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性仁觀點:台灣不宜制訂難民法

2019-09-06 06:30

? 人氣

針對制定難民法,蔡英文政府應當冷靜理性,不制訂難民法不表示不重視人權。(資料照,蔡親傑攝)

針對制定難民法,蔡英文政府應當冷靜理性,不制訂難民法不表示不重視人權。(資料照,蔡親傑攝)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不斷呼籲台灣政府修訂「難民法」,民進黨立院黨團書記長李俊俋指出,「難民的定義、國籍尚未釐清,未解決前先以個案處理」。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台灣對於人權的尊重、對於自由民主的程度舉世肯定,對於相關都有應該有的法律,機制都非常完備,都可以來運作。黃之鋒等港獨份子為了自己的自私行為,完全不顧台灣為此付出慘痛代價,蔡英文政府應當冷靜理性,不制訂難民法不表示不重視人權,這群成分複雜的真假難民,為了自己,不惜利用犧牲台灣,心態相當可議。

20190903-黃之鋒接受媒體聯訪。(盧逸峰攝)
黃之鋒呼籲台灣政府修訂「難民法」,民進黨立院黨團書記長李俊俋指出,難民的定義、國籍尚未釐清,未解決前先以個案處理。(資料照,盧逸峰攝)

難民法草案本是中華民國政府於2005年提出,立法延宕多年的一項法案,其規範包括難民認定的要件、程序及審查機制,提供難民資格申請人在台灣停留期間法律諮詢、醫療照顧、安置、收容等基本權利及支援。難民法草案始終未納入大陸港澳人民;就算《港澳條例》第十八條規定「對於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門居民,得提供必要之援助」,但如何判定、誰來判定受有緊急危害,具體協助又是什麼?能否給合法居留權?完全空白而只能以個案處理。

為何台灣不宜訂難民法呢?首先,世界各國對此都相當謹慎,因為難民的定義太過模糊且相關尋求協助的要件有定義困難,難民是否成為反恐漏洞也不無疑問。其次,越來越多有政治意識的港民入境或入籍台灣,對於台灣社會秩序維護及各項資源分配也都會帶來程度不一的影響及後遺症,其所帶來效應也沒有精確評估。

另外,蔡政府始終聲稱不介入香港,如為此通過等於自我矛盾。再者,難民法朝野既無共識,通過後東南亞或非洲等一批批聲稱難民的民眾紛紛湧入台灣,台灣難以善後,其大門一開就無法管理,無法管理,台灣將陷入更混亂的局面。

在「全民三罷」的號召之下,越來越多香港學生加入了「反送中」的抗議行列。(美聯社)
在「全民三罷」的號召之下,越來越多香港學生加入了「反送中」的抗議行列。(美聯社)

總之,難民是弱勢,但來台的難民真的是弱勢嗎?政府照顧應有親疏之別,任何國家皆是如此,這些來台難民理由千奇百怪,複雜且難以控制,更令人擔心的是台灣年輕人的未來在開放難民法後將更難生存,期盼立院諸公應審慎看待難民法,千萬別沖昏頭,一旦制訂後有如覆水難收,後果無法處理,後遺症難以評估,也請別有居心的強勢難民和民團,饒過台灣吧!

台灣接收難民涉及整個社會大幅的變動,政府若要處理必須考量各界聲音,並建立完整配套措施才行。從選舉角度來看,香港抗議事件讓蔡政府撿到槍,而難民法正好是照妖鏡,難民法有相當難度,茲事體大,在自由民主的大帽之下,難民法充滿各界盤算與博弈,難民法也凸顯部分政治人物盡拿自由民主說空話的偽善。難民法的修法考驗民進黨政府及各政黨冷靜理性程度,但無論如何,台灣都該以自身利害關係為首要考量。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國發大陸所副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