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什麼錢,但有力啊」走遍山區為孩子義剪、8年從不喊累,他的善舉讓全台都欽佩!

2018-03-29 10:30

? 人氣

無償進偏鄉義剪八年,髮型師大作甘之如飴,不僅不曾喊累,甚至有時還會懊惱自己沒有更多的時間、更多的金錢去幫助那些孩子們。(圖/大作提供) 

無償進偏鄉義剪八年,髮型師大作甘之如飴,不僅不曾喊累,甚至有時還會懊惱自己沒有更多的時間、更多的金錢去幫助那些孩子們。(圖/大作提供) 

「你有沒有看過真正的『家徒四壁』,家裡真的只有四個牆那樣?我跟你說,我上次去高雄那瑪夏那個小朋友家裡,真的是這樣,很窮很窮,我當場看傻了…」鄭建華(大作)邊說,邊露出誇張神情。

蓄著一頭「率性」灰白髮,今年39歲的大作平時是高雄一家髮廊老闆,但只要一有空便會轉換身分,領著從全台各地前來響應的愛心設計師、無償開車幫忙的計程車司機、以及志工們,浩浩蕩蕩前往高雄偏鄉國小。不只免費為孩子們義剪,更自掏腰包買物資、買獎品。他說:「我們沒有很多錢,但有力,有力就能做到很多事情。」

自小發願要行善,8年不間斷進偏鄉送暖!

剪刀喀嚓幾下就剪出時髦髮型,不只這樣,洗完頭還替孩子們抓頭髮、噴上亮麗的紅色、藍色髮蠟,在偏鄉的孩子眼中,活潑又搞笑的「大作哥哥」每次到來都像聖誕老公公一樣讓人興奮。問起為何有這樣的念頭進入偏鄉義剪,他豪邁笑了幾聲說:「因為我也是偏鄉長大的啊。」

進入偏鄉行善多年,大作說自己過去並不喜歡接受媒體採訪,如今答應受訪,是希望讓更多人知道這件事,一起幫助這些需要幫助的人。(圖/鐘敏瑜攝) 
進入偏鄉行善多年,大作說自己過去並不喜歡接受媒體採訪,如今答應受訪,是希望讓更多人知道這件事,一起幫助這些需要幫助的人。(圖/鐘敏瑜攝) 

大作來自高雄杉林區,是個夾在甲仙和旗山中間的山區小鎮。「小時候真的是很窮,柴米油鹽好多都是親朋好友捐贈的,燒開水還要撿柴來燒耶。」他也提到,那時候光能吃飽就該偷笑了,沒有太多休閒活動,唯一的娛樂就是大家集資,搭車到旗山市區買一本當年最紅的《少年快報》。

從小受人幫助,他在心中發下宏願,長大後也想成為「給予」的那個人。15年前,已經出社會的他應朋友的邀請到高雄霧台義剪,發現當地的小朋友竟然從未吃過麥當勞,於是大家便集資買來兒童餐送暖,也正因為這個意外插曲,讓他知道自己只要花一點小小心力,就能讓偏鄉的孩子帶來很大的快樂。中間斷斷續續進行,8年前,他正式開始了義剪團計畫,大約每兩、三個月就去一趟,服務範圍擴及整個高雄地區,尤其是山上偏鄉。

一做做出名氣來,不僅許多設計師自掏腰包買車票、遠從北部趕來響應,甚至還有紅豆餅老闆、來自彰化的雞蛋糕攤販等都搶著一起進入偏鄉,把熱騰騰的美食送到小朋友手上。

此外,更有眼鏡行老闆提議,請當地師長帶小朋友去檢查視力,確定近視度數之後,眼鏡行在市區做好就快馬加鞭送進偏鄉。外界善心不斷湧入,大作感到不好意思之餘,也感到非常驚喜。原來在這塊人人看似互不相干的土地上,還有許多善心人士願意付出心力關懷需要幫助的族群。

滿滿一車物資,全都是善心人士送給偏鄉的愛心。(圖/楊大雄提供)
滿滿一車物資,全都是善心人士送給偏鄉的愛心。(圖/楊大雄提供)
不只能剪個新髮型,還會收到禮物,這些小朋友總是期盼著義剪團的到來。(圖/楊大雄提供) 
不只能剪個新髮型,還會收到禮物,這些小朋友總是期盼著義剪團的到來。(圖/楊大雄提供) 

小朋友滿頭頭蝨、髮絲打結梳不開,他的義剪初體驗超難忘

「我要老實講啦,我覺得台灣的城鄉差距還是一直擴大,你自己去那些地方看看,有些真的還是好窮,吃的飯都是前幾天留下來的。」提到在偏鄉看見的真實狀況,方才還滿臉笑容的大作變得嚴肅起來。

