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170萬具屍骸鋪成的轉型正義之路 柬埔寨即將走到盡頭

2018-11-20 06:20

? 人氣

1970年代柬埔寨「赤柬大屠殺」的受難者遺照(AP)

1970年代柬埔寨「赤柬大屠殺」的受難者遺照(AP)

一個老人說:「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要談誰是對的、誰是錯的,誰做了這件事、誰做了那件事……不要再炒作了。」

另一個老人則說:「我們沒有殺很多人。而且我們只殺壞人,不殺好人。」

兩個老人喬森潘(Khieu Samphan)與農謝(Nuon Chea)在多年前說出這樣的話。

不到4年時間殺害170萬人的「種族自我滅絕」政權

謂的「過去」是1975年至1979年間的柬埔寨;至於「沒有殺很多人」,兩個老人所屬的「赤柬」(Khmer Rouge)政權在不到4年時間殺害了大約170萬人(一說約200萬人),除了少數族裔的占族(Cham)與越南裔,絕大部分受難者是柬埔寨主要民族高棉族。換言之,這是一場人類歷史上罕見的「種族自我滅絕」(autogenocide)。

2018年11月16日,前「赤柬」(Khmer Rouge)高官農謝(Nuon Chea)。(AP)
2018年11月16日,前「赤柬」高官農謝(Nuon Chea)。(AP)

40多年過去,本月16日,聯合國與柬埔寨合作的「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ECCC)再一次判處喬森潘與農謝無期徒刑。喬森潘現年87歲,農謝92歲,因此可以說,兩人「無期」如「有期」;對於赤柬暴政的倖存者與死難者遺族,這樣的判決更是聊勝於無。

另一個「有期」的則是ECCC。柬埔寨副總理兼內政部長韶肯(Sar Kheng)17日表示,ECCC的工作已經完成,不會再有任何人遭到起訴或定罪;處理完喬森潘與農謝勢必會提出也勢必會敗訴的上訴之後,ECCC就可以關門大吉。

柬埔寨、「赤柬」(Khmer Rouge),1975年士兵逼金邊城市居民遷移到農村。(AP )
1975年「赤柬」士兵逼首都金邊城市居民遷移到農村。(AP )

3億美元與12年「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起訴5名被告

對於赤柬從烏托邦理念、極端偏執與民族主義狂熱出發的血腥暴行,世人已知之甚詳。值得探討的是,在柬埔寨追尋轉型正義過程中扮演關鍵角色的ECCC,到底成效如何?

從數字看來,ECCC成效似乎實在不怎麼樣。

柬埔寨政府與聯合國合作成立法庭的構想在1997年浮上檯面;花了7年時間,2003年6月總算達成協議;又花了近3年時間挑選法官,ECCC在2006年7月3日正式運作。12年又4個月下來,ECCC花了大約3億美元經費(大部分由聯合國支付),只起訴了5名被告,其中2人還沒撐到判決就已死亡,未死3人則被定罪,差堪告慰。

相較之下,聯合國針對前南斯拉夫內戰罪行成立的「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ICTY)在24年間(1993─2017)起訴161人、定罪90人;針對盧安達(Rwanda)種族滅絕成立的「盧安達國際刑事法庭」(ICTR)在21年間(1994年─2015年)起訴96人、定罪62人。ICTY與ICTR雖然各花了大約20億美元,但成績可說不俗。

1974年、柬埔寨、「赤柬」(Khmer Rouge)。(AP )
1974年,「赤柬」統治下的柬埔寨。(AP )

ECCC,聯合國與柬埔寨政府妥協之下的「混合法庭」

赤柬暴政的死難者人數超過南斯拉夫內戰與盧安達種族滅絕的總和,找出加害者並繩之以法絕非難事。但問題在於,ECCC不像ICTY與ICTR是由聯合國一手主導,它是一個「混合法庭」(hybrid court),是聯合國與柬埔寨政府妥協之下的雙頭馬車,連30位法官都是各自任命15人。

簡而言之,ECCC是透過聯合國的司法協助以追究嚴重侵害人權之犯罪者,由國際法官與柬埔寨法官共同審理案件,最重刑罰為無期徒刑,雖然適用國際刑事法,但仍屬柬埔寨內國司法體系的一部分,因此從一開始就很難避免柬埔寨當局的政治干預。

