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華為之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走過憂鬱的大一女生:我以為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好了

曉婷(化名),19歲,大一新鮮人。身為獨生女,她曾是學校風雲人物,在高三時確診為憂鬱症,接受服藥、心理諮商等治療。現在已經好轉穩定。

我從國中就很容易生氣,一點小事就受不了,對爸媽吼叫,叫他們不要來打擾我,常跑出去不喜歡待在家裡。那時大家都說我在叛逆期。高中後比較沒那麼容易生氣了,但情緒很不穩定,很少有平靜的時候,大家都覺得叛逆期就是這樣。

直到高二下,要考學測壓力很大,又跟男友分手,然後就開始覺得自己怪怪的,每天都覺得有烏雲籠罩在頭上,明明出太陽,也是很失落。即使跟同學出去玩,跟大家一起笑,但其實心裡都是很失落的。

今年6月我跟媽媽講,覺得自己有點怪,媽媽先帶我去看心理諮商,看了3個月,覺得愈來愈難過,沒有變好。我又跟媽媽說,就帶我去看精神科,醫師說還不能判斷,但先給我開血清素的藥,每天一顆。愈接近學測壓力愈大,好像病情一直昇高,我就開始有死的想法,好想放一把火把家燒掉,想死在家裡,也常把窗戶打開看著樓下,一直想跳下去,但沒有勇氣這樣做。

一直哭 覺得自己很可憐

那時也沒辦法去學校了,有去的話,中午或下午才能去,但上一兩堂就逃回家,完全無法靜心坐在位置上。即使坐在那裏我也覺得自己好可憐,就一直哭,同學會來陪我,但那樣讓我覺得自己更可憐。

那時,在回家的路上我會想,為何我天天過一樣的生活,上學、吃飯、睡覺、好無趣,我開心不起來。覺得這樣的人生不是我想要的,好像自己沒有活著,回家就用美工刀刮自己,看看自己有沒有活著。後來不怎麼痛,因為心情那麼糟,身體上的痛沒什麼,所以後來每次心情不好就刮,會流血,但真的沒感覺,腦袋是昏沉的。

那時在準備學測,我覺得一定考不好,鐵定沒有未來,所以壓力很大。更讓我難過的是,坐在我前面那個同學,上課上到一半就走出教室,竟然從陽台跳下去。那個同學可能已經憂鬱很久,但大家都沒注意到,完全看不出來。

我情況最嚴重時,一天要吃4、5顆藥,血清素、白天吃鎮靜劑、晚上吃安眠藥(我會胡思亂想)、還有幻聽的藥,因為滿長一陣子睡不好,老是覺得聽到聲音。我也持續找諮商師,但每週才一次,常常情緒不穩定想找人講話,也打過電話給諮詢專線。

吃鎮定劑去考學測

後來還是硬著頭皮去考學測,考試當天媽媽還給我吃了鎮靜劑,很多人勸我不要考,但若不考,我生這場病有什麼意義? 

學測完後,整個人鬆下來,壓力少了一大半,沒有了考試的壓力,我覺得我就好了。憂鬱症慢慢變好的時候,我還覺得不太真實,因為我以為一輩子都是這樣了,真的慘到你沒辦法記得心情好是什麼樣子。

後來理清楚了一點。我其實怕沒考上別人笑我,我很在意別人的眼光,也許因為國中是學校司儀,高中是熱音社主唱,大家都認得我。我感覺自己要表現得很好,但學校有太多很厲害、很漂亮、人緣又好的同學,我真的覺得比不上他們,好像愈自卑就愈想完美。同學之間會互相比較,說閒話的壓力也很大,比IG按讚、追蹤人數,大家都po最好的照片。

我現在還定期去醫師那邊拿藥,醫師說可以停藥,但媽媽覺得要上大學了,是一個新的狀況,還是繼續維持最低量的血清素一顆。其實我覺得最有幫助的,是身邊隨時支持我的人,爸爸媽媽陪我聊天,同學、男友都很幫我,因為諮商師、醫師不能每天陪我。現在我會怕再掉進去。

完整專題/青少年憂鬱風暴來襲

文/賓靜蓀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親子天下(原標題:走過憂鬱的大一女生:我以為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好了)

責任編輯/陳憶慈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