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老兵抗爭維權:中國領導人揮之不去的煩惱

2018-06-26 17:24

? 人氣

中國的維權老兵在高壓的政治環境下步步為營。(翻攝網路)

中國的維權老兵在高壓的政治環境下步步為營。(翻攝網路)

中國再次爆發退伍老兵維權的流血事件。剛剛過去的這個週末,數千警察包圍在鎮江市政府大樓外面露宿的上千名維權老兵和軍嫂,斷水斷電,黑夜中強行將他們帶到一所中學控制。有老兵頭破血流,受傷人數不詳。連日來,全國各地的老兵成群結隊,舉著紅旗前往鎮江,聲援本週早些時候被疑似地方官員唆使的黑社會成員打傷的維權退伍軍人。在此之前,河南漯河、四川中江等地先後發生了老兵維權,各地退伍軍人馳援的群體事件。為什麼近年來退伍軍人群體事件層出不窮?退伍軍人與各級政府矛盾的癥結在哪裡?接連發生的老兵維權事件對於強調社會穩定的中共政權構成何種威脅?

參加討論的兩位嘉賓是: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

胡平:中國老兵是最具集體行動力的群體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說,這次老兵維權事件看點很多,第一是退役老兵的待遇和處境到底如何?第二是他們的訴求。這些訴求主要是經濟方面,還有部分涉及到政治方面。經濟訴求來看,不同維權事件表現不同。去年和前年有大批老兵雲集北京,在中央軍委大樓前請願。那些老兵主要是要求政府出台老兵待遇方面的相關政策。而這一次維權主要是針對地方政府,要求落實這些待遇政策。在當今中國,老兵這個群體遠不是受壓迫最深、利益受損最嚴重的群體,可他們是最具集體行動能力的群體。這種強有力的集體行動能力從何而來,也頗值得研究。而且在這次老兵維權行動中,有民眾自發去支持,這在之前是少見的。最後一個看點就是政府的態度:地方政府採取怎樣的應對方式?中央政府對此態度如何?

胡平:用新兵打老兵,政治風險太大

胡平說,中國農民人數最多,但在政府眼中農民最好欺負,因為他們一盤散沙。但老兵不同。第一,他們身份感強,都知道自己是老兵;第二,他們互相間認同感強,命運一體感比其他群體強。加之當年特殊的經歷和特殊的訓練,他們的組織性強,行動起來紀律性也強。因此,老兵這個群體的集體行動能力比其他群體更強。另外,由於他們的身份,他們在政治上比較安全,當局很難給他們扣上「敵對勢力」的帽子。若要打壓會顯得師出無名。政府打壓群體事件,最後的武器就是動用軍隊。但用現役軍人去打退役軍人,用新兵打老兵,這當中的風險可想而知。現在此起彼伏的老兵維權事件使得當局十分為難。若不打壓,就怕其他群體效法,受到老兵群體鼓舞也起來反抗。好幾次事件中,似乎政府只要出錢就能擺平事情。政府手裡有的是錢,花錢就能買到穩定。但政府沒敢輕易這麼做則是因為怕開先例,讓其他群體也開始動主意。第二,若要鎮壓,那用新兵打老兵,政治風險太大。尤其近年來來軍心本來就不穩,上層權力鬥爭又日益激化,這種情況下進行強力鎮壓,釀成重大事件,這是當局很擔心的事。

胡平:經濟訴求背後也後一定的政治性

胡平說,老兵的主要訴求確實是經濟方面的,主要涉及退役後的待遇問題和工作安置問題等。而當局在這方面的工作有很多缺陷。另外,地方政府在落實中央政策的時候難免又從中剋扣,貪污腐敗,使得紙面上的政策沒法落到實處。但老兵維權也不純然是經濟上的問題。當老兵退役成為普通老百姓後,他們經常能感受到政府對他們的壓制以及對他們尊嚴上的侵犯。在專制社會下,任何以經濟目標為主要訴求的抗爭都不純然是經濟問題,其中都包含一定政治問題。因為在缺乏自由的前提下,抗爭必有政治風險。因此,若沒有政治上的一定覺悟,大部分人一定寧願搭便車,坐享其成,而不會選擇自己出頭。胡平還補充說,老兵們的這個經濟訴求也不僅僅是為了得到更多錢、更多好處,他們也追求公正,因為他們認為現在政府對他們的待遇是不公的。這不僅僅是你給少了得給多一點的問題。所以,這背後多少都體現了一定的政治性。也正因此,維權運動中也有人喊出些政治性口號,比如反腐敗,尤其是體現對地方政府強烈不滿的口號。