1970年代柬埔寨赤柬大屠殺的受難者(美聯社)
1970年代柬埔寨赤柬大屠殺的受難者(美聯社)

柬埔寨政府──受越南扶植打敗赤柬 卻與赤柬關係密切

今日的金邊政府雖然是由赤柬的死對頭──越南──扶植,但與赤柬並非不共戴天,總理柬埔寨洪森(Hun Sen)本人就是出身赤柬軍方,國會主席韓桑林(Heng Samrin)與兩位副總理韶肯、迪班(Tea Banh)也是。另一方面,柬埔寨政府於1994年通過大赦法案,豁免赤柬高階領導人以外成員的罪責。

因此可想而知,ECCC從一開始就注定,只能處理極少數幾個樣板人物。ECCC的聯合國法官一度嘗試起訴4名惡行昭彰的前赤柬中階幹部,但無法爭取到柬埔寨法官的合作,只能不了了之。韶肯17日特別對具有赤柬背景的政府官員喊話,要他們放心:「不會再有任何調查」。

不難想見,對於許多柬埔寨民眾而言,這樣的轉型正義真的只有「象徵」意義。許多倖存者與死難者遺族,只能繼續看著當年的加害者繼續逍遙法外,而且是「政府認可」的逍遙法外;有時兩者就生活在同一個社區。

赤柬堆屍陵種族滅絕紀念館(Nefelimhg@Wikipedia / CC BY-SA 3.0)
赤柬「堆屍陵種族滅絕紀念館」(Nefelimhg@Wikipedia / CC BY-SA 3.0)

沒有健全的民主體制與公民社會 轉型正義之路如何走遠?

如果柬埔寨是個還算上軌道的民主國家,擁有還算健全的公民社會,或許能夠在170萬具屍骸鋪成的轉型正義之路上走得更遠,然而柬埔寨不是、柬埔寨沒有。

洪森從1995年就上台掌權,是當今全世界在位最久的總理,而且任期終點遙不可見。柬埔寨名義上施行「君主立憲內閣制」,國會每5年改選一次,但其實它是個典型的「非自由主義民主體制」(illiberal democracy):公平的選舉、獨立的司法機構、能夠批判監督政府的媒體一應俱缺。

今年7月的國會選舉就說明了一切。2013年的國會選舉,洪森領導的柬埔寨人民黨(CPP)雖然取得過半的68席,但較上屆大減22席。最大反對黨「柬埔寨救國黨」(CNRP)則增加26席,來到55席。去年地方選舉,柬埔寨救國黨也表現亮眼。

「全世界在位最久的總理」當然無法忍受,於是柬埔寨救國黨在去年遭法院強行解散,黨魁金索卡(Kem Sokha)一度被以叛國罪逮捕入獄,後來被軟禁在家。

柬埔寨總理、人民黨黨魁洪森投票,外界預期他會繼續執政(AP)
柬埔寨總理、人民黨黨魁洪森投票(AP)

柬埔寨「民主」:解散最大反對黨!執政黨國會選舉全壘打!

等到今年新一屆大選登場,柬埔寨人民黨選得虎虎生風,讓其他19個「花瓶政黨」碎碎平安,一舉拿下國會全部席次125席!締造舉世罕見的「民主奇蹟」!只有古巴的「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Asamblea Nacional del Poder Popular)可以比擬,北韓的最高人民會議與中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瞠乎其後。

在這樣的政治體制下,儘管有聯合國介入,儘管有3億美元經費,柬埔寨的轉型正義之路還是只能從大路化成小徑,從小徑化成荒煙蔓草。當然,ECCC這12年來對柬埔寨民眾作了一番政治教育,散播了轉型正義、有罪應罰(non-impunity)、司法課責(judicial accountability)等觀念種子,或許將來都有萌芽的機會。

此外,ECCC發掘出大量的文獻資料,彌足珍貴。只是隨著ECCC即將解散,人們不免擔心這些文獻資料何去何從?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被政府接收。然而,文獻可以被失蹤、電子檔可以被刪改,世人與後世的史家能信任這個被赤柬陰魂附身的政府嗎?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