在這些距離市區動輒半小時、一小時的偏遠學校,多數孩子們甚至沒有洗頭的習慣。也因此他第一次正式義剪的時候,就被那讓人崩潰的髮質嚇壞。他說:「小朋友頭上都是頭蝨,而且頭髮很油、梳半天也梳不開。」為了解決這樣的狀況,後來他還親自準備幾箱洗髮精,在當地開了堂「洗頭課」。

克難場地裡,這群義剪團簡單布置就開始剪髮,就連洗頭也是只能就近找洗手台解決。(圖/大作提供) 
克難場地裡,這群義剪團簡單布置就開始剪髮,就連洗頭也是只能就近找洗手台解決。(圖/大作提供) 

剪髮時間一到,孩子們就會排排站,在志工的引導下列隊等著「變身」,有的想編俏麗的辮子,有的則想說方便整理就好。大作也提到,義剪多年,他們一定會請學校事先徵得學生家長同意,甚至連髮型的喜好都要約定好,「有的你幫他們孩子剪得太新潮,他們還不能接受咧!」

剪過幾顆頭已經數不清了,但大作忽然清晰講出一個女生的名字,他說這是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小朋友,雖然,她在去年離開了。那是一個罹患「軟骨症」的那瑪夏小四女學生,不僅要天天穿著「鐵甲」,甚至一個感冒,都可能要住進加護病房。

「我都是跪在地上幫她剪的,不過她很有禮貌,每次都會跟我說:『謝謝大作哥哥。』我聽到都會覺得很感動…真的…」講到這裡,大作眼眶微微泛紅,即便小妹妹已成為天使,依然是他心中無法抹滅的美好記憶。

大作提到,深入偏鄉這8年來,他做得越多,越發現台灣還有許多人需要被幫助。因為校長之間口耳相傳,邀請他們下鄉義剪的數都數不完,但他也有家庭要養、有生意要做,好多時候都恨不得自己有更多的能力與時間。不過他並不因此給自己過大壓力,把每一次下鄉當成旅遊,不只幫忙剪頭髮、也從當地人(多數是原住民)身上學習在地文化,與其說他把行善當成使命,從他言談之間藏不住的熱情看來,或許說是他的「興趣」更貼切吧。

雞蛋糕、紅豆餅攤位也一起進入山區,為孩子們獻上熱呼呼美味。(圖/大作提供)
雞蛋糕、紅豆餅攤位也一起進入山區,為孩子們獻上熱呼呼美味。(圖/大作提供)
「他們有些連字都還不太會寫,寫幾個注音我們也開心啊!」孩子們張張精心製作的卡片都是大作珍藏的寶貝,注意一看,最右邊那張還把親愛的寫成了「ㄑㄧㄥ」愛的呢!(圖/大作提供)
「他們有些連字都還不太會寫,寫幾個注音我們也開心啊。」孩子們張張精心製作的卡片都是大作珍藏的寶貝,注意一看,最右邊那張還把親愛的寫成了「ㄑㄧㄥ」愛的呢!(圖/大作提供)

「義剪完那種成就感,真的很快樂!」他的溫暖經驗談

愛心司機楊大雄與偏鄉弱勢家庭合影。(圖/楊大雄提供)
愛心司機楊大雄與偏鄉弱勢家庭合影。(圖/楊大雄提供)

原本得自己想辦法進到偏鄉,但去年開始,義剪團與一群熱心的計程車司機合作,降低了各自駕駛在山區迷路的風險,也讓更多物資得以被送進需要的人家中。一位合作的計程車司機楊大雄表示,在朋友牽線下加入義剪行列,讓他看見生活最溫暖的一面,即使有時候得犧牲賺錢的時間,他也覺得值得。

他更分享,之前曾經幫偏鄉一位外籍配偶賣番茄,一在車隊群組PO出訊息,好多人搶著買,「本來還怕沒人理我,結果好多人願意買,開團大概有4次。」

犧牲時間的不只計程車司機,許多美髮師也是特別請假參與活動。大作店裡的公休是周二,他表示,員工只要利用休假參加義剪,他下個月就會補給一天假,當作是給員工的感謝。義剪活動漸漸有了名氣,連其他髮廊老闆也會在活動當天公休,讓設計師全部到偏鄉幫忙,這更讓大作感動,頻喊自己「承擔不起」!

「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買一台休旅車改裝成行動洗髮車,有躺椅那樣子的,讓小朋友也能享受到真實上髮廊的快樂。不過目前還沒辦法做到啦!」

談起自己尚未完成的終極目標,大作臉上沒有沮喪,反而充滿著笑容與期待。即便並非家財萬貫,但因著溫暖的初衷,這份義剪行動越辦越盛大,不僅是為偏鄉送暖,更讓這些大人們看見「齊心行善」最無敵的力量。

責任編輯/蔡昀暻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鐘敏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