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原住民白色恐怖受難者:父親被槍決、丈夫入獄失教職 泰雅族的她成「獄外之囚」

2018-12-03 21:40

? 人氣

9日促轉會將進行第二波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其中高澤照、邱致明兩名男性的名字,不僅代表原住民受難的一頁縮影,也代表泰雅族女性高白蘭身為「獄外之囚」的人生。(網路截圖)

9日促轉會將進行第二波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其中高澤照、邱致明兩名男性的名字,不僅代表原住民受難的一頁縮影,也代表泰雅族女性高白蘭身為「獄外之囚」的人生。(網路截圖)

白色恐怖時期受難的,何止政治犯本身?9日促轉會將進行第二波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其中高澤照、邱致明兩名男性的名字,不僅代表原住民受難的一頁縮影,也代表泰雅族女性高白蘭身為「獄外之囚」的人生──父親在1952年被槍決,她無法再升學,之後與同事邱致明結婚,丈夫卻在1964年又被抓走,她獨自照顧高齡婆婆並撫養4名幼子,丈夫出獄後也無法復職。

據促轉會提供資料,高白蘭出生於1940年,父親高澤照係桃園大溪三光分駐所巡官,而在1952年,高澤照在一次帶女兒上學路上被通知去「開會」後一去不返,高白蘭只知父親被台灣省保安司令部逮捕,直到60多年後才從政治檔案知道更完整的真相:父親是因為湯守仁、林瑞昌等案件被判12年,後遭時任總統蔣介石改判死刑,1954在新店安坑刑場遭到槍決。

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原判處高澤照有期徒刑12年,參謀總長周至柔將判決呈請總統核示時,總統府參軍長桂永清建議改判死刑,蔣介石總統批示如擬。圖片出處:《湯守仁等案》,檔案管理局典藏國防部軍法局檔案。.jpg
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原判處高澤照有期徒刑12年,參謀總長周至柔將判決呈請總統核示時,總統府參軍長桂永清建議改判死刑,蔣介石總統批示如擬。圖片出處:《湯守仁等案》,檔案管理局典藏國防部軍法局檔案。

高澤照遭捕後,高白蘭一家被迫搬離原本的日式宿舍,在竹造房屋過著經濟拮据的生活,高白蘭因無法升學回到母校代課、隨後與同事結婚,然而1964年,她的丈夫又被抓走了。

1964年,邱致明被控改編〈一二三,到台灣〉歌謠諷刺蔣介石、煽動山地同胞叛亂,遭台灣警備總司令部判刑5年、褫奪公權3年,而高白蘭的叔叔高澤清也在1964年8月因「台灣蓬萊民族自救鬥爭青年同盟」案遭判刑5年、褫奪公權3年。

父親、叔叔、丈夫接連捲入白色恐怖,高白蘭說在那之後鄉里鄰居把他們家當「匪諜」、「共產黨」,看不起他們。邱致明入獄時曾要高白蘭改嫁,高白蘭仍堅持獨自照顧高齡婆婆、撫養4名幼子,出獄後因為邱致明無法復職,一家人也持續處在經濟困境,受盡排擠。

高白蘭一家人的經歷,象徵的是原住民受難的一頁縮影。促轉會指出,過去原住民可以當到巡官(例如高白蘭之父高澤照)、教師(高白蘭的叔叔高澤清、丈夫邱致明)等公務員,都是很少見很優秀的,但從湯守仁叛亂案、台灣蓬萊民族自救鬥爭青年同盟案、山防隊案,許多桃園、新竹地區原住民菁英遭到迫害遭逮捕,不僅個別家庭受難,也讓原住民生存條件更嚴峻、族群的政治發展空間受到限縮。

高白蘭家人牽連的政治案件(促轉會製圖).jpg
高白蘭家人牽連的政治案件(促轉會製圖)

第二,促轉會強調「受難者家屬就是受難者」。雖然過去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相關資料多以男性政治受難者為主,女性多半僅是「受難者家屬」角色,但從1990年代起已有諸多學者呼籲不應再用「受難者家屬」來標籤女性,應該將她們也視為「政治受難者」,正視其遭逢親人變故之痛、經濟困頓、生涯機會遭剝奪、遭社會汙名與排斥孤立、形同「獄外之囚」等困境,而高白蘭的經歷便是一個典型。

9日促轉會於白色恐怖景美園區「世界人權日紀念活動」進行第二波1505筆有罪判決撤銷名單之公告儀式,高澤照、邱致明等多名原住民也在名單之列,促轉會表示,將持續分析原住民政治案件,釐清威權統治時期原住民族特殊的社會文化脈絡如何受到國家治理政策侵害,宣示政府「永不再犯」的決心。
至於高白蘭與有相似遭遇的「獄外之囚」,促轉會表示,雖然其被奪走的家人與青春已無法回復,本次撤銷公告儀式仍希望由政府出面正式致上歉意,並讓社會更了解白色恐怖的歷史以及受難者家庭的遭遇。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