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要世代正義不債留子孫,大法官一錘定音年改合憲

2019-08-29 11:50

? 人氣

反年改團體對釋憲結果未能己意,反應出奇冷靜。圖為反年改團體於立院外抗議。(陳韡誌攝)

反年改團體對釋憲結果未能己意,反應出奇冷靜。圖為反年改團體於立院外抗議。(陳韡誌攝)

攸關三十三萬多名退休人員的軍公教年改釋憲案,大法官一錘定音,最終認定蔡政府的年改方案並不違憲,讓蔡政府踩穩腳步繼續前進。

不過,大法官的決定仍撲滅不了年改之火,藍營在釋憲失利之後立即喊出「換黨執政」及「公投修法」做為反制,似乎已準備好要將下一個戰場移轉到二○二○年的總統及立委選舉。

以公益為出發點擊破外界質疑

根據銓敘部精算,軍公教退撫基金因提撥率和收益率不足,軍人部分將在二○年用盡,公務人員部分將在三一年用盡,教職人員部分將在二九年用盡。在這種嚴峻狀況下,大法官的解釋結果, 其實不脫法界人士的預判。

法界人士說,大法官是以公益為出發點,逐一擊破外界質疑。

首先,外界咸認退撫新制溯及已退休公務人員的做法違憲。大法官對此解釋,軍公教選擇「一次領」(退休俸等),法律關係當然終結,但每個月持續領取的「退休俸」或「優存利息」,抑或「一次領」後持續領取的「優存利息」,都屬於「繼續性」法律關係,大法官認為政府施行的新制,並未要求繳回已領取的退休俸或優存利息,就不涉及法律溯及既往的問題。

大法官也認為,退休軍公教人員依照退休俸規畫生活,雖然符合《憲法》上的信賴保護利益,但「並非不能改變」,要採行什麼措施必須考量國家的財政規畫或基金收支等情形。

此外,政府適時適度提高提撥率和調降退休俸,將節省的支出全數挹注退撫基金,是希望基金能多延續一個世代,這是為了守護「重要的公共利益」,而年改採取漸進式調降方式已能延緩退休人員的衝擊,不違反《憲法》信賴保護及比例原則。

至於軍公教人員認為退休俸是「遞延工資」,國家不能任意剝奪《憲法》保障人民的財產權。但大法官回應,退休俸是公務人員服公職而取得國家對於其退休後的「生活照顧義務」,這是一種「具有財產權性質的給付請求權」,不是「遞延工資」。

況且退撫基金是由公務人員和政府共同提撥,個人提撥的部分牽涉私人財產權,政府不能恣意調降,但政府提撥的部分涉及國家財政分配,立法者有調整空間。

破紀錄!大法官狂提28份意見書
破紀錄!大法官狂提28份意見書

「雙薪教授」成唯一贏家?

即使軍公教抬出「政府負擔最後支付保證責任」,認為政府應編列預算來解決此事。但大法官也巧妙化解,認為付退休俸不是只有編列預算一條路,政府也可以透過退撫基金開源節流的方式來解決,不能因為修法改革就認定違憲。

雖然多數條文合憲,但也有條文被宣告違憲而失效。大法官就發現,政府在「軍公教」年改條例裡,設定停領退休金的狀況包括:再任私立學校職務且每月支領薪酬總額超過法定基本工資,這點違反《憲法》平等權。

不過,外界抨擊,這個條文讓「雙薪教授」(國立大學退休轉任私立大學)成為唯一贏家,質疑大法官卸任後也可能受惠。但法界人士表示,大法官只是希望立法者能對這項條文做更縝密的檢討,或許除了私校也可以納入私人機構,這樣才符合公平原則。

大法官另點出,消費者物價指數變動達一定百分比時,政府就應該調整退休俸,以免違反《憲法》要求的體系正義。此外,大法官也罕見宣告「(附條件)修法調整」,認為如果調降措施已提前達成改革效益,政府在定期檢討時就該採取「適當調整」措施。

有趣的是,這次參與軍公教年改釋憲的十五個大法官裡,有六人擁有公務人員資歷、七人具公立大學教授資格,不過只有大法官湯德宗因為收到「退休所得重新審定通知書」而自請迴避教改案,其餘則照常審查。

為趕出釋憲案拚命加班

大法官們為了趕出年改案,近月來幾乎是拚了老命加班。大法官會議去年決定受理釋憲案後,十二月初召開軍改說明會,今年五月中旬又連續召開公教人員年改說明會,六月二十四日、二十五日連續兩天召開憲法法庭進行言詞辯論,就是要讓行政機關和聲請人雙方可以暢所欲言。

除了正式開庭,從今年五月起,大法官會議從每周例行的三次改成四次,七月中更加碼改成五次,到了八月初,上班時間幾乎整天在開會,主筆大法官一路拚到八月十九日才定出初稿。即使已擬出定稿,在八月二十三日大限當天上午,大法官仍再次開會討論,縝密程度可見一斑。

根據《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規定,大法官會議的結論採取超過三分之二的絕對多數決;換句話說,不管是「合憲派」或「違憲派」都必須取得十票以上才能過關。

知情人士透露,大法官會議一路綠燈「勇往直前」,但討論過程卻是暗潮洶湧,檯面上及檯面下的角力絕對不亞於同婚釋憲;在開會初期還曾激烈對槓,意見相持不下。

據悉,部分大法官含淚倒戈對「合憲」投下贊成票,除了學術見解,最重要的仍是考量「世代正義」,認為不能債留子孫。

雖然「合憲派」最終凝聚十多票的多數共識,但年改三法釋憲案裡,竟然有十一名大法官提出二十八份意見書,凸顯出內部意見仍然分歧。除了湯德宗怒轟釋憲過程的荒腔走板及其意見遭到「河蟹」以外,黃璽君、吳陳鐶、林俊益及黃虹霞也毫不客氣地力挺違憲說,頗有在釋憲文外較勁的意味。

年改釋憲退休公教人員出奇冷靜

年改案聲請釋憲結果,「大部分合憲」的決議,除部分反年改團體代表公開表態不滿外,已退休公教人員表現出奇冷靜。「沒什麼好說的,釋憲結果已定,只是更撩起痛感而已。」一位退休國中教師唐老師形容心情。

唐老師認為若可重新選擇想「一次退」,終止與政府的「繼續法律」關係,可免退休後「被年改」。類似唐老師這種心態的人不少,對於釋憲結果,他們雖不再走街頭抗爭,但會將不滿反映在總統大選的選票上。

全國公務員協會榮譽理事長李來希也說,部分大法官向政治靠攏,既然是政治問題,他將接受韓國瑜的國政顧問,持續挺公教人員。(李順德)

新聞小辭典:大法官意見書

1.協同意見書:贊成解釋文草案之結論,但另外補充理由或不同法律意見。

2.部分協同部分不同意見書:對於解釋文草案之數項結論,分別撰寫支持及反對意見。

3.不同意見書:對於解釋文草案的原則表示不同的法律意見。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侯柏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