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緗家觀點:目標與過程─「兩岸四方」如何看待臺灣終極命運

2019-05-19 07:00

? 人氣

作者認為,美國並不排斥兩岸統一,只要這個統一的「過程」是「程序正義」的,而這種「程序正義」性質的「過程」才是中共面臨的真正挑戰,而非他們所執意選擇誤信的「美國阻擾兩岸統一」。(資料照,示意圖,AP)

作者認為,美國並不排斥兩岸統一,只要這個統一的「過程」是「程序正義」的,而這種「程序正義」性質的「過程」才是中共面臨的真正挑戰,而非他們所執意選擇誤信的「美國阻擾兩岸統一」。(資料照,示意圖,AP)

所謂「臺灣終極命運」,是指臺灣未來的政治命運,最終走向何方 ── 統一?獨立?還是期盼中的「永遠維持現狀」,即永遠「不統不獨」?這個議題可從當事者的主觀立場和相對應的外在客觀事務之兩個角度來看待。

圍繞「臺灣終極命運」的主、客觀因素

「主觀」的當事者:對於「臺灣終極命運」,存在著立場差異頗大的四方政治勢力,可稱之為「兩岸四方」:中共、民進黨、國民黨、美國。

「客觀」的外在事務:是指本文議題的「目標」與「過程」。「目標」,就是「臺灣終極命運」本身;「過程」是指用什麼手段方法來達成這個「目標」,是注重公義道德,守住「程序正義」,還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甘願、甚至有意選擇「程序不義」?「兩岸四方」當事者的立場差異,就表現在對此「目標」與「過程」的態度。

中共與民進黨對「過程」態度性質相同

筆者對「兩岸四方」的排序是中共、民進黨、國民黨、美國。將民進黨與中共排在一起,是因為四方中的此兩者性質最接近,都是「目標」重於「過程」,即,臺灣命運的最終結果之「目標」最重要;達成這個「目標」的「過程」,即「方法手段」無所謂,什麼都可以,從和平、武力,到「非和非武」或「半和半武」的各種正當不正當的「程序不義」手法。在中共那裡,最知名的是「超限戰」。

至於民進黨,有兩句他們(臺獨陣營)信奉的「格言」給我至深印象:「臺獨是最高道德」、「有比誠實更高的道德」。這兩句話相加,傳達的宗旨就是:「臺獨目標」最重要,「過程」中的「程序正義」不必拘泥,「臺獨目標」需要時,「程序不義」亦無妨 ── 我相信很多臺獨人如讀到這些文字,內心會欣然同意,雖然他們嘴上不便承認。因此他們的政治世界充滿選舉「奧步」、「東廠」式黨派鬥爭,以及「族群政治/去中國化」的「國策」。舉個稍微離題的例子:民進黨最新的「程序不義」明證,是眼下正在進行中的總統候選人黨內初選,舉黨護持蔡英文不斷在「過程」中扭曲變換既定的遊戲規則,這種「程序不義」,令人想到中共在「入世」後二十年來的對美對歐「惡意犯規貿易」,真是「擋了共產黨,生了民進黨」!他們至今還有一大群人「護扁」,也與大陸的「崇毛」現象神似。

簡言之,中共與民進黨雖然具體的「目標」南轅北轍,一為「中國統一」,一為「臺灣獨立」,但對「過程」的態度卻一致,「程序正義」不是他們想鄭重遵守的遊戲規則精神,他們都不在乎「程序正義」,都不排斥乃至擁抱「程序不義」,雖然身在民主社會,民進黨對「程序正義」的顧忌比中共還是要多一點。

廣東省深圳寶安機場內掛滿大幅的五星旗。(AP)
作者認為,中共與民進黨雖然具體的「目標」南轅北轍,但對「過程」的態度卻一致,他們都不排斥、甚至擁抱「程序不義」,只是民進黨對「程序正義」的顧忌還是比中共多點。(示意圖,AP)

國民黨既無「目標」也無「過程」

國民黨對臺灣前途沒有「目標」。是「統」嗎?不是,「國統綱領」遲恢復,似乎已被遺忘,他們的總統公開宣示「不統不獨」,所以也不會「獨」(特指「法理獨」)。他們只希望「永遠維持現狀」,變成「現狀就是目標」,「沒有目標」就是「目標」。因為「現狀就是目標」,所以「過程」即告消失,我們只能換一個概念來看待:處世方法,或「辦事手段」。客觀而言,在兩岸三黨的共產黨、民進黨和國民黨中,國民黨「辦事手段」最正派,所以輿論認為「國民黨笨、民進黨壞」。這「正派」的原因頗多,其中有兩個我在《看到韓國瑜半套危機處理的背後文中分析過,在兩個小標題政治規律:「施政綱領VS道德操守」和《藍營╱國民黨的自卑感》之下。

臺灣前途」是政治議題。國民黨沒有「臺灣前途」的「目標」,即意味著國民黨沒有作為一個政黨的長期/終極「政治目標」,他們只有短期/當下的目標「兩岸和平」與「發財」。問題是,「兩岸和平」靠什麼得來?國民黨的法寶是「九二共識」。「九二共識」能贏得一時的兩岸和平是沒錯,但未來呢?「九二共識」能塑造海永遠的「維持現狀/不統不獨/兩岸和平」嗎?

