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郭董要懂,台灣就是美國的「禁臠」!

2019-05-18 07:10

? 人氣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表明他的一貫主張是「沒有一中各表,就不接受九二共識」。(AP)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表明他的一貫主張是「沒有一中各表,就不接受九二共識」。(AP)

台灣首富郭台銘於5月9日表示,自己一直的信念是,「沒有一中各表,就沒有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中國是「兩個中國」,也就是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他還強調:若北京當局這樣都不給台灣、中華民國生存空間,台灣只有愈走愈遠。16日他又再次表達:香港一國兩制是失敗的,他絕對不談一國兩制,「只有一中各表,才有九二共識」。郭董的此番言論被普遍解讀為「兩國論」。

中共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於5月15日記者會上被問及郭台銘的「兩個中國」論時首先聲稱,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和領土不容分割。馬曉光指出,「九二共識」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共同政治基礎,雙方都表明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立場。清晰地界定兩岸關係的性質,表明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

美國的「一中政策」不等於中國的「一中原則」

也就在稍早一天(14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即已在推特上,做了極辣嗆的回應:

中國外交部說(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恩格爾(Eliot Engel)和首席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的台灣法案違反了一中原則。讓我們搞清楚,美國的 #一中政策 不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 #一中原則。(Let’s be clear: U.S. One-China policy ≠ PRC One-China principle)

「一中」這個詞已經被操弄超過半世紀了。自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49年10月1日宣告建國後,地球上就一直存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的兩個實體政權(政府組織),也都宣稱說自己是「中國的唯一正統」,然後兩邊政權也都互相指責對方為「匪幫」「叛亂團體」。若純就國際政治邏輯而論,兩個國號兩套憲法同時並立,且互不相統轄的兩個政權,自然會被認定為兩個國家(或政權)。這也是當年李登輝總統提出「特殊關係的國與國」的兩國論所主張之法理基礎。

中共對於李登輝的「兩國論」向來表示深惡痛絕,每一觸及此議題時,總不免要大加撻伐,甚至咬牙切齒大張其武統論之軍事威嚇。令人感到怪異的是,這次郭台銘公然在受訪時提出的「兩國論」,國台辦的反應卻出奇的冷靜,只是搬出一堆陳腔濫調重述一番而已,再不見先前劍拔弩張的嘴臉?而且還點到為止,當現場記者要進一步追問時,馬曉光也只淡淡回覆說:「剛才已經完整地表達過立場。」其中究竟有何玄機?

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美聯社)
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對郭台銘,沒有一中各表,他不會支持九二共識的反應,相對平淡,並未發重語。(美聯社)

蔣介石奉美總統核准的《一般命令第一號》暫管台灣

話說1945年8月14日,日本昭和天皇發表《終戰詔書》接受波茨坦公告,大日本帝國無條件投降,日本由同盟國軍事佔領,而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元帥發布《一般命令第一號》(General Order No. 1),命令在臺日軍向蔣介石將軍投降。

這整個過程裡有個至關緊要的歷史文件是《一般命令第一號》。該命令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向同盟國無條件投降後,由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制定,於1945年8月17日經美國總統杜魯門核准,授權盟軍最高統帥在1945年9月2日的受降儀式上發布予日方代表,再由日本帝國大本營對所有日軍發布軍事命令,其內容為解除日本武裝的指示以及軍事佔領日本帝國全領域的規範。該命令為了實行正式投降的流程,要求各地日軍司令官立即聯繫各指定的同盟成員國司令官或其代表。

在《一般命令第一號》的第一條中即已明訂中國唯一接受日軍投降之盟邦代表:「在中國(滿洲除外),臺灣及北緯十六度以北之法屬印度支那境內的日本高級指揮官及所有陸、海、空軍及輔助部隊應向蔣介石總司令投降。」(提醒注意其中「北緯十六度以北」之用語)

國民黨軍方只想等著美軍登陸台灣再撿便宜

事實上早在該一命令發布之前,國民政府外交部於1945年5月11日就曾在〈臺灣接管計劃綱要草案〉表示意見:

