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物種滅絕悲歌》全球最後1隻雄性北非白犀牛「蘇丹」接受安樂死

北非白犀牛因為盜獵猖獗,瀕臨絕種。全球最後1隻雄性北非白犀牛「蘇丹」,日前才傳出健康狀況惡化,20日上午便傳出過世的消息,令人感傷。目前全世界僅剩下2隻雌性北非白犀牛,必須仰賴尖端科技,才有可能使這個在滅絕邊緣的物種脫離險境,原已艱困的復育之路,現在成功希望更顯得渺茫。

享年45歲的蘇丹(Sudan)與27歲的女兒娜晶(Najin)、17歲的孫女珐圖(Fatu)一同住在東非肯亞的奧佩傑塔自然保護區(Ol Pejeta Conservancy)內,是世界上僅存的3隻北非白犀牛(北白犀,northern white rhino)。年事已高的蘇丹長期深受右後腿感染折磨,近來健康狀況更是每況愈下。20日上午蘇丹除了骨骼與肌肉退化、無法站立之外,身上也出現大面積的傷口。由於康復機會渺茫,獸醫團隊不得不做出沉痛的選擇:為蘇丹安樂死,幫助牠從身體上的痛苦解脫。

全球僅剩的雄性北非白犀牛蘇丹,因年事已高身體逐漸孱弱,被獸醫安樂死。(AP)
全球僅剩的雄性北非白犀牛蘇丹,因年事已高身體逐漸孱弱,被獸醫安樂死。(AP)

白犀牛的平均壽命為40到50歲,因此,儘管近幾年身體狀態不佳,蘇丹並不算早夭。奧佩傑塔保護區的代表桑佩爾( Elodie Sampere)悲傷地說,「蘇丹是個溫柔的巨人。雖然牠龐大的身形會讓人害怕、不敢接近牠,但牠的個性其實非常好,從來不會對人類抱持惡意。」

保護區的執行長維涅(Richard Vigne)則說,「蘇丹不僅成功地為自己所屬的物種發聲,更讓世界各地的人意識到,人們對生態的破壞,使犀牛及其他上千個瀕危物種蒙受苦難。」

全球僅剩的雄性北非白犀牛蘇丹,因年事已高身體逐漸孱弱,健康情形相當不樂觀。
全球僅剩的雄性北非白犀牛蘇丹,因年事已高身體逐漸孱弱,健康情形相當不樂觀。

犀牛角並無「藥效」犀牛盜獵問題仍然嚴重

北白犀之所以幾乎滅絕,與亞洲市場脫不了關係。儘管科學研究早已發現犀牛角的組成成分與人類的指甲無異,但許多亞洲人仍然迷信犀牛角具有神奇藥效,也是身份地位的象徵。賣犀牛角比賣毒品還賺錢,導致無數非洲犀牛成為盜獵者槍下的犧牲品。雪上加霜的是,北白犀的原生棲地位於剛果、烏干達等烽火連天、政治動盪的地區。早在約十年前,野生北白犀的身影便已消失。

蘇丹在2歲時遭到獵捕,隨後被送至捷克共和國「德克勞福動物園」(Dvur Kralove Zoo)展示。2009年,他和其他3隻夥伴被送到奧佩傑塔自然保護區,肩負繁殖下一代的重責大任。為了確保僅存的北白犀能夠不受到盜獵威脅,在自由舒適的環境下交配,保護區除了派駐荷槍實彈的守衛24小時巡邏,還會派遣人員到鄰近的村莊蒐集盜獵者情報。讓保育團體失望的是,北白犀雖有發生交配行為,卻沒有任何一隻成功受孕。

全球僅剩的雄性北非白犀牛蘇丹,因年事已高身體逐漸孱弱,被獸醫安樂死。(AP)
全球僅剩的雄性北非白犀牛蘇丹,因年事已高身體逐漸孱弱,被獸醫安樂死。(AP)

近年來,隨著蘇丹年事漸高,失去交配的能力,保育團體將復育北白犀的最後希望寄託在科技上。去年保護區與交友軟體「Tinder」合作,以為蘇丹「徵偶」為噱頭,成功籌措多達900萬美元(約新台幣2.6億元)的復育經費。保護區指出,他們已經保留了蘇丹的基因,未來除了將嘗試讓僅存的兩隻北白犀人工受孕之外,也計畫以體外人工受精的方式,讓血緣上與北白犀親近的南方白犀牛充當代理孕母。

盜獵團體為了犀牛角,殘殺黑犀牛。 (圖: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官方網站)
盜獵團體為了犀牛角,殘殺黑犀牛。 (圖: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官方網站)

其他種類的犀牛也活在盜獵威脅下

非洲在歷史上曾有數十萬隻犀牛,但約自2005年開始,犀牛的數量開始大幅減少,除了北白犀之外,其他的犀牛種類,如南方白犀牛與黑犀牛,至今仍深受獵槍的威脅。目前,南非白犀牛因為復育成功,剩下2萬隻左右,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近危」物種(near threatened),但西非黑犀牛(western black rhino),則已在7年前絕種。

德克勞福動物園的國際計畫執行長史泰吉斯考(Jan Stejskal)指出,蘇丹的死亡,「殘酷地顯示了人們忽視自然環境,也讓所有認識、知道蘇丹的人們感到悲傷」,「但我們不能放棄對於復愈犀牛的努力。」

 

 

喜歡這篇文章嗎?

楊舒晴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