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貪婪讓牠們瀕臨絕種!全球最後一隻雄性北非白犀牛健康惡化 復育「犀」望渺茫

2018-03-03 14:10

? 人氣

全球碩果僅存雄性北白犀牛「蘇丹」(Lengai101@Wikipedia / CC BY 3.0)

全球碩果僅存雄性北白犀牛「蘇丹」(Lengai101@Wikipedia / CC BY 3.0)

「我們必須在此通知,地球上最後一隻雄性北非白犀牛的健康正在惡化,情況相當不樂觀。」肯亞奧佩傑塔自然保護區於3月1日公布這個令人心碎的消息,一旦這個叫做「蘇丹」的生命走向終結,處於滅絕邊緣的北白犀的也正式宣告了絕種的命運。

高齡45歲的蘇丹(Sudan)與另外兩隻雌性北非白犀牛(Northern White Rhino,簡稱北白犀)娜晶(Najin)和珐圖(Fatu),一起住在東非肯亞的奧佩傑塔自然保護區(Ol Pejeta Conservancy),牠們是世界上碩果僅存的三隻北白犀。從2009年開始照料蘇丹的保育機構在臉書專頁上發表聲明,表示由於右後腿的嚴重感染,蘇丹的健康亮起紅燈。「我們非常關心蘇丹的狀況,對於犀牛而言蘇丹的年齡已經非常大了,我們不希望牠承受不必要的痛苦。」

蘇丹的傷勢在2017年底曾有好轉,也恢復日常作息,但近日又在相同部位發現更嚴重的感染情形,即使有獸醫全天候的看護,蘇丹仍然在感染中苦苦掙扎,復原進度相當緩慢。保護區的發言人說:「我們認為牠所剩的時日不多了。」若康復機會渺茫,安樂死可能成為最終選項之一。

全球僅剩的雄性北非白犀牛蘇丹,因年事已高身體逐漸孱弱,健康情形相當不樂觀。
全球僅剩的雄性北非白犀牛蘇丹,因年事已高身體逐漸孱弱,健康情形相當不樂觀。

北白犀的數量因盜獵猖獗而銳減,讓悲劇雪上加霜的是,北白犀的原生棲地位於剛果、南蘇丹等戰亂頻仍、政治動盪的地帶,使得保育工作難以進行。最後一隻野生北白犀的身影早在約十年前消失,使得北白犀面臨滅種的絕境。

全球只剩3隻 蘇丹成北白犀復育唯一希望

蘇丹於2歲時遭到獵捕,並在捷克的動物園生活到36歲,再和其他夥伴被送到奧佩傑塔自然保護區,肩負繁殖下一代的重責大任。身為全世界僅剩的唯一一隻雄性北白犀,蘇丹生活在保育團隊的悉心照料下,將牠的犀牛角事先移除,甚至出動數十名荷槍實彈的守衛24小時貼身巡邏,生怕蘇丹成為獵捕目標。

但年事已高的蘇丹已失去交配的能力,去年保護區與交友軟體Tinder合作,為蘇丹這名「黃金單身漢」籌措900萬美元(約合2億6千萬新台幣)的復育研究經費。科學家計畫先將北白犀的精卵冷凍,等待科學技術成熟,再以體外人工受精(IVF)的方式,讓白犀牛的另一個亞種南方白犀牛充當代理孕母,在未來復育北白犀,使這個物種得以繼續繁衍後代。

1970年代開始的北非白犀牛復育計畫,到了現在依舊沒有進展,數量持續凋零。全球數量僅剩3隻。(CNEX 提供)
1970年代開始的北非白犀牛復育計畫,到了現在依舊沒有進展,數量持續凋零。全球數量僅剩3隻。(CNEX 提供)

犀牛成瀕危物種 人類要負百分百責任

由於人類的濫殺,南方白犀牛的數目在19世紀末曾少於100頭,經過漫長的復育努力,目前在非洲大約有20000頭南方白犀牛。但犀牛今日仍生活在獵槍的威脅下,為了滿足主要在越南和中國的犀牛角黑市需求,許多盜獵者依然選擇鋌而走險,亞洲的蘇門答臘犀牛和爪哇犀牛都處於剩下不到100頭的滅種危機之下。

奧佩傑塔自然保護區的執行長維涅(Richard Vigne)在2015年受訪時曾表示:「人類要對地球上犀牛的數量負百分之百責任,盜獵源自於人們對犀牛角的需求,但其實犀牛角的成分和我們的指甲一樣,根本不具有任何醫學價值。」負責照顧蘇丹的保育員曼威達(James Mwenda)認為在蘇丹和北白犀身上發生的事情是「人類問題的象徵」,希望蘇丹的故事能提升保育的觀念,並且讓人們認知到盜獵的危險性。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