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台灣人公德心只能搖頭!海上飛機杯、A片撿不完,無名英雄訴「拾荒」多年沉痛感嘆

2018-03-21 11:00

? 人氣

「有什麼喔?我都擺地上你們看看啦。女生穿的「布拉甲(胸罩)」、毒針頭、沒用過的保險套、情趣用品、A片一堆…還沒結束喔,印尼漂來的瓶中信、韓國漁船的船牌、日本千葉縣的縣界標誌,你看看。厚,什麼都有,這大概十分之一而已。」

陳信助蹲在地上,不斷從黑色大垃圾袋中拿出新法寶,一樣又一樣拿不完,彷彿哆啦A夢的百寶袋。這些,全是他3年的淨灘生涯中撿到的海洋垃圾,他端詳了幾秒笑著說,可以考慮辦個展覽了,表情既驕傲,也無奈。

空氣中混雜著濃濃海味、叉路上指向右邊的路標寫著「八斗子公園」,多雨的基隆難得放晴,我們沿著蜿蜒小路前進,緊盯每個門牌號碼,深怕一個閃神就走錯路。走著走著,一個蓄著長髮、彎腰在自家門口「玩貝殼」的中年大叔映入眼簾,那是陳信助,3年來在北台灣發起過24場淨灘活動的熱血環保志工。

這幾天,你可能因為一隻慘死小虎鯨胃裡被發現18個塑膠袋的驚悚新聞,而開始注意到環保的重要性,但他,卻已埋頭撿垃圾好幾年。沒薪水還得自己倒貼錢,但為了這片土地,他無怨無悔。

「你們好、你們好。」他露出爽朗笑容走近,同時展示他手上那一籃子的貝殼。原來他不是在玩,而是在處理大家常在海產餐廳吃到的「鳳螺」殼,好好清理乾淨,下一次淨灘時要帶去海邊投放,讓寄居蟹能換殼好好長大。

把籃子放好後,他又興奮拿起櫃子上的拉拉熊、香蕉人玩偶,告訴我們這是他從海上撿回家的。看上去瀟灑不羈的大叔玩弄著可愛布偶、以前一天抽3包的老菸槍如今變成看到菸蒂就忿忿不平的環境守護者,他就是這樣一個無規矩可循的浪人。

放在太陽下曝曬的貝殼,原來是陳大哥替寄居蟹準備的新家。(圖/鐘敏瑜攝)
放在太陽下曝曬的貝殼,原來是陳大哥替寄居蟹準備的新家。(圖/鐘敏瑜攝)

台灣人愛亂丟垃圾,美國人遠渡重洋來清掃…他:看了有夠慚愧!

今年52歲,老家在宜蘭的陳信助落腳基隆已經40年,退伍後就在賣海產,他經營的「信の助海鮮購」在臉書上累積破千人熱情點讚。不只靠海生活,他本身就是個愛海人,個人臉書上幾乎全是美麗的海景照,「抬頭看去真的好漂亮,只是奇怪了…低頭一看滿地都垃圾…」原本講到海還滿臉笑意,話題一轉,他臉色也跟著嚴肅了起來。

談起環境問題,陳大哥嚴肅了起來。(圖/鐘敏瑜攝)
談起環境問題,陳大哥嚴肅了起來。(圖/鐘敏瑜攝)

注意到海洋垃圾問題已經好多年,但以前他始終不知道要怎麼解決,雖然自己有空就去撿,但效果好像也不大。直到3年前,他偶然在網路上看到一個美國人在台灣淨灘的影片,既羞愧、又生氣,他決定開始邀同好夥伴淨溪、淨灘,不把守護土地的責任丟給別人。

「那外國人講一句話讓我印象很深,他說:『這是你們的台灣,但也是我的地球。』」

從一開始只有4個人參加的淨溪慢慢耕耘,如今陳信助與志同道合的夥伴已經辦過24場淨灘,共3097人參加過,清出來的垃圾總重超過38公噸。原本髒到不可思議的海灘,被他們清得乾淨溜溜,雖然海流或人為因素都可能再次弄亂這些地方,但有清總比沒清好。下次亂了,就再來吧!

