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亂補助、買超跑也不把錢投資在年輕人身上!他感慨「錢花錯地方」所釀台灣悲劇

2018-06-27 12:22

? 人氣

華山草原分屍案震驚社會,案發現場的小木屋就搭在人來人往的草地上,而承租場地辦活動的是一個號稱藝術團體「野青眾」。結果「野青眾」被肉搜,遭踢爆曾入侵台鐵管制區開電音趴,可能舉辦裸體、毒品、性愛等活動。

根據維基百科,野青眾是在2016年參與臺北市政府的「白晝之夜」而創立, 當年11月份,向臺北市都市更新處提出「120草原自治區計畫」,申請位於華山文化創意產業園區附近的閒置空間,舉辦「求偶季」等活動。至於疑為命案現場的「野居草堂」,「120草原自治區」(應該就是「野青眾」負責相關人等)指出,陳姓犯罪嫌疑人並非計畫團隊人員,而是透過提案公開徵選的自願參與者,以「推廣傳統弓道技藝計劃」進行申請,讓學員體驗茶道、打鐵、染料的藝文場館。

剛開始一切聽起來似乎都很合理、很美好,鼓勵年輕人的藝術自由創意,像是都市叢林裡打造烏托邦。但隨著占用華山草原的時間越來越長,開始出現一些爭議性的行為,如禁區電音趴、眾男女裸體拍照,環境衛生變得混亂不堪,終至以命案作結。

華山大草原由創意團隊「野青眾」申請的「120草原自治區」,在該地發生分屍案後,原擬定除案發小木屋外,其餘裝置將於明(22)日開始拆除。(吳尚軒攝)
華山大草原由創意團隊「野青眾」申請的「120草原自治區」,在該地發生分屍案後,原擬定除案發小木屋外,其餘裝置於6月22日拆除。(吳尚軒攝)

「野青眾」VS. 「嬉皮活動」 

建設與創造,還是反社會人格者的溫床?

「野青眾」的發起人19歲時從心理系休學,在街頭與陌生人以「一杯咖啡.一個故事」交換故事,最後組建了團體「野青眾」。他們想讓某些在邊緣的群眾,找出與城市溝通、對話的突破口,嘗試與社會再黏和、接軌,而不以推翻社會框架為目標。

但是當他們搞不清楚了藝術跟髒亂的分野,搞不清楚他們許可建立的木屋成了行兇的處所,只說申請人跟他們無關,負責人也不出面,這叫甚麼?反社會嗎?

(圖/翻攝自一杯咖啡,一個故事@facebook)
莊奕凡, 一杯咖啡,一個故事發起人。(圖/翻攝自一杯咖啡,一個故事@facebook

隨著對這個故事的追蹤,我彷彿看到了1960年代美國越戰時期的「嬉皮活動」,一群留著長髮、飄逸打扮,圍繞在一起共同訴說他們的理想,偶而抽抽大麻,做一些輕微的犯法行為。只是隨著時間流轉,邊緣的越邊緣,性愛跟毒品越氾濫,甚至變成邪教團體,「嬉皮活動」變成反社會人格者的溫室。不是嗎?

(圖/翻攝自youtube)
1960年代美國「嬉皮」。(圖/翻攝自youtube

本文不是要討論分屍案,也無意檢討北市府的放任或「野青眾」,重點放在現在台灣有很多年輕人,他們看不到未來的希望,以至於最後抱著莫名幻望,盲隨了會性侵女學員的心靈導師,或相信假原住民的藝術之旅,那該怎麼辦?

(圖/翻攝自youtube)
上過幾心靈課程的年輕人,自己開班號稱心靈導師,卻性侵女學員。(圖/翻攝自youtube

假如台灣社會持續的低薪化,加上即將鋪天蓋地而來的AI智能機械革命,年輕人不但買不起房,甚至看不見自己的未來,和工作、生活有變好的可能性。

替年輕人問一句,看不到希望的生命,最後有什麼意義?

社會治安只有快速惡化,殺人案件層出不窮,而未來遊民跟下流老年則會不斷增加。這樣嚴重的社會問題該如何解決?AI人工智慧、機器人都在跟我們賽跑,怎樣能快速立即解決問題,讓人民能在這片土地上安居樂業?

我們需要「變革」與「創新」

大家會說這是空話,國內外幾乎每個選總統的都會講、也都在講,這裡我要具體指出「怎麼做」分三層面:

一、政府該自我檢討,把亂花的錢都投資在年輕人身上

大家可知道,經濟部一年補助的研究經費有多少?千億以上,回報率卻在10%以下。國科會研究計畫補助呢?一年至少五百億,結果鬧出論文造假風波不斷,連台大校長都牽連,甚至有個研究計畫是要提高陌生人共桌用餐意願,也可以補助30多萬。還有其他一堆子各部會的補助、基金會的補助,老實說虛擲的、靠關係的(像是樂陞案)應該不少,省下500億易如反掌,足以用來給年輕人適當的創新環境跟創業的基金

像以色列、芬蘭都是小國,但是就都很無私地投入,全力培植年輕一代,最後也很有成績。問題在客觀公正,千萬不要產官學勾結,結黨結派排除年輕不聽話的。像前行政院長張善政先生,學土木跟通訊歷練的,60歲了才去擔任國家生技醫療產業策進會的會長,令人錯愕。

20170924-「總統直選與民主台灣」學術研討會,第五場,主持人:張善政(前行政院院長)。(陳明仁攝)
生策會會長-張善政。(資料圖片/陳明仁攝)

二、企業該給予創新最大支持

就像張忠謀先生退休時講的,成功的企業家們給予創新的支持是不夠的。個人深表同意,尤其是跨領域的創新,跟幫助年輕人的熱忱。你要他們花一千萬贊助一個新點子,他們基本上嗤之以鼻,連討論都沒機會,這我十年前幹過。但是他們可以不吝惜的一年花千萬養小老婆、數千萬買名車、數億買豪宅跟藝術品,最後再逃漏稅更多給小孩。

所以,企業家們不要再搞基金會逃漏稅、博虛名了,大家拋磚引玉,提供錢跟經驗給年輕一代比較重要。

三、社會該從教育、文化上做基本革新

我有幾次演講,問到台灣需要的是王永慶或賈伯斯,令我訝異的是,不管是退休多年的老人大學成員,或青壯年的扶輪社員,絕大多數都投王永慶先生一票。幾次提到一些新點子,旁邊的朋友都會問一堆不友善的問題,意思是不要想創新。但是我回去查,他們的資料根本有誤,反對也沒經過深思熟慮。

我們真的是一個反邏輯、反創新,持續汙染環境跟心靈的社會嗎?所以豬哥亮先生只要一推賀歲片總是賣座,大家醉心金錢遊戲,詐騙老套生生不息。我們需要從教育、從文化上做基本的辯證跟革新,加強邏輯跟科學的訓練,提升品味跟國際觀,創新才有沃土。

最後結語,幫年輕人成功沒那麼難,台灣人很優秀,我相信只要做到下列5點很快就有成果!

1、無我,老的該退要退
2、無他, 杜絕關說跟勾結
3、無私,單純為下一代著想
4、無忌,優秀的找出更優秀
5、勿戀舊,建立對的價值與文化

(示意圖非本人/LWYang@flickr)
幫年輕人成功沒那麼難真的沒那麼難!(示意圖非本人/LWYang@flickr

責任編輯/蔡昀暻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偉俐醫師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