漫長途,能一起品香的人,皆有深緣。(圖/pixabay)

不可毀,不可讚

體若虛空勿涯岸

不離當處常湛然

覓即知君不可見

    —永嘉法師

什麼器最雅,以前認為茶具雅,如今覺得香具更雅。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最早的香具有手拿的香斗,還有博山爐、薰衣服的香籠、也有塞在懷中的香球。

我收的老瓷器,只有三件香具,一是哥窯香爐,一是龍泉窯三足爐,一是高麗青瓷香盒,以前渾然不知,現在如同重新挖到寶。

愛香的人對香具很挑,不一定要名品宣德爐和銀香勺,這些自然很美,但太富貴就跟香道不搭,茶有禪茶,香也有禪香,茶還是飲品,是食物的一種,香是用來聞,參禪機,越是自然越好。

茶壺、茶器。(圖/pixabay)
茶有禪茶,香也有禪香,茶還是飲品,是食物的一種,香是用來聞,參禪機,越是自然越好。(圖/pixabay)

太新的器具越是不雅,有點年代或自己手作最好。

香具最早是簡單的,所謂三件組,只有香爐、香盒、香瓶中插著香鏟、香勺、炭夾,之後越來越繁複,光香具就變七件組,其他有的沒的,加起來十幾二十件,香事煩瑣,並非本意。

我雖有整套的七件組,常用的還是香鏟、香勺:炭夾還沒用到,燒炭太麻煩,古人沒有賴打,生火只有炭燒,現在賴打便宜又好用。香具要求的還不是全,最重要的是雅。茶道雖也講名器,現在的茶席有時過於鋪張,噴乾冰、彈琴、掃花、如國宴般的弓置&&弄得如裝置藝術,令人卻步。

只有香事無法鋪張,它很抽象,跟感官與想像更有關,因此越是天然,越是手作越雅。

今天來的香客送的禮是他手作的羽掃,他真靈通,前幾天才送他些香粉結香緣,他用硯台焚香,還去撿了貓頭鷹的羽毛,紮在樹枝上,羽毛有鷓鴣斑,完全就是香道神器,我欲回贈他掃灰的茶掃,他說不用,想用孔雀羽毛做一枝。

小香客今年才二十初,茶道、花道、書畫皆已粗通,今天再加上香道,他就是今之古人。我在他的年紀,一味地崇洋,雖然作詩填詞,還是覺得西方的玩意才時髦,牛仔褲、西餐、西洋歌曲、現代舞、洋文&&現在這些老東西都是近三十才接觸,三十年了也是一知半解,新的一代,網路資訊無遠弗屆,喜歡老東西的不多,真喜歡的又比我瘋狂些,這麼小這麼懂風雅,新世代不簡單。

這香客自然天成,今天來學拓香篆,我用的是沉香、檀香、些微棋楠,加兩三顆高山烏龍和在一起,兩人各用不同的香爐。他的是新燒黑色有蓋陶爐,心字香篆,填香用香勺;我用的是無蓋柴燒香爐,四神香篆,填香用香鏟,兩人各持一羽掃,我的是貓頭鷹牌,頗有哈利波特感,等填完香,用力一按再打開香篆,立體而美麗的篆字成形,各自點燃,香燒得很慢,煙細細的,小香客正失戀中,他愛的人不愛他,但他依然愛他,覺得這份感情很美。

焚香、燒香、香爐、香具、香器。(圖/pixabay)
(示意圖/pixabay)

純精神或得不到的感情的確很美,他說就像他之前不知怎麼燒沉香,整把燒一下子燒光,剛聞到甜香,就起大煙,然後煙消雲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