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澤林觀點:面對中美貿易戰,美國下錯注、而且找不到盟友

2019-05-18 13:00

? 人氣

中美貿易戰(DW)

中美貿易戰(DW)

華盛頓用關稅逼他國就範的手段並不新鮮。但德國之聲專欄作者澤林認為,美國過去也是靠和其它國家建立聯盟,才得以實現持久轉變。

川普又設想得很美:如果中國沒有甩手不幹,我們本已達成了一項「偉大」的協議,他13日在推特上這樣寫道。然而,自上周五他將中國進口商品關稅提高一倍多以來,這兩個世界最大的經濟體就已沒多少可能在本輪談判中取得突破了。

 

北京一再明確表示,不能被人把刀架在脖子上談判。作為「對美方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的回應,中國將從6月起對價值6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提高進口關稅。川普卻認為,一切都在計劃之中:「我們就是想和中國這樣。」(We are right where we want to be with China.)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也附和道:「我們正在糾正20多年來與中國不公平貿易行為的良好狀態中。」 但才到周二,川普就改口了。前往路易安那州前,他說:「我們現在和中國有點小爭吵」,但是,「如果他們想要達成交易,完全是可能的。」

和從前對付日本的戰略相同

華盛頓用更多貿易保護主義來對應貿易保護主義、之後再讓步的戰略並不新鮮。在上個世紀70、80年代,美國總統尼克森和雷根就用關稅大棒來對付日本。這個東亞國家當時保護自己的國內市場比中國現在還甚。某些工業領域得到東京政府有針對性的資助。日本企業反過來又用這些資金發起出口攻勢,讓美國人無法招架。豐田用這樣手段「右道超車」時,亨利.福特二世抱怨道:「他們是在連皮帶毛地把我們吞下去。」

汽車市場只是眾多例子中的一個。在短短的十年裡,日本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達到約1000億美元。兩國之間的貿易戰成為常態,但收效甚微。華盛頓征收的汽車關稅和日本「自願」採取的限制甚至導致美方經常收支惡化,而因物以稀為貴,日本汽車對顧客的吸引力反而更大。總體而言,日本當時所處的地位比中國現在弱。北京現在的地緣政治地位完全不同,雖然它的人均GDP僅相當於保加利亞。

美國負債累累,中國是最大債主

通過其新絲綢之路,中國在全球開辟新市場。此外,中國還擁有全球最大的外匯儲備。北京非常注重在金融上不要有依賴性。與此同時,中國也是負債累累的美國最大債主。在貿易糾紛中,這是不可忽視的一項工具。再則,川普是這周不知下周事,而中國卻是謀劃數年甚至數十年。因此,不可能像川普滿不在乎地說得那麼簡單──他說,如果中國不按照他的條件做貿易,「乾脆我們就不和他們做生意」。

中美兩國都是密不可分的全球經濟的一部分,國際分工決定了價格。川普一句半句關於中美的推特就可以讓歐洲市場發抖。他對此並不在乎,甚至也許會讓他的虛榮心得到滿足。但川普也可能很快變成一個叫來魔鬼又無法將其擺脫的巫師學徒。

美國每年從中國進口價值約5400億美元的商品。川普想讓自己的選民相信,中國會直接交納關稅,使美國獲得數以百億計的收益。但支付關稅的首先是中國商品的進口商。而他們又會把費用轉嫁給顧客:美國製造商和消費者。美國農民和高科技企業現在就深受關稅措施之苦。川普已不得不許諾給農民補貼來進行安撫。

美國為何不尋找盟友?

川普本可以從昔日與日本的衝突中學到些什麼,而不是任意發推特給世界經濟製造混亂。他應該和那些同樣反對中國觸犯世貿組織規則的國家一起協商。在日本的問題上,美國1985年和主要工業國(G5)一起在紐約簽訂商定了所謂的「廣場協議」。該協議要求日元對美元大幅升值,以提高出口商品價格。這是日本經濟從繁榮走向衰退的起點。匯率問題導致經濟不景氣,日本人紛紛到股市和房地產市場賭一把。80年代末,泡沫過熱破滅,日本經濟自此一蹶不振。而美國卻重振旗鼓──這裡也有蘇聯崩潰和網際網路發明的因素。

今天,中國發展停滯、美國重振雄風自然更不可能。因此川普同時也和歐洲幹上了。他沒有時間去耽誤:若從中國那裡得到讓步,那麼他馬上就會用以加大對歐洲施壓。這樣的戰略幾乎就像一場賭博,而且顯示出,美國是多麼無路可走。

本台專欄作者澤林(Frank Sieren)20多年來一直生活在北京。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