關於臺灣之接收,本部以為,為便利推進起見,似有就軍事佔領時期與臺灣正式收歸我版圖時期,分別設計之必要。在軍事佔領臺灣時期,其軍事責任,自應暫由佔領軍負責,如進攻臺灣者係盟軍則我應派遣軍事聯絡特派員加入盟軍統帥部,隨同登陸部隊行動。

再徵諸〈臺灣調查委員會黨政軍聯席會第一次會議紀錄〉主委陳儀在 1945年6月27日「臺調會黨政軍聯席會議」中報告說:

關於臺灣收復,感到許多條件是未知數,就是美軍何時在臺登陸?登陸是否完全由美軍?或由我國軍隊參加?有這幾個未知數,我們的計劃就不能圓滿設計。

國民黨對於「接收台灣」這件工程上可謂全無把握,而是寄望於美軍登陸後先進行軍事占領,再等著由美軍主動轉交給國民黨軍隊管轄。

參照安藤正所撰〈日本第十方面軍(台灣軍)的記錄〉可以確悉,美國聯合參謀總部在1943年3月,規劃美軍預計於1945年春季登陸攻佔臺灣;1943年末,美國海軍為切斷日本大本營與南洋日軍間的連繫,並作為攻擊日本本土的基地,計畫攻佔臺灣,而預定之計畫代號為「鋪道」。一旦美軍登陸臺灣,可預期的是將有一個殘破的經濟體制,且必須準備去控制和重建五百多萬人口。為使美軍能順利佔領臺灣,並讓此計畫能夠成功,當時美國海軍於哥倫比亞大學內的海軍軍政學院(Naval School for Military Government)設置「臺灣研究組(Formosan Unit)」,其主要任務,即是規劃一套方法,以便臺灣在美軍登陸佔領後,能夠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恢復正常的行政運作。

1944年4月到9月,臺灣研究組草擬了一套民政手冊、作戰地圖和一大集未經發表的訓練資料,也訓練了一批將來執行佔領任務的軍政官員,登陸、佔領、控制臺灣仍為美方的作戰規劃。

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左一)與蔣介石(中)在秘密會談後告別,麥克阿瑟公開表示將考慮在朝鮮戰場上使用台灣軍隊。圖右為麥克阿瑟返回東京專機的飛行員安東尼·斯托利少校(取自網路)
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左一)與蔣介石(中)(取自網路)

美國人在歷史認知上,台灣就是其禁臠之區

之所以列舉這一些少有人注意到的歷史資料,主要在說明:

①當年蔣介石將軍是奉美國總統核准而授權盟軍統帥發出《一般命令第一號》來台灣執行接受日本投降。關鍵詞是「美國總統核准」。

②當年國民政府無機無艦,既無實力渡過台灣海峽,在經濟上和行政能力上也全無準備要來接收(光復)台灣,而是等著讓盟軍登陸後再坐享其成。則關鍵詞是「等美國人登陸再撿便宜」。

③歷史很會嘲弄人,一個跳島戰術,美軍就從已佔領的菲律賓直接跳過台灣直奔琉球而去。所謂變化永遠比計畫還快,美軍縱令已做好登陸台灣的諸多研究和準備,卻至始至終都沒登陸到台灣,而台灣的命運就這樣被注定跟「一中」你儂我儂地沒完沒了。關鍵詞是「當年要是美國人登陸台灣呢?」

美國人在歷史認知上,台灣就是其禁臠之區,當年只是因緣際會而委託給蔣介石代管的(奉美國總統令)。二戰後世界各地興起獨立潮,這潮流的興波助瀾,美國人就是重要推手。美國人對於各殖民地的政策是鼓勵其獨立成為國家,但只能建立「親美政權」並容易接受美國控管。美國人認為與其將台灣納入自己的國家版圖或如小琉球那樣進行長期託管,其間所要付出的成本還不如就地培植個可控性的親美政權更加伐算。

