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銘堂觀點:先進國家的錢坑、爛尾樓工程

2018-06-27 06:40

? 人氣

作者表示,不是先進國家就沒有爛尾工程,以德國布蘭登堡國際機場工程為例,施工從頭到尾都出狀況。(示意圖,蘇仲泓攝)

作者表示,不是先進國家就沒有爛尾工程,以德國布蘭登堡國際機場工程為例,施工從頭到尾都出狀況。(示意圖,蘇仲泓攝)

先進國家不會有錢坑、爛尾樓工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工程界的朋友聚在一起,談起台灣的幾個錢坑、爛尾樓工程,大家不管政治立場如何,總是敵愾同仇的痛罵政治人物好大喜功,不尊重專業,以致花了那麼多錢,蓋了些醜陋、無用,有的還完不了工的怪物;對背後鼓譟、謾罵的媒體、名嘴以及隨他們起舞的社會大眾,大家也不會有好感,認為他們的吵鬧,實際上僭奪了專業人士的話語權。而在義憤填膺之餘,總有些朋友,會加上一句「在國外不會這樣」之類的結論,斷定在較「文明」的國外工作環境,如歐美等國,不會有這些錢坑、爛尾樓工程。

的確,在台灣的公共工程只要出了些差錯,理盲的社會大眾、媒體一定群起而攻,政治人物和官僚會裝無辜,馬上把過錯推給工程師,然後也加入追剿的行列。可憐的工程人員只要發聲辯護,或甚至只是說明,就有「專業的傲慢」這頂大帽子壓過來,無人承受得了。官僚們更設計了一張以採購法、審計法、刑法等為綱,許多條例、辦法、範本為目的恢恢法網,隨時侍候突槌的工程人員。於是在「惡無纖而不貶,服罪輸情亦不釋」的氣氛下,遇有小錯,大家不認、不改,寧可讓它發展成更大的風暴,由社會共同來承擔後果,就這樣造出了更多的錢坑、爛尾樓工程。

「意見」包裝成「知識」,「發現錯誤」等同於找到「解決方案」?

先進民主國家會較尊重工程專業,最重要的是允許對等溝通,看到問題,不會用「游辭巧飾者,雖輕必戮」那種肅殺態度,讓專業人員自動封口;這大概是商業發展到極致的社會,大家都有先聽各方說法,再做判斷,才能實質解決問題的認知。另一方面西方社會擁抱科學較早,大多數的人都注重經驗、證據,對自己不熟的領域不會持武斷的態度;像在台灣,名嘴們將「意見」包裝成「知識」,政客們將「發現錯誤」等同於找到「解決方案」,在遵守「無權威性秩序(order without authority)」的進步社會,是無人會認同的。

工程專業,製造錢坑、爛尾樓的專業?

但就算在專業不太會受干擾的先進國家,許多大工程還是會淪為錢坑、爛尾樓,信手拈來:德國柏林布蘭登堡國際機場(1991規劃到2006年開工花了15年,工期預計2011年完工,現「暫」定2021年完工;經費由19億歐元增至69億歐元)、美國波士頓Big Dig工程(1991年開工,預定1998年完工,結果2007年完工;經費26億美元增至240億美元)、澳洲Gorgon天然氣輸出站(2009年開工,預定2014年完工,結果2017年完工;經費370億美元增至540億美元)、芬蘭Olkiluoto核電廠3號機(2005年開工,預定2010年完工,結果預定2019年完工;經費30億歐元增至80億歐元)、蘇格蘭國會大樓(1999年開工,預定2001年完工,結果2014年完工;經費5千萬英鎊增至4.14億英鎊),對參與興建、出資或貸款的政府機關、法人、銀行、投資基金,甚至納稅人,這些都是夢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