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邦最高法院挺川普!「穆斯林禁令」爭議落幕,美憲守護者背書:總統有權這麼做

2018-06-27 10:57

? 人氣

反對穆斯林禁令的民眾上街示威。(美聯社)

反對穆斯林禁令的民眾上街示威。(美聯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26日針對爭議多時的「穆斯林禁令」做出判決,川普上任後對幾個穆斯林為主的國家宣佈旅行限制,引發諸多爭議。各級法院雖然數度阻擋川普政府、甚至給出彼此針鋒相對的見解,川普也幾度更改禁令內容,但位居美國司法頂點的9位大法官終於給出最後答案:美國總統有權以國安考量,限制外國旅行者入境—不過這是一個5票對4票的表決,顯示最高法院到最後關頭對禁令的看法仍壁壘分明。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三易其令,終於過關

川普去年1月20日入主白宮後,1月27日便頒布行政命令,禁止伊朗、蘇丹、敘利亞、利比亞、索馬利亞、葉門和伊拉克7個穆斯林國家公民與敘利亞難民入境—穆斯林7國公民暫停入境90天,敘利亞難民則是無限期禁止進入美國。這項命令引發各界熱議反彈,不過川普始終堅持他是為了國家安全,雖然也幾度更改禁令內容,但歧視限制穆斯林的基調不變。

反對穆斯林禁令的民眾上街示威,要求政府不要再讓穆斯林家庭分離。(美聯社)
反對穆斯林禁令的民眾上街示威,要求政府不要再讓穆斯林家庭分離。(美聯社)

首席大法官羅伯茲(John G. Roberts Jr.)在主要意見書中寫道,根據美國的移民法令,川普在2017年9月宣佈的禁令完全在總統的憲法授權範圍之內。總統對「可能危害美國利益」的外國旅行者入境的限制措施,「毫無疑問地履行了」1965年的移民和國籍法。至於本案的起訴人—夏威夷州政府、夏威夷穆斯林協會以及三位夏威夷州公民,並未成功證明旅行禁令違反美國憲法修正條文第一條的禁止歧視宗教條款。

《第9645號總統文告》

聯邦最高法院所指的「川普在2017年9月宣佈的禁令」,指得是川普在2017年9月24日簽署《第9645號總統文告》(Presidential Proclamation 9645),這也是川普政府因應各界挑戰,所發布的第三個版本的旅遊禁令。第二個版本是2017年3月6日簽署,主要是移除了伊拉克,但依舊受到層層阻礙。

該禁令禁止查德、伊朗、利比亞、北韓、敘利亞、委內瑞拉、葉門及索馬利亞8國公民入境美國。不過這些國家的被禁程度略有不同,像是敘利亞和北韓公民一律禁止入境美國,委內瑞拉則是包含部分政府官員及其家屬,其他國家多數是被禁止核發旅遊和商務簽證。今年4月美國政府表示,由於查德已符合特定安全要求,將移出禁令名單。

聯邦最高法院宣判後,數以百計的抗議者隨即在法院外聚集,高舉「對抗川普的仇恨」、「歡迎移民」的抗議標語;美國許多城市也出現示威人潮,高喊「美國這次站在錯誤的一方」。美國智庫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研究1975年至2015年美國本土發生的恐怖攻擊,結果發現這些恐攻的凶手都不是被禁6國的公民,換言之,被禁國家的公民與美國本土的恐攻毫無關係。但26日的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確實為將近17個月的司法戰畫上句點,也是川普執政以來的一次重大勝利。

反對穆斯林禁令的民眾在聯邦最高法院外示威。(美聯社)
反對穆斯林禁令的民眾在聯邦最高法院外示威。(美聯社)

川普:看吧,我是對的!

川普將最高法院對政策的支持稱作「美國人民與憲法的巨大勝利」,這也是「證明的他政策正確性的一刻」。川普抱怨媒體與民主黨一直給出歇斯底里的評論,但最高法院還他了一個公道:「在一個全球範圍的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一心要傷害無辜平民的時代,我們必須妥善檢查來到我們國家的人。」 

反對穆斯林禁令的民眾在聯邦最高法院外示威。(美聯社)
反對穆斯林禁令的民眾在聯邦最高法院外示威。(美聯社)

