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電廠遊走灰色地帶!政府補助1億「還不夠」 地熱業者募資引關注

2020-06-05 08:10

? 人氣

民進黨政府力拚能源轉型,「全民電廠」興起,現如今綠電商品已經從太陽光電,擴大到風險更高、成本也更高的地熱發電。示意圖,非關新聞個案。(資料照,取自Outlookxp@wikipedia/CC BY-SA 4.0)

民進黨政府力拚能源轉型,「全民電廠」興起,現如今綠電商品已經從太陽光電,擴大到風險更高、成本也更高的地熱發電。示意圖,非關新聞個案。(資料照,取自Outlookxp@wikipedia/CC BY-SA 4.0)

台灣「全民電廠」募資近年來如雨後春筍,經濟部與金管會對於太陽光電業者,能否將電廠分割出售,發行證券化商品,迄今仍無共識;但如今綠電商品已經從太陽光電,擴大到風險更高的地熱發電。據了解,由於地熱井的開鑿成本不菲,1MW的地熱發電開發成本,必須投入成本高達1.5億到2億元,目前已有東部地區開發地熱業者,透過網路籌資平台籌資,包括先前的「地熱之島」到最近的「卡加布列島」,都是以「公民電廠」之名對外籌資。由於地熱業者距離電廠籌設,八字還沒有一撇,相關的籌資行為已經引發經濟部重視。

民進黨政府上台以來,大力推動2025能源轉型,地熱發電在2025年的再生能源組成當中,雖然規劃了150MW的容量,不過,相較於太陽光電與離岸風電動輒10GW的容量,地熱發電現階段並不是主力推動選項。國內反核大將高成炎,2016年透過工研院、宜蘭大學,向宜蘭縣政府申請地熱發電技術驗證計畫的「蘭陽地熱」公司,當初雙方約定僅供學術試驗使用,不得有營利、販賣等行為,2019年租約到期宜蘭縣政府不續租,雙方對簿公庭,搞得不歡而散。

(延伸閱讀:地熱發展牛步化?業者批「國家隊」態度消極,政府反憂地熱井淪泡腳水

20190429-陽地熱公司董事長高成炎(右起)、民進黨立委賴瑞隆、台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理事長高茹萍29日召開清水地熱併網成功記者會。(顏麟宇攝)
陽地熱公司董事長高成炎(右起)日前與民進黨立委賴瑞隆、台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理事長高茹萍於2019年4月召開清水地熱併網成功記者會。(資料照,顏麟宇攝)

地熱發電經過4年的發展,迄今仍然掛零,能源局好不容易在5月27日,完成了第一件地熱發電BOT案,由將捷建設出資的「結元能源開發」,在大屯火山地熱資源區「金山硫磺子坪地熱示範區」正式鑽探,預計投資超過2.8億元資金,開發1MW以上地熱發電。

儘管宜蘭清水地熱的開發,遭遇重大挫敗,「蘭陽地熱」團隊對於推廣地熱發電的熱情,並沒因此熄滅,最近該團隊又開始在台東金崙與知本溫泉地區,推動地熱開發計畫。去年底總統大選期間,發生王立強「共諜」事件,當時高成炎更向媒體透露,香港「中國創新」負責人向心,曾經向他表達願意出資100億元,投資台灣地熱開發。

核電廠建成取而代之 地熱協會:台灣地熱發展和國際有差距

台灣地熱發展協會理事長李昭興表示,台灣30多年前其實有能力發展地熱發電,當時政府責成中油公司,在全省各地開發地熱場,包括宜蘭清水、台東金崙地熱,都是中油當時開發的地熱井。但後來在核電廠興建後,台灣缺電問題獲得解決,地熱變成了次要甚至根本不需要的能源選項,中油就把地熱給放棄了,結果導致台灣在地熱發電技術上,跟其他國家有很大的差距。

李昭興表示,地熱發電可以24小時運轉,若能成功開發,可以是台灣很好的能源選項,「現在比較大的問題是,台灣到現在沒有成功案例,民眾對地熱不夠瞭解」。為了提高國人對地熱發電的重視,地熱協會過去不斷說服台電在北部地區開發地熱發電;另外,民間的開發團隊,也在東部的非火山地區,找到了熱源,「這是我們必較興奮的。」

李昭興表示,台灣地熱發電目前還有5大瓶頸等待克服,首先,台灣在尋找地熱探勘新技術過程,必須要有大量資金,特別是民間資金,土地問題也要解決;尤其是東部地區有多地熱潛在熱區,位在原住民保留區,開發過程涉及到《原住民族基本法》部落諮商同意權的踐行,其他還有法令等諸多問題有待解決。