美國藉勢扶植蔣家政權成為管理台灣的代理人

所以當1949年蔣介石在中國兵敗逃到台灣後,美國即確立並大力扶植為親美政權。嗣後韓戰爆發,再次確立台灣地緣上的樞紐地位,美援物資大量湧入,而且在台灣海峽畫出「中線」,嚴禁美軍機艦跨過中線進行對中共政權的軍事打擊。兩個中國的局面就此成形。從這樣的認知,就不難充分理解到:美國國會或國務院這次為何會疾言厲色對中共嗆聲說:「美國的 #一中政策 不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 #一中原則」,也包括了「台美關係法」乃至近來忙不迭通過的幾個友台法案,通通都是「美國國內法」的法理依據。(此一歷史詳情,可參考王能祥先生著作《你應該知道的台灣關係法──美國國會前叩門的唐吉軻德》)

而弔詭的是,台灣內部的親中人士和中共都還死抱著「中國」這個名詞不離不棄。可是對於「中國」這個詞彙所指涉的定義,到底是文化性、政治性或是地理性的,卻總是莫衷一是。也因此而形成各說各話的荒唐場景。

所以當郭台銘抱著媽祖唸唸有詞說:「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灣屬於中國」後,立刻引來正反兩面的演繹!如果郭董所說的「中國」一詞真是如他在事後所解釋的乃是文化性意義,則其實郭董心中的那個「中國」早在這塵世間湮滅遠颺了。

1969年9月23日,尼克森決定:美軍艦艇在臺灣海峽的例行性巡邏,改為「不定期巡邏」。美國先透露給毛澤東,卻拖到11月初才正式通知蔣介石,引發蔣介石抨擊。圖為美軍第七艦隊旗艦「藍嶺號」。(取自維基百科)
1969年9月23日,尼克森決定:美軍艦艇在臺灣海峽的例行性巡邏,改為「不定期巡邏」。美國先透露給毛澤東,卻拖到11月初才正式通知蔣介石,引發蔣介石抨擊。圖為美軍第七艦隊旗艦「藍嶺號」。(取自維基百科)

「中國」與「中共國」是同義詞嗎?

毛澤東從1949年建國後所開始的「思想改造運動」「鎮壓反革命運動」再到三反五反(1951)、人民公社(1958)、四清運動(1962、文化大革命(1966)、批林批孔運動(1974)等等,幾乎已把「中國」顛覆過好幾番了!那個依稀還帶著濃濃鄉愁的想像的「中國」早就都面目全非,還能在人世間找到幾許原所認知的「中國」呢?所以,當台灣還有人說「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灣屬於中國」時,其實連郭台銘本人都分辨不清他所說的那「中國」到底是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完全不同的歷史軌跡,「中華民國」在民主運動的上沖下洗之後,除了進入故宮去追尋緬懷之外,在台灣又將如何去找回那些他們可想像的「中國」神韻?

「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中共國」,他們在自己的憲法第一章第一條第二段就寫得清清楚楚:

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破壞社會主義制度。

川普宣布「國家緊急狀態」後,中共國又將如何變異?

職是,在這部憲法的金鐘罩下,除非再掀起一次天翻地覆的政權革命重新改寫憲法,否則「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永遠要被「中國共產黨」所統治而永世不得翻身。

可笑的是:「中國共產黨」一手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另一手又高舉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那麼請問郭董們,這一切現實的呈現,跟你們心中念想的那個「中國」是一個模樣的嗎?

今天設使我們還能有雅興詠嘆著「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那麼,在那「中共國」的國度裡的「雕欄玉砌」即使猶在,卻絕不僅只是「朱顏改」而已,毋寧是徹底走位走調,成了另一個完全陌生的「中共國」罷了!

川普已於週三(16日)簽署行政命令,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允許美國禁止「外國對手」擁有或掌控的公司提供電信設備和服務。美國商務部也隨後宣示,將把中國公司華為及其70家附屬公司列入「實體名單」,此舉將禁止這家中國電信巨頭在未經美國政府的批准下從美國公司購買零件。即等同於宣判「華為」大獸的凌遲命運,則那個「中共國」又將面臨何等變異呢?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