依據他過往的經驗換算,38噸大概是新北市最大台的垃圾車跑近40趟才解決。平時一趟路處理的市區住戶垃圾量就夠可怕了,來回40趟的量,實在難以想像。別以為只有海灘髒,根據潛水志工分享,海面下的垃圾也是大到「數以『籃球場』計」的,就連2、300米深的海裡也有人類亂丟的東西,實在驚悚。

「真的不要覺得不關自己的事情,人類自己丟到海裡的,總有一天都會靠食物鏈回到我們自己身上。我做這些事,也算替大家贖罪啦。」

沒有舉辦大型淨灘的時候,陳大哥同樣戴上手套和袋子就出門撿垃圾。(圖/陳信助提供)
沒有舉辦大型淨灘的時候,陳大哥同樣拿著手套和袋子就出門撿垃圾。(圖/陳信助提供)

環保觀念人人有,為何做不到?A片、情趣用品…種種收穫讓他傻眼

真正的淨灘並不如外界想像,只要輕輕鬆鬆夾一下垃圾,就能休息、欣賞海景,陳信助邊笑邊分享,來的條件大概就是「不怕吹風下雨、不怕太陽、不怕變黑、不怕臭跟髒。」他也提到,舉辦淨灘更累,參與者只是假日來個半天,他卻得從一個月前就得開始籌備,找場地、與當地環保單位聯繫,還要不斷確認地形確保大家安全。這份任務是沒有薪水的,反而還得花上他好多油費,不會開車的他騎著機車穿梭連綿北海岸,風吹日曬卻始終不願停歇。

活動時他雖然沒有跟大家一起撿,卻得擔綱總指揮角色,時時注意海上狀況、顧及數十人、甚至上百人的生命安全,一刻都不能鬆懈,「好幾次辦完都累得快癱了。」但他也提到,夥伴們的互相砥礪是讓他繼續走下去的動力,75歲的老奶奶、還站不穩的小孩,所有人都用心在做同一件事情,那力量是很大的。

陳大哥展示他的戰利品:他手上拿著印尼來的瓶中信,第上攤開的則有布偶、馬桶蓋、來自各國的飲品包裝、保險套、蛙鞋、空拍機等。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圖/鐘敏瑜攝)
陳大哥展示他的戰利品:他手上拿著印尼來的瓶中信,地上攤開的則有布偶、馬桶蓋、來自各國的飲品包裝、保險套、蛙鞋、空拍機等。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圖/鐘敏瑜攝)

寶特瓶、玻璃瓶一撿就是好幾大袋,把兩噸重的漁網分段剪開,再依靠十多個壯丁之力死命扛上岸,除了這些,在海上能撿到的東西,絕對超過常人想像。陳信助突然從桌子下拿起一個長長柱狀物,上頭寫著千葉縣,「這是日本千葉縣的縣界」。

一介紹完,他又起身走進旁邊的小房間,東翻西找後拖出一大個黑色塑膠袋,裡頭全是來自海洋的戰利品。馬桶蓋、加油棒、信號彈、蛙鞋等都還是基本款,看到男性自慰用具飛機杯、上面印著清涼辣妹的A片、保險套、胸罩也不必驚訝,因為接下來,他開始介紹他的「垃圾聯合國」。美國製的泡打粉、日本來的飲料罐、西班牙的果汁罐、阿拉伯的汽水瓶等,樣樣讓人瞪大眼。

「X,韓國也很夭壽!」他忽然拿起一個印有韓文的透明寶特瓶,告訴我們韓國是少見會拿寶特瓶裝酒的國家。

男性自慰用品飛機杯,也是陳大哥在海灘上撿到的。(圖/鐘敏瑜攝)
男性自慰用品飛機杯,也是陳大哥在海灘上撿到的。(圖/鐘敏瑜攝)
就算是不能分解的塑膠,理論上在海中十多年應該也會碎裂成小塊狀,但這只拖鞋不只外觀完整,還長滿藤壺,陳大哥感嘆地說:「你看現在這些東西多恐怖。」(圖/鐘敏瑜攝)
就算是不能分解的塑膠,理論上在海中十多年應該也會碎裂成小塊狀,但這只拖鞋不只外觀完整,還長滿藤壺,陳大哥感嘆地說:「你看現在這些東西多恐怖。」(圖/鐘敏瑜攝)

細數他的收藏,一晃眼就過了十多分鐘,他最後拿出壓箱寶──印尼漂來的瓶中信。他拜託家附近的外傭翻譯後,才得知這是當地漁工寫給愛人「蘇珊」的信,希望兩人能夠快點相聚。正當我們還沉浸在粉紅泡泡中,他一句話就把我們打醒。