20181226-「核四廠址不符合美國核管會廠址規定,核四應廢除」記者會,圖為海洋大學教授李昭興。(蔡親傑攝)
台灣地熱發展協會理事長李昭興指出,地熱發電會是台灣很好的能源選項,但目前仍有5大瓶頸有待克服。(資料照,蔡親傑攝)

儘管地熱開發面臨諸多挑戰,卻沒有影響到民間業者在網路上的籌資行為。據了解,地熱業者這段期間先後透過「地熱之島」、「卡加布列島」進行募資。

地熱開發成本昂貴、風險高 「卡加布列島」等募資平台興起 

以「卡加布列島」平台為例,卡加布列島地熱公司係由前「蘭陽地熱」技術總監林子淵擔任負責人,強調該平台為金融科技(Fintech)團隊,個人同時也是「中本聰信徒」(即比特幣創辦人),該團隊是台灣民間唯一長時間地熱發電運轉經驗團隊。

根據該公司網站,目前認購中的地熱公民電廠,是位在台東太麻里的「台東金崙一號廠」,該地熱場租期20年,發電設備裝置容量499KW,未來預計鑽5口井以上。「卡加布列島」平台在網站中強調,「歡迎國內其他地熱案場持有者,以此平台推動地熱公民電廠,我們會派員去現場做井溫井壓測試評估。」

20200603-卡加布列島-地熱公民地熱電廠Roadmap。(取自卡加布列島網站)
(取自卡加布列島網站)

該網站同時強調,基於財務風險管理,為確保電廠開發穩妥,眾籌資金約1年閉鎖期,以維持開發過程順暢穩定;除非遭遇不可抗力因素,導致專案窒礙難行,於閉鎖開發期間必須停止專案,扣除相關費用後,退還出資人所有剩餘資金。

不過,地熱發電的開發成本1MW高達2億元,儘管《地熱能發電示範獎勵辦法》,提供業者最高1億元的地熱井探勘補助,但地熱發電相較於太陽光電,開發的風險要高出許多。

恐衝擊環境?地熱協會:開發成本高,不會貿然鑽井

一位熟知內情的業界人士強調,「有溫泉不代表有地熱,有地熱不代表能發電」,台灣有很多地熱資源,不見得能發電。因為台灣地狹人稠,地熱的開發必須考慮到坡度、環境衝擊、鑽井深度,以及地下水能否循環利用;台灣地熱資源最豐富的大屯山,剛好位在陽明山國家公園,在國家公園進行地熱井的探鑽,就必須要考慮到對環境的衝擊,「如果一口井能夠開發1-2MW電力,就得鑽50口井,這對國家公園的地貌會有很大的破壞。」

對於上述說法,台灣地熱協會秘書長王守誠則有不同看法,王強調,地熱井的開發,是很昂貴的投資,因此,開發商會在資訊正確、風險最低的情況下才會鑽井;鑽井的地點一般會選擇大面積平整的土地,近年來,隨著美國頁岩氣的成功開挖,美國的地熱鑽井已經可以做到「表面上一個井口,下面是分歧井」的技術,如此可以降低開發成本與景觀破壞。

20200603-台灣地熱協會秘書長王守誠。(取自王守誠臉書)
針對地熱井的開發,台灣地熱協會秘書長王守誠指出,因成本昂貴,開發商惟在資訊正確、風險最低的情況下才會鑽井。(取自王守誠臉書)

王守誠表示,「卡加布列島」平台目前正在進行募資的台東金崙案場,並不是探鑽新的地熱井,而是在既有的溫泉井上進行的溫泉發電,「台灣有一些溫泉區,溫泉溫度高達100多度,必須加冷水才能泡湯,加冷水降溫60度,某種程度上是熱能的浪費;金崙的團隊現階段係利用自製的發電機與渦輪機,進行小型溫泉發電,由於上述設備成本相對低,因此在發電上是具備利基的。」

募資對象為「不定特投資人」,須先取得「證券經紀商」執照

不過,「卡加布列島」的群眾募資平台,性質上類似於「股權性質群眾募資」。對此,櫃買中心主管表示,依據《證券商經營股權性質群眾募資管理辦法》,新創業者的網路群眾募資平台,如果係向「不定特投資人」仲介募資,依法必須向金管會申設「股權性質群眾募資」平台,取得「證券經紀商」執照;上述經紀商之資本門檻,比一般證券經紀商要低,目前為止,只有FlyingV向櫃買中心申設「股權性質群眾募資」平台。該主管表示,群眾募資平台,如果只是提供募資之顧問輔導,就不用提出申請。

新新聞1735期
新新聞1735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