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玲來囉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疫情下的甘苦人》社區遭「歧視性封鎖」、靠市集維生卻無法出門 歐洲羅姆人受多重衝擊

2020-03-31 15:10

? 人氣

歐洲最大少數民族羅姆人,習於成群住在拖車屋營區,(圖/European Rome Rights Center)

歐洲最大少數民族羅姆人,習於成群住在拖車屋營區,(圖/European Rome Rights Center)

3月9日以來,義大利迫於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而封鎖全境,停止所有商業、休閒與「非必要」活動,義大利人努力維持正常生活,包括在家遠端工作,孩子以視訊上課,甚至苦中作樂在陽台上沐浴著夕陽與鄰居對唱等畫面陸續流傳到社群媒體。

但在羅馬郊外約30公里,名為薩爾維亞尼(Via Salviani)的羅姆人營地卻完全看不見一點點小確幸,軍方巡邏車不斷徘徊,肅殺氣氛只為了確保這塊約100戶家庭的區域無人上街晃蕩,乖乖遵守封鎖令。

營地居民、28歲女性阿赫梅托維奇(Zdravko Ahmetovic)表示,這些軍警「一直待在那裡,但完全不會幫助我們」。她說:「如果我出去,他們會把我關起來,或罰我206歐元(約台幣6800元)。」

流浪歐洲數百年的最大少數民族

羅姆人(Roma)是據說源自印度的古老少數民族,另一個廣為人知的誤稱是吉普賽人(Gypsy)。他們散居歐美各國,習於群居的流浪生活,住在方便移動的拖車營地,多以手工藝品、占卜、街頭表演、資源回收等方式維生。羅姆人數百年來被排拒在城鎮之外、過著神秘但困苦的底層生活,疫情造成經濟停擺後,平時工作只夠溫飽的羅姆人社群也陷入生計困難。

名畫家梵谷筆下的羅姆人生活。(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名畫家梵谷筆下的羅姆人生活。(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人權倡議組織歐洲羅姆人權力中心(ERRC)指出,「他們沒有辦法工作,就沒有錢吃飯。」該中心成員曼加卡瓦羅(Rosi Mangiacavallo)說,羅姆人的獨特習俗往往成為義大利或歐洲各國歧視的藉口,忽視他們同樣擁有的公民權,例如許多企業會拒絕提供羅姆人穩定工作,或以衛生和犯罪為由驅逐羅姆人營地。

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導,全球羅姆人約達2000萬人,是歐洲最大,義大利約有15至18萬羅姆人,外貌與義大利人有明顯區別。曼加卡瓦羅補充,羅姆人約在14至15世紀慢慢遷居至歐洲,那時正逢現代歐洲國家的國界慢慢定下來,這一群擁有不同文化與生活方式的外邦人常被視為「敵人」,數百年來過著在城市間飽受驅逐的日子。

居住環境更易受疫情衝擊

多重因素交織下,羅姆人和居住在克難環境的難民一樣,受到疫情衝擊的力道遠高於城市居民。他們往往數代同堂,人口密度高,只有最基本的衛浴設備,甚至連自來水都沒有。據ERRC調查,超過半數的羅姆人生活只能仰賴240公里之外的水源,這些條件無法貫徹防堵病毒的清潔措施,保持「社交距離」(social-distancong)也是不可能的事。

法國薩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Sussex)發展研究所(Institute of Development Studies)公衛系統研究員威金森(Annie Wilkinson)解釋,她曾在伊波拉病毒肆虐期間遠赴賴比瑞亞與獅子山,深知這類營區爆發疫病時可能發生的事。

「整個貧民窟會被封鎖,由軍人或警察鎮守,但不會有人提供基礎設施來彌補失去的生活機能,」她回憶,「最後,人們只能打破封鎖線,因為他們需要活命。」

「他們打從一開始就難以遵守這些措施,結果卻可能遭到入罪,」威金森說。她也強調,羅姆人與執法者之間長期互不信任,可能讓他們更容易受到司法起訴與迫害。

義大利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災情慘重,全國封鎖已逾3周。(AP)
義大利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災情慘重,全國封鎖已逾3周。(AP)

從社會層面來看,外界對羅姆人根深蒂固的歧視也將加深困境。曼加卡瓦羅表示,義大利媒體對羅姆人的報導向來都很負面,不是搶劫就是各種小罪。「當一個羅姆人犯了罪,會被視為一種集體犯罪而非個人行為,(罪行)會被歸咎於整個社群。」

基於類似的理由,日前義大利北部的皮埃蒙特大區(Piedmont),發現一位羅姆人曾經接觸過新冠病毒感染者,但當局不只是隔離這名男子,而是將他居住的整個營區封鎖起來,裡面約住有50位居民,所受的待遇完全有別於城市居民。保加利亞政府也遭羅姆人社群控訴「歧視待遇」,政府僅禁止人民往來城市之間、關閉學校和餐廳,但數個地方政府有軍警以拒馬封鎖羅姆人營區,還指控他們「不遵守規定在先」。

回到義國薩爾維亞尼營區,阿赫梅托維奇的家人每週日都會前往台伯河畔(Tiber River),那裡有全義最大的波特賽門跳蚤市場(Porta Portese Flea Market),也是她們一家人販售藝品的地方。但跳蚤市場現在也被歸類為「非必須的商店」而無法營業。阿赫梅托維奇說,已經有些羅姆人逃出了義大利。

阿赫梅托維奇家一次只能派出一個人,去排上一個小時的隊伍購買必需品,回到營區時還要讓警察一一檢查袋子內容物,花的時間有時比排隊購物還久。38歲的梅拉‧阿赫梅托維奇,面對記者語帶哽咽:「他們說不要出去,那麼,他們必須幫助我們。」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