章立凡:官方處於兩難境地

獨立時評人、歷史學家章立凡認為,這次鎮江老兵維權的時機比較敏感,正值中美貿易戰和中國經濟下行這個「多事之夏」。剛剛北京街頭的警力明顯增強,主要幹線和環線的立交橋上都部署了警察。這是否是為防范老兵來到北京,至今還不清楚。關於這次老兵維權事件,章立凡總結了以下看點:第一,這次組織性依然很強,而且還有全國呼應的形勢,各地老兵都紛紛去鎮江聲援。第二,不同於去年和前年,今年兩會後已經設立退伍老兵事務部,政府已有專業的主管部門,但問題依然得不到解決。第三,這次政府的應對策略也和以往不同。過去就是單純阻攔,但現在開始用「兵法」了。比如,四川的老兵要去鎮江,就先讓他們出來,賣給他們票,但等你到了河南就取消去鄭州的車次,讓他們動不了,被懸在外頭。這種「分割包圍」的辦法是當年共產黨打淮海戰役時曾用的戰略,現在用來對付老兵了。第四,這次有流血衝突。以往在北京的兩次請願,雙方都用和平的方式,政府沒有嚴厲鎮壓,但這次出現流血衝突。章立凡猜測,現在官方處於兩難境地,一旦進行強力鎮壓,就沒有退路,擔心會造成大規模流血事件。這會影響中共自身的軍心,對現在還未完成的軍改也會有衝擊。

章立凡:昨天的「趙家軍」 今天成了「趙家」敵人

章立凡說,老兵們曾經也是維穩力量,可能他們自己也認為自己是「趙家人」。但退役回鄉之後,地方政府可能不把他們當「趙家人」了。現在也有這樣的鏡頭,老兵在市政府門前面對黨旗重複入黨誓言。這也是為彰顯他們的合法性和他們對這個政權的付出。另外,政府是答應給他們回報,但回報還未兌現。所以兩方面來看,老兵維權行動都具有合法性。從政權本身來講,人家給你幹活了,給你買命了,你現在又不管人家了,這從道理上就講不通。此外,其實也是中共政權自己把他們訓練得如此有組織、有效率、不屈不撓。當初受的就是這種教育,洗腦的時候是這麼洗的,訓練的時候是這麼訓的。所以教會他們這些技能之後,你現在又不管他們的,他們就會用這麼你教他們的技能來對付你。當然,老兵的不屈不撓也有他們的動力,就是經濟訴求。這個訴求得不到滿足,他們就難以生存。所以你能看到有些人在火車受阻之後,依舊徒步前行,可見他們對這種訴求的堅持。這批人當中應該也不乏越戰老兵和「六四」鎮壓中的老兵。所以,昨天的維穩力量今天成了不穩定因素,昨天的「趙家軍」今天成了「趙家」的敵人。如果真的出現新兵打老兵,那確實風險大。因為新兵下手的時候,可能也會想到,將來某一天說不定自己就是這個下場。

章立凡:軍隊內部阻力大

章立凡說,之前講貿易戰的時候我就提過,體制內有些人可能巴不得事情鬧大,給最高領導人造麻煩,讓他下台。老兵維權事件鬧成現在這個規模,可能也跟目前軍改受阻有關。6月11號,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和中央軍委辦公廳聯合發布《關於深入推進軍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工作的指導意見》,當中就說到,2018年年底就要停止軍隊的一切有償服務,但是去年5月31日的報導說是今年6月就要完成。可見這推遲了半年。章立凡覺得,從這些方面來看,可能軍隊內部的阻力,甚至是反作用力,也相當大。他猜測,退伍軍人和現役軍人以及他們的上級之間可能存在相當的聯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