「不管什麼東西,只要它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那就是垃圾。」

每次問到台灣人的公德心,陳信助就會搖搖頭,偶爾還會操著流利台語,罵幾句髒話。環保觀念大家聽也聽到煩了,為何還是做不到呢?他百思不解,偶爾碰到有人唱衰他、說他搶鋒頭又浪費大家時間,他也不願意再多費口舌爭辯,「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不斷在做,我想就會吸引新的人也來做。那種酸民啊,不用跟他們說太多。」雖然遇上不少阻礙,但他依然相信善的力量會無限擴散。

垃圾撿不完也不能放棄啊!多撿一隻吸管也是功德無量

「我們今天辦一場淨灘,其中有一支吸管不再跑到海龜鼻子裡頭,一個塑膠袋不會落在鯨豚肚子裏頭,我們就算功德一件了。」

最近一則小虎鯨吞下18個塑膠袋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陳信助也分享,一路以來他碰見過6隻烏龜死在海灘上,肚裡還有漁網,「很難過,真的很難過,那個景象、那個氣味會一直留在你的記憶裡。」海洋生物吃了人類製造的垃圾而慘死,數量其實遠比大家想像中更多,只是新聞沒報,大家好像也就不在乎了。

很多人會說,反正垃圾撿也撿不完,乾脆不管了,但在陳信助看來,就算只是撿起一根吸管,也能讓很多海洋生物逃過死亡威脅,不必求多,一步一腳印的努力更是重要。這是他對自己的勉勵,也是舉辦淨灘時給所有參與者的提醒,淨灘這個任務是需要長期努力的,唯有抱著這樣的心態,才能長久做下去。不只號召大規模淨灘,他經常在環保社團發文揪人到海灘清理,平常遊山玩水時也會隨身帶著手套和袋子,說到這,他甚至站起身就去拿包包想出示「證據」。

陳大哥更分享,前幾天去十分瀑布旅遊時,他竟然撿到忘我,攀過欄杆想把垃圾都撿光光,因而遭到警衛吹哨警告。雖然這是危險行為,不建議大家模仿,卻能發現陳大哥對這份任務有著多大的使命感。(圖/鐘敏瑜攝)
陳大哥更分享,前幾天去十分瀑布旅遊時,他竟然撿到忘我,攀過欄杆想把垃圾都撿光光,因而遭到警衛吹哨警告。雖然這是危險行為,不建議大家模仿,卻能發現他對這份任務有著多大的使命感。(圖/鐘敏瑜攝)

如果淨灘對你來說還是很麻煩,那麼從生活中的大小事著手,也能夠對這塊土地有所貢獻。除了早已宣傳已久的少用一次性餐具、塑膠袋、垃圾分類等措施之外,陳信助也提到,自己曾撿到已經絕跡大概一、二十年的錄影帶,除了是人們亂丟的,也可能是從垃圾掩埋場流出來的。想真正保護環境,還是垃圾減量最實在。這群熱血英雄即使日曬雨淋也繼續打拚,我們只是做點舉手之勞,又憑什麼喊困難呢?

陳大哥是個國旗控,家裡的冰箱上、每個包包上都有著國旗裝飾,他說是自己愛的不只是這個圖案,更是圖案乘載的土地認同感。(圖/鐘敏瑜攝)
陳大哥是個國旗控,家裡的冰箱上、每個包包上都有著國旗裝飾,他說是自己愛的不只是這個圖案,更是圖案乘載的土地認同感。(圖/鐘敏瑜攝)

採訪尾聲,愛攝影的陳信助拿起相機、領著我們走到離家約20分鐘腳程的大坪海邊,一路除了介紹當地傳統的咾咕石建築、還邀請我們響應他4月22日將在封閉6年的和平島秘境「阿拉寶灣」舉辦的淨灘活動。看到路邊被隨意棄置的垃圾,依舊不免俗「幹譙」了幾句。「記者啊,你報導可以寫說,我50歲了在海上還是健步如飛的拍照。」他拿起相機在海浪沖刷出的平台上跑來跑去,對著海猛拍,斜背包上掛著的小國旗被陽光曬得閃亮。

「我愛台灣,就是這樣。」他對著清晰可見的基隆嶼再次按下快門。雖然一路並不輕鬆,但望著這塊土地上的種種美景,自稱「垃圾怪咖」的陳信助就有衝勁繼續拚下去。

想獲得更多環境資訊,或對4/22的秘境淨灘有興趣,陳信助邀請大家加入「動手愛台灣」臉書社團。

責任編輯/蔡昀暻

本篇文章共 7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1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鐘敏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