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社會邊緣到劍橋博士的震撼教:《垃圾場長大的自學人生》選摘(2)

2019-05-19 05:10

? 人氣

泰拉.薇斯奧芙所寫的這本書不單單只是講述自學,更是一名有著鋼鐵般意志的女性翻轉人生、急起直追的故事。(資料照)

泰拉.薇斯奧芙所寫的這本書不單單只是講述自學,更是一名有著鋼鐵般意志的女性翻轉人生、急起直追的故事。(資料照)

泰拉.薇斯奧芙(Tara Westover,1986-)在28歲那年拿到英國劍橋大學歷史博士學位,也曾受邀成為哈佛大學的訪問學者;劍橋大學的教授並誇讚,她的報告是他在劍橋教書30餘年來看過最傑出的研究。她大學就讀於美國猶他州鹽湖城的摩門教知名大學楊百翰大學,是該校建校以來第三位獲得「蓋茲劍橋獎學金」(Gates Cambridge Fellowship,微軟總裁比爾.蓋茲在劍橋大學設立的全額獎學金)的學生。

美國暢銷回憶錄《垃圾場長大的自學人生》作者泰拉.薇斯奧芙(Tara Westover)。(博客來提供)
美國暢銷回憶錄《垃圾場長大的自學人生》作者泰拉.薇斯奧芙(Tara Westover)。(博客來提供)

在這些顯赫的學歷背景之前,泰拉卻有個異於常人的成長經歷。她17歲才踏進人生中第一所學校,9歲才拿到出生證明,她沒有任何醫療記錄,也沒有任何入學記錄。在9歲靠著親戚上法院宣誓她的身分才拿到出生證明以前,就州政府及聯邦政府的定義來說,她並不存在。當別的小孩在上學,她在父親經營的垃圾場裡回收破銅爛鐵,當別的傷者上醫院就醫,她們家不論車禍、挫傷、腦震盪、砍傷、燒傷,再怎麼嚴重都在家用草藥醫治。她17歲靠自學考過美國大學學科測驗 ACT,申請進入楊百翰大學,大學第一堂課,她舉手問教授:「什麼是猶太人大屠殺(holocaust)?」身為美國人,她沒聽過60年代的民權運動、不知道奴隸制度,她以為歐洲是一個國家、以為皇后合唱團(Queen)指的是英國女皇。

泰拉.薇斯奧芙把這段難以想像、從社會邊緣爬到劍橋大學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撼動人心的回憶錄《Educated》(中譯 《垃圾場長大的自學人生》),2018年2月在美國出版後,隨即高踞《紐約時報》及亞馬遜網站暢銷榜,她也上遍各大媒體接受專訪,成為美國今年春天最有話題的一本書。許多書評家都將這本書跟2016年傑徳.凡斯(J.D. Vance)的暢銷回憶錄《絕望者之歌》(The Hillbilly Elegy)相提並論。

在垃圾場長大的童年

故事從頭說起,泰拉在1986年出生於愛達荷州的一個末世論(survivalist)、基本教義派(fundamentalist)摩門家庭,父親經營垃圾場回收廢物、母親是沒有執照的接生婆兼藥草專家,她排行老七,上有六個兄姊,是家裡年紀最小的成員。他們住在偏遠的巴諾克山(Bannock's Peak)山腳下,一個僅有三百名居民的摩門村落邊緣,他家沒有電話,幾乎與世隔絕。

Educated: A Memoir。(博客來提供)
Educated: A Memoir。(博客來提供)

泰拉的父親基恩(假名)有偏激的宗教思維,深信末世論,因此家中永遠都在製作罐頭,永遠都在儲存食物準備末世到來。基恩還在地下挖洞存放槍械、火藥及汽油,相信他們家是上帝的選民,當末世降臨,他們會因為多年來誠心的準備,成為唯一倖存的人類。基恩也相信外面的世界已被極其神秘的「光明會」(Illuminati)滲透,光明會成員在幕後操縱整個世界,透過各種「社會活動」污染、洗腦世人的心智,以建立新的世界秩序。所有社會活動中,基恩最不信任的就是教育與醫療。他深信孩子上學會被洗腦,因此他的七個孩子都在家「自學」;他認為醫生都是騙子、科學藥物會傷害身體的靈氣,因此他不准家人上醫院,寧願相信天然草藥(他稱之為「上帝的藥房」)及神力(泰拉的母親宣稱可以靠手指判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