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解析仙女老師余懷瑾文章之深沉苦痛

2019-09-06 06:10

? 人氣

余懷瑾發文點出「教育界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直言教育當局並未妥善處理身心障礙學生的需求。(此為示意圖,取自Pixabay)

余懷瑾發文點出「教育界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直言教育當局並未妥善處理身心障礙學生的需求。(此為示意圖,取自Pixabay)

余老師是2014年的「全國super老師」,任職於萬芳高中的國文老師,因為網站上找不到有關余老師有仙女老師稱號的緣由,所以我只好自行腦補,老師可能是因為外表打扮氣質清新、說話輕聲細語帶有柔美的笑容,讓與她接觸的人彷彿吹拂到一徐溫暖且舒服的微風,因此有了仙女老師的稱號。

老師有二個腦性麻痺的女兒,一開始也不知道如何帶領照顧一出生就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女兒,而是慢慢從對待學生的態度找尋到對待女兒的方式,藉由帶領學生與照顧腦麻女兒,這老師與家長二者角色之間的變換而相輔相成,最終,粹鍊出「優先一步幫家長與孩子設想,突顯教育絕對的專業,專業才能贏得信賴,贏得尊敬,贏得學生的心」這麼優秀且正確的理念,沒錯,這個理念正中我心,好的老師應該是要具備「同理心優先於專業之上」的核心想法,不是說專業不重要,而是先有同理心,才能突顯專業的可貴,因為老師面對的是有溫度的人,而不是冷冰冰的檢測機器。另外,必須提醒的一點是,光有同理心而無專業,只是靠一股傻勁、熱情而行事,是無法得到家長與學生的尊敬與信任的,因為不知道這樣的老師會帶領我們衝向何處,為何要衝?未知與無知是讓家長與學生不安的來源。

當我看到余老師文章中女兒的照片,再對照文中所提到的幾種學校與教育局之光怪陸離的現象,我能體會老師想要保護好女兒生命安全的極度憂慮,也認為她的憂慮與失望是對的,就媽媽的立場而言。

但如果讓空拍機往上拉開距離,當攝影鏡頭的焦點不再鎖定在媽媽與女兒身上時,隨著空拍機高度的上升,逐步以學生、老師、學校、教育局、教育部和國家為焦點時,我們會發現,學生、老師、學校、教育局、教育部和國家表現出來的行為與態度並沒有錯。

對學生而言,他們無法理解與體會腦麻的同學困難點在哪裡,尤其是國小國中的學生,心智發展還未成熟,自然無法主動做出幫助同學的行為,甚至還有可能嘲笑同學,除非老師有同理心懂得引導。

對老師而言,老師們如果不是特教班的老師,沒有受過專業訓練,不會懂得如何幫助腦麻學生,也許有老師出於熱心,但因為方法錯誤、認知錯誤,反而傷害了學生,所以非特教班的老師們冷眼旁觀也是情非得已,當然也有本身是冷血且無同理心的老師,不獨善其身就罷了,還會鼓動學生與家長排斥腦麻學生入校。然而,就算老師是特教班專業出身,如果要他把全部精力放在一個小孩身上,那其他身心障礙的小孩怎麼辦呢?

花了29年,單親媽媽將天生腦麻的孩子送進哈佛!(示意圖/Victor Björkund@Flickr)
花了29年,單親媽媽將天生腦麻的孩子送進哈佛!(示意圖/Victor Björkund@Flickr)

再者以學校、教育局、教育部和國家的立場來看,這是一個兩難的抉擇,是一種效益與人道之間的拉鋸抉擇。假設國家有1億元的教育預算好了,如果選擇人道,1億元全部投入到身心障礙的學生身上,那麼我相信他們一定能夠安全與舒適地在校園中安心學習,家長也能安心的工作,不用心繫兒女的安全。如果選擇效益,那麼1億元全投入到身心健全的學生身上,得到的效益絕對遠勝過投入到身心障礙的學生身上,對以多數人決的民主國家而言,顯然把大部份教育預算投入到身心健全的學生是最聰明的選擇,因此也就會出現發生在余老師身上的六種光怪陸離的現象。

持平來說,絕對不是余老師所說的,大家都是「徒具形式的表面給予,說穿了是『連教育局都不願意接納這樣的孩子』,『願意接納』是打從心裡想方設法幫助弱勢孩子,用最少力氣適應環境,不是做做樣子,給個入學名額,就好像莫大的恩惠。」但我能體會她的憂慮與為什麼會寫這篇文章的心情,以身為爸爸的立場。

北市國小校園傳出血案,警政署將全面強化維護校園安全。
作者認為,效益與人道之間的投資選擇是一個兩難的抉擇。(資料照)

所以,實務上的建議,我認為與其抱怨學校、抱怨政府,期望、依賴別人來解決自己的問題,不如家長自己辛苦點,自己主動找資源,自己主動到學校勘查環境,然後請學校校長與老師幫忙,避免掉有危險的環境以及與學校討論出上課課程的替代方案,當然,要請人幫忙,家長一定會有所犧牲,不論是時間、金錢都是,對學生本人而言更是會犧牲掉一些主動選擇的完整性。但這犧牲真的是犧牲嗎?其實家長只要靜下心來想想,是不是只有自己才是最懂得身心障礙兒女需求的人?是不是只有自己才是最能設身處地幫身心障礙兒女著想的人,而不是別人,那麼內心多少會有點釋懷,這其實是一種投資,因為兒女已經無法選擇自己的身體,但我們家長卻能因為自己的主動性,幫忙兒女創造出身體以外的選擇,讓他﹙她﹚們也能儘量有同等的學習資源與環境,雖然起飛的慢,但是能飛的久,飛的遠。

也許,大家會認為我的建議很冷血很無情,但如果以站在所有人立場為出發點,這真的一個具有同理心的建議。或許,實際上我真的很無情,但,真的,我真的有感受到余老師的心情。

*作者為貿易公司業務經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