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尋找「楊仁壽」、「蘇永欽」大法官

2019-05-21 05:40

? 人氣

年金改革溯及既往違憲研討會,最高法院前院長楊仁壽。(盧逸峰攝)。

年金改革溯及既往違憲研討會,最高法院前院長楊仁壽。(盧逸峰攝)。

2017年,蔡英文上任之初,沸沸揚揚的召開年改國是會議,前高院大法官楊仁壽幾度上書報紙,認為年金改革「回溯既往」是違背憲法常理的行為。「不回溯既往」才是「法治國」、「民主國」的基本原則。

我正慶幸終於有大法官願意為廣大的已退休軍公教說句公道話了。因為「不溯既往」與「信賴保護」是所有法治國家為了維護法律與生活的安定而制定的法律,行政法中係以「不溯既往」為原則,「溯及既往」為例外,「不溯及既往」是法治國家的法律天條啊!

豈知,國是會議匆匆收場,民進黨挾著立法院多數,國民黨立委也無心替退休軍公教說項,匆促中立法上路。有民進黨立委甚至揚言「鬧越大,砍越多,爭議多年的公保養老給付18%,兩年歸零」。第一階段調降25%,以後每一年降1.5%,連續10年止,軍公教退休金10年後將只剩60%,軍人、已退司法院法官、大法官因為工作性質特殊,不更動,其他公教警消與大學老師則一視同仁。

這次年改釋憲前會議,提案立委與公教團體都退出說明會,因為大法官對於年改是否違憲的問題,都避而不談,整場說明會只是針對一些瑣碎的枝節問題提問。我好不容易排進了會場,昏昏欲睡的聽完說明,才知道公教團體退出說明會是有道理的。因為整場說明會冗長不知所云,完全與釋憲無關。

有位老師氣憤大喊「蔡英文萬歲」、「你們這些狗官萬歲」,還沒喊完,法警馬上把這位老師請了出去了。會後,沿著司法院走廊,我大喊「國家就是合法的、最大的暴力團體」,無奈地走出最高法院。

對於違憲的溯及既往改革,看起來,不只楊仁壽法官沉默不語,所有的大法官呢,大概也有打算和稀泥讓它成為過去式。我不禁大嘆,原來大法官也是可以用錢收買的呀!當改革的大刀沒砍到自己頭上時,為了個人利益,大法官也可以為政府「噤聲」啊!

知法玩法,始作俑者不是蔡英文。2006年阿扁當年已經玩過一回,那時資訊不發達,阿扁肥高官瘦小吏,只改基層,所有主管、大學老師、軍人、法官們也都屏除在改革之外,基層不服提告之後,就搞出一個模稜兩可的717釋憲文,基層所有提告均以敗訴收場!

20181917-司法院釋憲七十周年慶祝大會,圖為前司法院副院長蘇永欽。(陳品佑攝)
前司法院副院長蘇永欽。(資料照,陳品佑攝)

德國哲學家-馬克思.韋伯(Maximilian Emil Weber,1864- 1920)曾說「國家是一個擁有合法使用暴力的壟斷地位的實體」。政府對於年改的做法,讓退休軍公教充分領教了這一個暴力團體的威力。

今天不唯楊仁壽大法官不見了,蘇永欽大法官也不見了。哀哀無告的退休軍公教只能在法院內大叫鬧場,並無力對抗整個政府的集體暴力。而所謂的公共知識份子,這些知識菁英們,參與公共事務的過程中,能否跳脫個人私利、與政黨羈絆的偏見,客觀的就法論法,我看是很「難」啊!台灣一向缺乏這樣的公共知識分子的原型,當然也沒有這樣的影響力!看看每次政黨輪替後,搶位置搶成一團亂的公共電視董事們,大概也略知一二啊!橘於淮而枳,台灣的公共知識份子大缺貨,台灣加油!

*作者為退休教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