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鴻源觀點:當年林毅夫為何潛逃到中國?

2019-05-19 06:50

? 人氣

20190514-林毅夫專訪-叛逃40周年專題。時任中華民國陸軍上尉連長的林毅夫,於1979年5月16日由金門叛逃至中國。(新新聞攝)

20190514-林毅夫專訪-叛逃40周年專題。時任中華民國陸軍上尉連長的林毅夫,於1979年5月16日由金門叛逃至中國。(新新聞攝)

拜讀林毅夫表哥李建興的專文:「我的表弟─40年回不了家的林毅夫」,終於解開我長年的疑惑—為何深受國民黨黨國栽培,又有父母與家室在台灣的台籍優秀軍人,會於1979年5月某日在金門馬山最前線泅海到中國大陸?林毅夫本名林正義,後改名為林正誼,最後改名為現在的林毅夫。

1982年,林毅夫給其表哥李建興說:「3年前,我拋妻別子離開家鄉,回到大陸,並不是出自一時的衝動,而是經過長久的思索和周密的計劃,這一點你應該可以想像得到的。從我選擇進入官校以後,我的內心就一直存在著一個不解的矛盾,一方面,我是一個臺灣人,因此,我希望為臺灣的政治地位而奮鬥;一方面,我又覺得自己是一個中國人,因此,我也不斷憧憬著中國的強大。對於個人來説,只要我在蔣軍中堅持下去,飛黃騰達並非不可及之物,但內心這個衝突,卻永遠得不到解決。所以,回歸是我解決這個矛盾的唯一出路。……」

可見林毅夫將文化的中國與政治的中國混在一起,因他從小在國民黨黨國教育下,讀了許多中國的文史地,對文化與歷史的中國十分嚮往,因此也認同中國是其「祖國」,但是他對國民黨百般醜化中共很不以為然,認為中國歷史上之所以常發生動亂,改朝換代時總是有千萬人頭落地,滿清末年又淪為外國殖民地,是因為經濟問題所致,因此埋下有朝一日偷渡到「祖國」、為「祖國」效勞的想法,希望有一天能幫助「祖國」發展經濟,提升祖國的國際地位,讓中國人民擺脫歷史「成王敗寇」永無休止的輪迴,志氣不可謂不高。

只是從一個原本反對「共匪」參與聯合國的學生領袖,轉讀軍校與企管研究所,畢業後服兵役,在前線泳渡、奔赴「匪區」投共,這個變化未免太大了,實在令人難以置信。林毅夫說:「這個轉變背後就是要讓中國強起來,要讓中國被人家尊重。」他說,當年參加保釣學生運動後,發現中國沒有受到尊重,「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沒有軍事力量怎麼強起來?毛澤東說槍桿子出政權,所以當兵去了。」而在當兵4年,他說自己讀比較多歷史而受影響,最後決定游到對岸,「變化比較大,但追求的是一樣。」

圖6,林毅夫攝於揚州瘦西湖。(李建興提供)
林毅夫攝於揚州瘦西湖。(李建興提供)

林毅夫決定行動的時機,就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宣布改革開放政策的5個月後,也是中美正式建交的4個月後。加上他認為國民黨只是在利用他當從軍報國的「樣板戲」,可能因此認為對岸的中國才是他心目中的「祖國」,忘了真正養育他的是台灣人。他說:「追求中國的偉大復興,只有在中國大陸才有可能。」這跟寫《龍的傳人》的侯德健基本上類似,2人都是將文化中國與政治中國混在一起。不過說真的,當年台灣是戒嚴時期,與中國一樣沒有民主,所以做這樣的決定,坦白說,也並不唐突,因為2者只是半斤八兩而已。

林毅夫給其表哥李建興另一封信就說:「我倆在中學時代(前省立宜蘭中學),最高興的事是放學後晚上騎著腳踏車,一邊逛街一邊聊天,從生活中的芝麻小事談到社會國家的天下大事,當年吾輩接受的是國民黨所編寫的大中華思想教育,認識到近代史的中國是一個積貧積弱的大國,飽受列強的侵略與瓜分,並處於分裂的狀況,只是我們懷疑國民黨是否如教科書所描述的那麽的偉大,而共產黨則是那麽的邪惡。」

可見林毅夫從小就有懷疑精神,不相信國府的黨國教育,也不相信中共是那麼邪惡,證明當年國府長期醜化中共的黨國教育並沒有對他發生作用,他依然認為對岸的中國才是其真正的「祖國」,對「祖國」的嚮往遠超過他對台灣的感情,包括其家人,這樣的「勇氣」與「愛國」實在令人嘆為觀止!