一個政黨,沒有「終極政治目標」= 沒有「核心價值」;只有「短期政治目標」= 染上「投機性格」,國民黨的「政治體質」由此變得十分孱弱,內經不起民進黨「本土化」、「清黨產」、「轉型正義」…折騰外難共產黨來逼「一國兩制/終極統一」。如果只知道以經濟目標「發大財」來「轉移」和自我麻醉這一切,不作好包括「臺灣終極命運」在內的種種政治準備,只想「賺錢」的國民黨麻煩在後面。

20161020-國民黨中央黨部記者室發言台及黨徽。(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國民黨「沒有核心價值」和「染上投機性格」的「政治體質」,使它內經不起民進黨「本土化」、「清黨產」、「轉型正義」等折騰,外難拒共產黨來誘逼「一國兩制/終極統一」。(示意圖,顏麟宇攝)

詳解美國的兩岸態度

美國與上述的三個黨都不一樣,是「過程」重於「目標」,或曰,是實質上的「過程明確,目標虛無。別看現在美國的兩岸政策是已延續了幾十年的、看來相當牢固的「一個中國政策」,但在實質上,他對臺灣命運未來的「目標」是開放的:如果兩岸都在真正和平的前提下自願選擇統一,這是「雙方共同改變現狀」,美國會接受之;如果兩岸都自願同意分離,臺灣可和平獨立成「臺灣共和國」,這也是「雙方共同改變現狀」,美國有什麼好反對的?當然是承認「臺灣共和國」,就像承認從中國獨立出去的「蒙古國」一樣。

美國最關注的,是兩岸互動的「過程」,要求必須「程序正義」,用和平方式解決。這個「和平方式」指向的對象,就是中共,是為了臺灣不被中共勒索或吞併,也因此最初催生出旨在保護臺灣的「臺灣關係法」,並在其中大致定義了何謂「和平方式爾後,「川普時代」的國會又接連通過/護法案,其中有些是專門針對臺灣的「臺灣旅行法」(已經總統簽字生效)「臺灣保證法」、重新確認美國對及對執行臺灣關係法承諾決議案、2019國防授權法,其中最有意義的是「護三法」:「臺灣關係法」、「臺灣旅行法」、「臺灣保證法」。

對臺灣前途的「開放」原則,可以說,是構成美國令人矚目的「一中政策/One China Policy」而非「一中原則/One China Principle」的一「主」一「客」之兩個原因之一。非美國意志能左右的是「客觀原因」,即前文解釋的臺、陸「雙方共同改變現狀」可能導致的中國統一或臺灣獨立;能隨美國自己願望作調整的,是「主觀原因」,見下文。

美國國旗(取自Pixabay)
作者指出,美國最關注的其實是兩岸互動的「過程」,要求必須「程序正義」,用和平方式解決,為了保護台灣不被中共勒索或吞併,也因此最初催生出旨在保護臺灣的「臺灣關係法」,並在其中大致定義了何謂「和平方式」。(示意圖,取自Pixabay)

「一中政策/One China Policy」和「一中原則/One China Principle」的差別

「政策/Policy」和「原則/Principle」在詞義上就有明顯差別。「原則/Principle」是根本信念,是「fundamental」的深沉事物,不易變動;「政策/Policy」則相對淺層,是因應外界形勢的策略行為,可隨時調整。這可以解釋為什麼中共的「一中」是「一中原則/One China Principle」,而美國的「一中」是「一中政策/One China Policy」,因為在中共的主觀願望裡,「一中」是絕對、唯一、永遠、排他的,用韓國瑜的「兩個不要懷疑」來表達,就是「你可以懷疑太陽明天不從東方升起,但你不要懷疑中共收復臺灣的決心」,所以是「一中原則/One China Principle」。

但在美國那裡,一方面,他們認為客觀形勢在理論上並不排除臺灣也有獨立的可能,兩岸的未來未必只有統一沒有其他選項;另一方面,在他們的「主觀意識」裡,「一中」也並非神聖不可變。當初在商量中共加入聯合國時,美國就曾考慮過「雙重承認」,這就不是「一中」,而是「兩中」或「一中一臺」。在現實生活裡,理論上也不能排除將來某一天美國會覺得形勢需要廢棄「一中」,再迎回「雙重承認」,屆時,「一中」的「政策/Policy」,也比「原則/Principle」更容易作調整。因此,美國的「一中」,就只能是「根淺」的「一中政策/One China Policy」,不能是「錨深」的「一中原則/One China Principle」。

結論

美國並不排斥兩岸統一,只要這個統一的「過程」是「程序正義」的,亦即,是臺灣人民也歡喜接受,因而是真正和平的「雙方共同改變現狀」。美國所堅持的這種「程序正義」性質的「過程」,才是中共面臨的真正挑戰,而非他們所執意選擇誤信的「美國阻擾兩岸統一」。

*作者為專欄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