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蔡英文斬斷了臺灣「福利國家」情根

2018-06-27 07:10

? 人氣

年改斬斷台灣福利國家之夢想。圖為國民黨團在審查軍人年改時佔住主席台反對。(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年改斬斷台灣福利國家之夢想。圖為國民黨團在審查軍人年改時佔住主席台反對。(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蔡英文強硬通過軍公教年金改革,霸凌劫殺了百姓終老保障機制,也使臺灣人夢寐逐求未來或許成真的「福利國家」情根,為之徹底碎裂飛灰零散。

劫殺百姓終老保障機制的年金改革

在公、教、政務人員年金改革後,立法院召開臨時會於2018年6月21日審查通過「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修正草案」軍人年改後,「公教年金改革」將正式自7月1日生效;蔡英文總統並公開假意以記者會方式向全國軍公教致歉。

就是因為蔡英文總統獨裁固執堅持之下,年金改革案乃硬由立法院會三讀通過;執政黨當局卻藉此更夸誕其言而歡慶,指稱這是「轉型正義」奇功再跨進一大步。

但是,臺灣社會菁英的看法,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尤其過去四十年不斷被「愛臺灣」「愛臺灣人」所虛構假想出來的「讓臺灣成為一個真正福利國家社會」空心願景所蠱毒魅惑的社會百姓,當下能看到的是:執政黨播種的福利國家情根,已然被蔡英文年改行動,徹底斲斷,這項臺灣未來空心願景,既成永遠海市蜃樓。

小確幸「社會短視」的無動於衷

此次年金改革對國家體制的最大摧毀,是對「人民終老保障機制」之根本絕殺,使老百姓對於臺灣終有一天會從「生產力國家」、「競爭力國家」邁進「福利國家」的願景美夢,為之破滅;而從老百姓的個體微觀角度看,則是真正讓每一位國民百姓長期以來所存有「以為退休/終老餘年國家會照顧我」曉夢,為之片裂碎斷。

年金改革完成立法程序既已成為長遠的真實,受衝擊改變影響最深最廣最遠的,原本應該是下一代及下下一代,以至長長久久的未來新世代年青人;但是,當下的現實上,極其弔詭無端的竟然是,在完成立法的之前及其後期間,悲憤、抗爭、要求並極力追求政策或有可能髮夾彎復正的,不是即將接班上陣的年輕人新世代,卻是以退休老人,特別是嬰兒潮世代的退休軍公教人員,為最主要的僅有抗爭者,顯示臺灣這個逆常社會,到處充滿的祇有眼前能否享受小確幸的「社會短視」,而根本找不出任何長遠基礎結構性、系統性宏觀的正當「歷史巨視」存在。

政府捍拒維繫保障百姓餘年終老機制

蔡英文獨裁專斷強推的「年金改革」,對國家體制與社會永續基礎的破壞摧折,至少涉及三大綱維要項:第一是,根本否定自由民主國家社會的「私有財產制」,才會貿貿然假借政府動用國家機器與公權力手段,公然搶劫掠奪「人民財產」;第二是,否定民間社會機構組織「營運自主權」及「公平交易模式選擇自由權」;第三是,全盤否定「政府信賴保證責任義務」及「民間承諾履約保證責任義務」,也就是說,公開毀棄了國家社會機構應該承擔的「責任倫理」與「責任法理」;第四是,意謂現政府根本捍拒提出「百姓終老維生保障」體制的任何替代方案:「政府公然棄養國民百姓,卻沒有可替代方案用以保障百姓餘年終老機制」。

發動偏邪民粹製造「階級矛盾」並「撕裂社會」

為了成就偏邪的「不正義年金改革」,蔡英文竟發動了三大「反動民粹」力量,排山倒海壓制必然而至的「反改革力量」:一是,泡製出軍公教階層是今天整個經濟社會的「超級大米蟲」,就是軍公教階層拖垮了國家財政,使國家頹退衰敗,失去對外競爭力,甚至於不惜納入新教改的「新課綱」中,毒化洗腦新世代幼苗;二是醜化軍公教階級是無能又貪得族群,以尖銳化對比非軍公教族群的領受待遇,泡製出社會階級的極度不公平假象與強弱勢落差狀況,激越非軍公教族群的憤慨;三是裁誣老退軍公教階級,已然正在吃空吃窮年輕新世代的工作機會與所得水準,「先行代老退人員錦衣玉食,讓新生世代祇能無業吃土」,以這樣子「世代矛盾」,強迫性削弱「老退軍公教享有自存自有終老保障所得」的正當性與合憲性。

訛詐社會義和團主義的「國家財政拖垮說」

事實上,軍公教年金是得自於其本身世代兢兢業業工作任職履行工作任務所得的「法定留存的既成個人所得之儲蓄金」,其就業就職所得,本是當年服務機構組織的「薪資費用」固定成本之中的「合乎法理情應當份額」,在就業就職當時,既沒有拖垮當年服務機構組織的「當年財政健全」問題,則在今天,當其正大光明支領其「遞延留存儲蓄款」之時,更無有拖垮國家社會「財政健康」之理。