筆者當年也算是「忠黨愛國」青年,全盤接受國民黨的黨國教育,認為中共是「叛亂」團體,搞文化大革命,造成中國歷史上的大浩劫,應該服從大有為政府領導,「反攻大陸,消滅共匪,解救同胞」,只是對馬列思想是否中共所做的那一套有所懷疑,畢竟我也看過這方面的書籍。歐美學者並沒有完全否定其理論的價值,否則今日歐美國家沒有令人羨慕的社會福利制度。反觀三民主義又帶給中國人與台灣人幸福嗎?為何今天台灣的社會福利與歐美差那麼多?為何不公不義到處充斥?如為何軍公教有18趴,而其他族群則沒有?為何對國家經濟發展真正有貢獻的勞工與農民,待遇與福利卻遠不如一堆「養尊處優」、三不五時還會「摸魚」或拿紅包的公務員與國營事業員工?不知可有合理解釋?

記得那一年我上成功嶺大專暑訓,星期4莒光日小組分組座談時,班長請我發表對「共匪在大陸倒行逆施的看法」。我說馬列思想可能不是中共在中國大陸所做的那一套,而是希望改善200年前歐洲工人與童工的生活,只是中共曲解它。那時候營政戰官剛好巡視到我這一組,聽我這麼說,他很不以然指導我說:「馬列思想是很邪惡的,所以中共也是那般邪惡。」長官既然這麼說,我當然只有連連稱是,哪敢反駁?當年各級政戰人員可都是軍中反共思想的「上級指導員」,如今許老爹等當年那些「反共教父」,現在對中共的態度又如何?為何他們今昔的言行會差那麼多?是否自打嘴巴?

林毅夫另外一封信又說:「中國在歷史上一向強調人治而輕視法治,結果就使政治的清濁和國家的興衰,維繫在官僚所屬普遍的道德覺悟上,固然我們不容否認歷朝歷代都有許多清官為保護人民的利益而不惜和周遭的惡勢力相搏鬥,但是如果沒有豐富的物質做基礎,這種普遍的道德覺悟是很難得到保證的。另外一件事,那就是縣一級人民代表的選舉。解放前中國是有過選舉的,但那樣的選舉總是控制在少數官僚或買辦地主階級的手中,談不上是真的民主,而解放後這是第一次真的直接民選。要使中國成為一個現代化的強國,那麼就必須使十億人民的潛力都得到發揮,而民主是實現這一點的重要關鍵之一。」

成功嶺-取自Google Map
成功嶺。(取自Google Map)

問題是中國建國已經70年,有民主選舉嗎?怎麼從沒有聽過相關報導?且為何書記地位高於市長或省長?在台灣,書記只是法官跟班,負責抄寫公文而已,然而在中國的地位,卻與台灣大不相同!又現在的中國,到底是法治,還是人治社會?相信大家都看得出來。印度與印尼建國時間與中國差不多,知識、經濟水平都比中國差,人口也不少,為何人家可以實施民主政治而中國不能?為何中國至今連地方選舉也沒有?甚至沒有真正的反對黨或自由媒體!

林毅夫又說:「民主也需要有一段學習的過程,想起中國有5000年封建統治的歷史,而目前還有80%的人口生存在農村,可想而知民主並不是一蹴可及的。所以這次選舉雖只在縣人民代表以下的層次舉行,其對教育群眾的意義來說,其重要性是不容忽視的。我想經過一段時間之後民主的觀念和要求會深植在人心之中。」

那麼以前蘇聯、現在的俄羅斯怎麼說?印度又印尼等又怎麼說?後者民眾的知識與經濟水平會勝過中國嗎?人口還不是一樣很多?為何人家不僅可以直選地方官員與民代,還可以直選總統?中共國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PROC),比中華民國(ROC)還多了「人民」兩字,理應比後者更「民主」才對,為何實際並非如此?實在令人不解!中國怎麼對自己這麼沒有信心?林毅夫難道會不知道嗎?歐美國家當初若只有經濟改革,沒有政治改革與民主化,會有今天令世人稱羨的社會福利制度嗎?

台灣已經實施民主政治超過一甲子,總統直選也已超過20年,然而中國呢?這樣彼此如何有共識?歐盟國家之所以會結盟成一個共同團體,是因為大家有自由、民主、人權與法治的共識,然而目前兩岸並非如此。台灣中央有國會、地方有議會,所有民代皆由民眾直選,代表民眾發言,質詢官員,監督政府,然而中國從中央到地方,好像都沒有看到民代質詢官員的畫面,這樣算是「人民」政府嗎?難怪許多有權力的官員容易「歪哥」,因為沒有任何團體監督與制衡,腐敗是必然的,即使中央單位三不五時肅貪,又能抓得完嗎?

