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一張紙條換來11個彈孔、父親到藥水池認屍…白色恐怖26歲青年之死 獄友心疼奔走半世紀

中華民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9日將舉行第二波白色恐怖時期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因「綠島再叛亂案」遭槍決的12名年輕人,其中1956年蔡炳紅遭槍決時年僅26歲。(中華民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提供/影像合成:謝孟穎)

中華民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9日將舉行第二波白色恐怖時期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因「綠島再叛亂案」遭槍決的12名年輕人,其中1956年蔡炳紅遭槍決時年僅26歲。(中華民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提供/影像合成:謝孟穎)

一張紙條26歲的年輕人遭槍決,全身11個彈孔與其他屍體一起泡在藥水池等著父親認屍,1956年蔡炳紅係「綠島再叛亂案」遭槍決的12名年輕人之一,因為不配合「一人一事良心救國運動」被抄房清算,就此成為槍下冤魂──他們的死讓獄友惦記50年,而時隔半世紀,才終於獲得平反。

世界人權日前夕,中華民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促轉會)9日將舉行第二波白色恐怖時期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其中即包括「綠島再叛亂案」的蔡炳紅與其他年輕人。據促轉會提供資料,蔡炳紅出生於1931年,被控「參加叛亂組織接受反動教育」判刑5年後來到綠島,刑期間滿時捲入「再叛亂」案,原本擬加罪3年,但時任總統蔣介石以「應嚴為復審」駁回,而後保安司令部重新判決,蔡炳紅等12人變成「意圖以非法之方法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判處死刑並褫奪公權終身,全部財產除酌留家屬必需之生活費外均沒收。

20181207-因「綠島再叛亂案」遭槍決的12名年輕人,其中1956年蔡炳紅遭槍決時年僅26歲,圖為判決書。(中華民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提供)
因「綠島再叛亂案」遭槍決的12名年輕人,其中1956年蔡炳紅遭槍決時年僅26歲,圖為蔣介石批示。(中華民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提供)

至於所謂「以非法之方法顛覆政府」的罪證,判決書指出,係蔡炳紅屢次傳紙條向綠島舊識表示要「要打破小圈子主義」、「我們是走群眾路線」,這些紙條被視為「匪幫理論」,而與蔡炳紅一起被槍決的12人,也多被指控讀「匪書」、唱「匪歌」或寫「反動字條」,被認定「於執行期間,非惟不知悔悟改過自新,竟仍傾心匪幫,繼續叛亂活動」。

5年等來一具屍體 屍身上竟有11個彈孔

蔡炳紅的妹妹蔡淑端回憶,哥哥被捕許久後家人才收到判決書,上頭寫著蔡炳紅「年事尚輕,參加時間甚為短暫,且無任何活動表現,係一時受人誘惑,其犯罪情節不無可憫,姑予酌減」,家人原本以為等個5年就好,未料等到的是一紙認屍通知。

而蔡炳紅的父親蔡炎才回憶認屍那時,所有被槍殺的屍體都被泡在藥水池裡,等家屬認屍再撈起來,而他領到兒子的屍體發現上面一共有11個彈孔,之後在附近火葬場簡單火化就帶回。

20181207-因「綠島再叛亂案」遭槍決的12名年輕人,其中1956年蔡炳紅遭槍決時年僅26歲。而蔡炳紅的父親蔡炎回憶他領回兒子屍體,夾克上面一竟共有11個彈孔。(中華民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提供)
因「綠島再叛亂案」遭槍決的12名年輕人,其中1956年蔡炳紅遭槍決時年僅26歲。而蔡炳紅的父親蔡炎才回憶他領回兒子屍體,發現竟有11個彈孔。(中華民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提供)

「次子以他為名」95歲了仍心繫當年26歲的他 

近50年以後,獄友吳大祿才替蔡炳紅申請檔案,讓家人得到判決書得知當年真相,而今(2018)年8月31日促轉會也收到申請書,來自高齡95歲的「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案件平反促進會」前會長吳聲潤,上頭寫著:

「即使我在蔡炳紅的人生中,只是小小的經過者,但我為這樣骯髒的誣陷而難過一輩子,所以提出這樣的申請書……蔡炳紅的整個案件,從頭到尾完全被特殊機關捏造出來的不實罪證,依據該判決事實記載『蔡炳紅等人於已受判決解送綠島後再為叛亂密函他人』,但我也是被羈押在綠島的人,我知道這些都是不可能的,我很清楚他們受人誣陷。所以我請求貴會重啟調查、還原當年的歷史真相,並給予蔡炳紅家屬應有的補償與賠償。」

吳聲潤與蔡炳紅的淵源僅是從綠島押回本島時銬在一起而已,但這名26歲年輕人的死還是衝擊他一輩子,甚至用蔡炳紅的名字為次子命名。而在獄友陳英泰心中,蔡炳紅是熱情、和藹且有正義感的人,在隊上安份、刑期也只有5年,陳始終不懂,為何蔡炳紅會成為「祭品」。

20181207-蔡炳紅1956年因「綠島再叛亂案」遭槍決,近50年以後,獄友吳大祿才替蔡炳紅申請檔案,讓家人得到判決書得知當年真相,而今(2018)年8月31日促轉會也收到申請書。(中華民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提供)
蔡炳紅1956年因「綠島再叛亂案」遭槍決,近50年以後,獄友吳大祿才替蔡炳紅申請檔案,讓家人得到判決書得知當年真相,而今(2018)年8月31日促轉會也收到申請書。(中華民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提供)

「不要補償金,只要兒子的平反證明」

同樣奔走的還有蔡炳紅的家人。1998年《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通過後,當時年逾90、已住進療養院的蔡炎才替兒子申冤,希望知道真相、得到平反,而經審查後,認定蔡炳紅僅只是傳紙條、屬於思想層次,不該當內亂罪,因此決定予以補償──只是蔡炎才也曾經透過女兒代理訴願表示,他可以不領補償金,但要得到兒子的平反證明,畢竟補償金並非來自獨裁政權,而是無辜台灣百姓稅金,也補償金再多都無法換回兒子。

蔡炎才最後沒等到兒子的平反、抱憾而終,直到第二波促轉會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蔡炳紅連同案5人與軍監(再叛亂)案23人才列入名單,替蔡炳紅平反的蔡焜霖、吳聲潤、吳大祿則早在第一波名單已公告。儘管領有補償金的白色恐怖時期有罪判決在《促轉條例》生效時就已無效,促轉會強調,判決撤銷與公告儀式只是開始而非結束,未來將持續研究並提出總結報告釐清國家責任、全面回復受難者權益、帶領社會討論,為「墜落在白色恐怖的隙縫中」的前輩們做出真正的平反。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