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忍殺害一家四口,事後還在犯罪現場吃吃喝喝、悠哉上網…揭秘日本史上懸賞金最高滅門案

2019-09-05 17:28

? 人氣

宮澤一家合影。(圖片擷取自Youtube)

宮澤一家合影。(圖片擷取自Youtube)

西元2000年12月31日,千禧年的最後一天,一位住在東京都世田谷區的老婦人正在家中,等待著住在隔壁的女兒把孫子孫女送過來家裡。明明過了該來的時間,卻遲遲不見他們,老婦人打了通電話到隔壁,卻沒有人接通,因此她決定拿起備用鑰匙到隔壁一探究竟。不過她不知道的是,她即將開啟的是「千禧年最後一樁慘案」,也是日本史上最駭人聽聞的殺人案件「世門谷一家滅門事件」。

一家四口被殘忍殺害:發生在千禧年最後一天的滅門慘案

老婦人推開女兒的大門後,竟然發現女婿宮澤幹男倒在通往二樓的樓梯口,躺在一片血泊中,已經失去生命跡象。這時慌張的老婦人沒有報警,而是害怕地走上來,擔心其他人的去向。老婦人越走越害怕,因為到處都是血跡,當她走到二樓,發現自已的女兒用力抱著孫女,像是在奮力保護她,然而兩人身上多處刀傷,早已喪命。而孫子則是在自己的房間被勒到窒息而死,眼睛鼻子都出血。老婦人嚇地趕緊報警,這整件事情對她來說,一定是場夢魘。

根據警方推斷並重建犯罪現場,兇手在12月30日晚間11點30分左右,從二樓浴室窗戶入侵宮澤家。隨後,他先來到6歲男童的房間,在男童還在睡夢中,匪徒用自己的雙手將其勒斃。之後,在一樓的宮澤幹男聽到樓上有動靜,決定上樓一看。沒想到他在樓梯間遇到兇手,兇手便拿出自己帶的柳刃刀(切生魚片用刀),攻擊屋主,兩人在一番搏鬥後,宮澤幹男因身上多處刀傷而死亡。依法醫判定,兇手在宮澤幹男死後,又補了好幾刀。而凶手也在和屋主搏鬥時,受了傷。

宮澤家房屋示意圖。(圖片擷取自Youtube)
宮澤家房屋示意圖。(圖片擷取自Youtube)

接著,兇手前往三樓閣樓,發現正在熟睡的宮澤母女。首先,他用原先帶的柳刃刀襲擊在睡夢中的母女,不過因這把刀在先前搏鬥時受損,兇手便走到樓下廚房,打算拿菜刀繼續砍殺這對母女。宮澤太太原先以為兇手已經離開,便帶著身上有多處刀傷的女兒走下樓,中間還曾用大量衛生棉,試圖止住女兒的血。不料,當她們走到二樓樓梯口時,又遇見了兇手。拿著菜刀的兇手,殘忍地將這對母女傷害,即便她們已經沒有了呼吸,仍多砍了好幾刀。

兇手看似是個犯罪生手,在現場留下大量證據

兇手在行兇後,不但沒有急著離開,反而在屋內待了一陣子。首先,兇手先將自己和宮澤幹男搏鬥時,傷及見骨的右手包紮。他打開宮澤一家的急救箱,以軍人的包紮法處理傷處,所以警方隨後推斷,兇手可能有軍事背景。另外,在男童遇害的床旁,也有兇手的鞋印,其步伐很類似行軍的橫步。除此之外,案發現場有許多兇手用來止血的物品,例如衛生棉、毛巾等等,現場有著大量指紋。

在包紮完傷口後,兇手打開宮澤家中的冰箱,吃了裡面的一顆哈密瓜、四盒冰淇淋還有一罐麥茶。食用後的包裝盒則是散落在家中。其中,冰箱內有數十罐啤酒,但兇手一口都沒有喝,因此警方認為,兇手並沒有飲酒的習慣。之後,兇手還使用了宮澤家的電腦。根據上網紀錄,兇手一共使用兩次,分別是31日的凌晨1點08分和31日的早上10點05分,其中兇手共瀏覽了大學研究室和科學技術廳等學術網站。在早上10點,他似乎嘗試在網站預約「四季劇團」的票,結果沒有成功。

宮澤家。(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宮澤家。(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除此之外,兇手還拿走宮澤太太的十五萬日圓,不過奇怪的是,書房中明顯的六萬日圓,卻安然無恙。兇手待在宮澤家這麼久,甚至也有用書房中的電腦,不太可能沒有看到。除了指紋、血液,兇手在案發現場留下原先用來行兇的柳刃刀、沾有血液的運動上衣、夾克、運動鞋、帽子,還有一個深綠色腰包,而裡面有著可能來自美國南加州的沙土。現場留下大量線索,想必這位兇手應該不太專業,警方原先想著可以輕鬆破案,然而,這一切並不如警方想得這麼簡單。

看起來線索超多,卻成平成年代最大懸案

雖然案發現場有著大量證據,但警方卻無法鎖定兇手。由於宮澤一家甚少與人結怨,是個普通的中產階級家庭,宮澤夫妻在工作上都沒有明顯的衝突。唯一的衝突,就是宮澤幹男曾和家中公園附近玩滑板的人起了衝突。宮澤也在遇害前幾天,一直抱怨有一台白色的車一直停在家對面。宮澤家附近的鄰居表示,曾看過一位年紀約35到40歲左右的男子,常在附近徘徊。然而這些描述都太過模糊,警方只好將希望放在血液、指紋和物品等等的鑑定。

首先,透過血液檢定,發現兇手為A型,和宮澤家的B型和O型完全不同。另外,嫌犯有著南歐的血統,這種血統在日本非常少見,因此警方潮著兇手是「外國人或混血兒」的方向找尋兇嫌。然而,雖然犯人留下大量指紋,無奈當時日本的指紋資料庫並不完善,系統中只有犯罪前科人的指紋,因此警方也無法依指紋找到兇手。

嫌犯有著南歐的血統,這種血統在日本非常少見。(圖片擷取自Youtube)
嫌犯有著南歐的血統,這種血統在日本非常少見。(圖片擷取自Youtube)

那麼犯人留下的物品呢?嫌犯留下的物品都是在日本大量販售的,像是運動夾克即是在UNIQLO的,當年在日本就銷售超過一萬件。唯一奇怪的是兇嫌留下的鞋子。這雙鞋子是英國品牌「Slazenger」,尺寸為44吋,但在日本最多只有賣到43吋,唯二有販售超過44吋的國家,只有韓國或英國,因此警方在上述證據判定,嫌犯可能是韓國人或是外國人。

犯人的通緝單。(圖片擷取自Youtube)
犯人的通緝單。(圖片擷取自Youtube)

然而,儘管有這著大量證據,日本警方也和國際刑警、韓國警方、中國警方合作,但如今已經過了19年,仍然沒有找到一點蛛絲馬跡。日本警視廳也製作了中、英、韓的通緝海報,甚至開出歷史上最高的懸賞金,從原本的三百萬日圓,到2014年又被追加到驚人的兩千萬日圓(近六百萬台幣)。此轄區的警察到今天仍在繼續調查,每年12月30日,日本警方都會到宮澤家前,獻花謝罪,並發誓日後一定會將兇手繩之以法,讓宮澤一家死能瞑目。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