南斯拉夫政治家吉拉斯曾說:「專制帶來腐敗,越專制則越腐敗」,可是至理名言,否則中國貪官怎麼都抓不完,而且官位越高則越貪,有如現代和珅!近年來,中國一些涉貪高官與將官陸續被逮,起出的金銀財寶之多,實在令人嘆為觀止,其他國家官員的貪污金額,如何與其相提並論?

20190516-南斯拉夫政治家米洛萬.吉拉斯。(取自維基百科)
南斯拉夫政治家米洛萬.吉拉斯。(取自維基百科)

2018年9月,中國中紀委官網通報,中國財政部副部長張少春遭到立案審查。據悉,張少春被查出的資產總值人民幣600多億元(約合新台幣2674多億元),張少春所擁有的148名情婦更令人咋舌,這項中國貪官的潛規則已被中國網友揶揄為「標配」,更有曾落馬的官員辯稱「情婦」不但是生理需要,更是「身分表徵」!日前據報導,有一位中國高院女法官因受詐騙而報案,家產曝光,居然也高達數百億人民幣,連當今國民黨最有錢的高官都要自嘆弗如!至於中共軍頭徐x厚與谷x山等將官的家產,更是堆積如山,令人瞠目結舌!

近30年來,林毅夫對中國政府提供的經濟政策—改革國營企業、扶植私人企業,對中國近30年經濟的提升,大家有目共睹,但是有防止高官貪腐的效果嗎?他當年潛逃到中國的行為難道只是政治問題嗎?為何一位道地台灣人,居然捨得拋妻棄子逃到中國,只因為要實現其「復興中國」的偉大夢想!他是否知道這麼一走,有多少長官要受其連累?家人又將如何?當時政府與軍中長官對其愛護有加,這樣做對嗎?

當年國府自認代表全中國,林毅夫這麼一走是否重打國府與小蔣一記耳光?那時中美剛剛斷交,林毅夫理當慷慨激昂,再次發表「擁護政府、報效國家」之類的言論,為何會「落井下石,陣前投敵」?這可是比台灣白色恐怖時期一些「匪諜」的行為嚴重許多,怎麼會不知後果?甭說國民黨官員與軍人,就算是許多不滿國民黨的在野民主人士,也認為這樣做並不對,因為你既然身受國家栽培,理當效忠國家,保護人民,怎麼可以做出如此糊塗事?畢竟是台灣人民納稅栽培你,包括從小學到研究所的所有學雜費,怎麼可以如此無情?

李建興文中還提到,林毅夫曾經到過四川看過秦朝李冰父子所留下的都江堰偉大工程,認為有為的中國人理當如是也。為何林毅夫沒有想過為台灣人民做出貢獻?日本人八田與一工程師為台灣建造出偉大的嘉南大圳,也有日本人琴山河合博士為台灣建造出偉大的阿里山登山鐵路,樣樣造福台灣人甚鉅,為何土生土長的林毅夫只能到中國去奉獻所學?中國壯大又為何?人民有自由與民主嗎?貪官汙吏為何那麼多?

林毅夫說,俄羅斯、印度與印尼登國家實施民主政治又有比中國好嗎!還不事一樣貪污嚴重?民主政治當然非十全十美,畢竟有些國家還是假民主或半民主狀態,起碼他們人民有反對黨、自由媒體,人民有選舉與罷免權,對執政黨形成各種壓力,執政黨比較不敢亂來,何況民主制度完善的歐美國家?林毅夫為何不向歐美國家看齊,卻拿半民主國家類比?

近30年來,如果沒有台灣的大量資金與技術投入中國,並引進台灣先進的管理方法,中國經濟能有此蓬勃發展嗎?台灣企業會將資金與技術投入中國,就是因為中國土地與人力成本低廉,林毅夫不過複製台灣早期經濟發展模式而已,並無過人之處。如今中國人力成本提升,又逢中美貿易戰,美國擬提高關稅以平衡中美貿易逆差,這樣許多台灣與外國企業還能生存嗎?至今不是已有數千億資金回流台灣嗎?

中國發展自由市場經濟與貿易是好事,如果政治也能民主化,有反對黨與媒體監督政府施政,民眾也有選舉與罷免權可以制衡政府,政府官員還敢貪汙嗎?兩岸溝通還會有障礙嗎?

*作者為文化大學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