以今天臺灣的公共債負狀況看,在全球格局中,多數先進社會及中進後進社會的公共債務占GDP比重,普遍處於120%~250%之間的「財政斷崖(Fiscal Cliffs)」情境之下,臺灣的中央債負比僅34%,加上地方政府負債額的綜計總量,也還是不到80%,都算得是世界上公共財政極其穩健安全國家,毫無「政府財政破產」之虞,尤其是年金累計總存量占政府公共支出僅4%情況下,要說軍公教年金的基金破產,會拖垮整個國家財政,導致中華民國政府當機破產,確是過度言重了,也太抬舉了軍公教年金基金的國家財政份額與輕重關鍵性了。

「世代剝奪」與「世代矛盾」更是假議題

事實上,真正造成政府財政收支拮据困窘情狀的,是2000年以後,執政黨及執政團隊治國戰略失能失速,引申肇致嚴重「財政紀律荒弛」「財政秩序錯亂」所造成的,與現行軍公教年金制度,乃至民間部門退休制度或退休基金營運虧損,根本無涉。這根本就是空心菜政府「假新聞」的栽贓傑作經典,與軍公教乃至於非軍公教族群的平民百姓,即使十八竿子也搭不上任何牽連關係。

「世代剝奪」與「世代矛盾」更是假議題。就每一個世代依正正當當就業就職族群局部所得份額留存的「退休基金提存」與「終老維生保障機制」,其實都是每一個世代就業就職個人,必須自我「零基開始累存延支」而來的「私人儲蓄款」,每一就業就職個人所各存各自的「專戶」老本,當然也個人各支各用其自我自有留存「專戶」的老本,既與上一個世代人無關,也與下一個新生世代完全無涉,竟何來會有「剝奪」或「寅食卯糧」的「昨天吃垮今天」或者「今天吃垮明天」的假議題「假新聞」湧現呢?執政黨的惡質嫁禍栽贓「奧步」,的確令人髮指!

更該抗爭的是新世代與非公務員百姓

蔡英文獨裁專斷強推的「年金改革」,是把過去將近七十年時間,兩蔣時代勉力撐持起來「初步階段福利國家基礎建設」的基石機制,給徹底全面摧毀斬斷了,年輕新世代軍公教新族群,將無法再有享得「終老餘年寬裕維生保障」的機遇了;而倘若蔡英文執政黨真實持有「愛臺灣」乃至「愛臺灣人」之真情用心,豈不是更應該好好謹守衛護「國家財政紀律」「國家財政秩序」,圓滿周轉運用公共資源,讓兩蔣「初步階段福利國家基礎建設」的年金機制遺薀,也可擴大澤及全國其他所有非軍公教各個族群,讓「這個國家」「這個政府」造就臺灣成為「福利國家」。

因此,面對這次年金改革「順利」完成立法,所最應該用力抗爭蔡英文政府的,其實是尚未走出校門就業就職的「年輕新世代」以及所有「非軍公教老百姓」。

前一世代所享受到的年金制度及18%優惠存款制,是任何現代民主國家社會,想要制度化建立健康的「社會安全體系」,以保障全體國民能夠「終老維生無虞」,能夠「餘生安和樂利唯生無虞」,使任何一個市場經濟國家社會老百姓,都可以有效享受社會主義國家「福利國家政策良善外溢庇護」美好之開始;過去70年來臺灣所勉力建構起來,良善的「軍公教年金制度」,倘若能夠擴大延伸到全國所有族群、所有階層百姓,都能夠同等享受這樣的保障機制,則庶幾乎臺灣可以創造另類的「經濟社會奇蹟」。

臺灣已無成為「福利國家社會」可能

但是,這次年金改革,蔡英文既聲稱是「成功達陣」,就表示其潛台詞底下,恐怕有兩個重大國家體制與治國理念政策意涵,值得所有國人視聽大眾密切正視:第一重大意涵是,新世代軍公教人員,在也無法享受「起碼的終老維生無虞」保障機制,在也無能享受「餘生安和樂利無虞」的國家保障關懷了。

第二個重大政策意涵是,非公務人員的所有民間私部門或社會第三部門的,原本尚未納入良善年金保障的國民百姓,在可預見的未來,更不可能得到政府運用公權力及公共資源,用來施予「可全國一般化」的終老保障與餘生照顧了。

這兩種政策意涵的總歸結,即表示過去四十年來,反對黨派於今已然成為完全徹底專擅執政的現在執政黨,過去所長期主張追求的「福利國家」願景,就因為這次蔡英文堅持固執獨裁決策之立法完成,而為之情斷義絕,臺灣此後恐怕再也沒有成為世界級「福利國家」的任何可能。

被蔡英文總統公開話喊轉型正義行動到位成功的軍公教年金改革,卻已事實摧毀絕殺了臺灣經濟社會的「人民終老保障」機制,已讓「這個國家」「這個政府」的「可能福利國家願景」從根本完全破滅,這一發展之結果,當然也事實讓執政黨呼喊多年的「福利國家主義的終極追求」治國論述,真實成為純粹「空心菜式」的騙局假話經典之真切落實。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