反對者譴責川普禁令針對穆斯林而來,位於華盛頓的民權機構「穆斯林倡導者」表示,這次判決代表法庭同意「川普充滿偏見的穆斯林禁令」,為「對宗教的歧視和仇恨亮了綠燈」。美國民權自由聯盟的律師奧馬爾·賈瓦特說:「美國以及海外數千名穆斯林受到了傷害。只要禁令依然有效,還會有更多的人受到傷害。」他還表示判決在「最基本的程度上,與我們國家所代表的(價值)相違背。」

保守派與自由派之戰

在這次的「5對4」表決中,保守派大法官們稍稍佔了上風,川普。首席大法官羅伯茲肯認了美國憲法賦予總統的權限,認為川普有權對移民與出入境做出相關限制,但是自由派大法官們顯然不能認同這種見解。大法官索托馬約爾(Sonia Sotomayor)就認為,這次的判決比起1944年的是松訴合眾國案(Korematsu v. United States)好不到哪去。聯邦最高法院當年竟以6比3認定,美國政府在二戰時強制日裔美國人遷居的命令並未違背憲法,成為美國憲政史上的污點。

美國首席大法官羅伯茲在兒子國中畢業典禮上的致詞獲得瘋傳。(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美國首席大法官羅伯茲。(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羅伯茲也注意到川普在實施「穆斯林禁令」時的種種誇張言論,諸如「伊斯蘭恨我們」、「我們應該徹底不讓穆斯林再進入美國」。但這位首席大法官說,總統的言論應該放在他肩負國安事務的角色底下來評斷,因此問題就不會單單是「這些意見是否該被譴責」,而是這些說法是否表達了行政責任的核心事務。

總統川普提名的飽受派大法官葛薩奇。(美聯社)
總統川普提名的大法官葛薩奇。(美聯社)

《紐約時報》分析,由川普提名、去年4月走馬上任的大法官葛薩奇(Neil Gorsuch)這次也扮演了表決的關鍵角色。這份最高法院判決,更讓川普與共和黨人在秋天的期中選舉前士氣大振。由於川普早就將選戰主軸定位在移民議題,羅伯茲主筆的這項判決等於為共和黨送來了及時雨。入主白宮之後,就為了「穆斯林禁令」與各界交戰的川普,這下子也算是一吐怨氣,並宣稱要繼續捍衛國家,與各種犯罪、恐怖主義、極端主義而戰。

移民爭議全身而退?好戲還在後頭

「穆斯林禁令」爭議從川普上任延燒至今,在聯邦最高法院的背書之下算是終於落幕。但川普政府對非法移民的「零容忍」(zero tolerance)政策,由於造成數千名孩童與非法入境的父母分離,近日再度成為各界批評的箭靶。共有17州與哥倫比亞特區26日向聯邦法院正式提告,要求美國聯邦政府莫在邊界繼續拆散家庭。

美國民眾拿著標語「留下孩子,遣返種族主義者」,抗議川普的「零容忍」移民政策。(美聯社)
美國民眾拿著標語「留下孩子,遣返種族主義者」,抗議川普的「零容忍」移民政策。(美聯社)

儘管川普日前已經簽署行政命令,停止了這項造成「骨肉分離」的作法。不過根據提起訴訟的州檢察長表示,這份行政命令未能讓已被強迫分離的家庭團聚。川普26日與共和黨籍國會議員見面時,再度重申他會與非法越過美墨邊境者奮戰到底:「我們必須硬起來、我們必須安全」。他也再次強調,美墨長城可以讓擋住「美國不想要的人」、可以「擋住毒品」。

國會議員怎麼看?黨派立場分明

美國國會議員對最高法院支持總統「穆斯林禁令」的反應不一,但基本上以黨派分界。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共和黨參議員查克·格拉斯利表示:「多數大法官裁決,有理由相信國家安全是一個重要因素。」共和黨參議員傑夫·弗雷克則說:「我認為這是不明智的做法,我不認為這會改善國家安全,但我確實認為這是符合憲法的。」

眾議院民主黨黨鞭斯坦尼·霍耶說:「我認為,大法官們在這起案件中錯了,穆斯林移民是幫助美國成為更強、更安全、更繁榮的國家的一部分。」民主黨參議員克里斯·墨菲呼籲通過他提出的法案,禁止為執行這項禁令提供資金。他說:「最高法院的這項判決給了白宮以國籍或宗教進行歧視的依據。」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南希·佩洛西說,最高法院判決「相當危險」,破壞了美國價值與憲法。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