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兩岸外交戰的見證者》留巴台生黃慧滋:我氣巴拿馬「背叛台灣」,當地人卻向我道歉

台大外文系學生黃慧滋在台灣駐巴拿馬大使館拍照留念,而今此館已不復存在。(黃慧滋提供)

台大外文系學生黃慧滋在台灣駐巴拿馬大使館拍照留念,而今此館已不復存在。(黃慧滋提供)

今(2018)年5月1日,多明尼加驚傳與台灣斷交。這條新聞對許多台灣人而言,不過只是斷交大事記上的一筆,卻將台大外文系大四學生黃慧滋的思緒,帶回了近一年前的一場驚魂記。2017年3月,黃慧滋爭取到巴拿馬政府提供的獎學金,前往與同樣位在中美洲的巴國,學習西文10個月。想不到,旅程才過3分之1,她竟遇上了歷史性的大事件:台巴斷交。

【系列報導】「我的生活費變成零,得重新找方法活下去」巴拿馬學生溫瑞斌的台灣求學路

【系列報導】來台留學的布吉納法索外籍生談台布斷交:就像嘴裡的棒棒糖被突然抽走

【系列報導】專訪嚴震生:獎學金是長期投資,不該說斷就斷

斷交事件近在眼前 台生幸運領完獎學金

2017年6月13日6點,原是個再平凡不過的夏日夜晚。黃慧滋記得,她給自己切了盤水果,坐在電腦桌前隨意地瀏覽社群網站。雖然看到一條不尋常的新聞:「巴拿馬可能與中國建交」,但她不以為意,「那個時候我想說,這應該是一個以後會發生的事,不會那麼快,」黃慧滋說,「畢竟我人都在那裡了,能拿我怎樣。」

不料2個小時後,媒體的推測竟成了真。直到台灣外交部開記者會,正式宣布斷交的那一刻,黃慧滋才驚覺,以為遠在天邊的斷交事件,已發生在自己眼前。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黃慧滋,只好先上床睡去,希望再次睜開眼後,一切只是場夢。

事與願違,一覺醒來後,殘酷的現實仍步步朝她逼近。幾天之內,從外交人員、技術團,一直到台灣政府派駐當地公立大學的華文老師,都被迫撤回台灣,黃慧滋與其他11位台灣學生,卻遲遲等不到是否可以繼續留在當地的消息。好在一個多禮拜後,外交部終於捎來喜訊,告知在外交人員積極爭取下,他們可以繼續領完獎學金。回憶等待時的忐忑,黃慧滋笑道,「上學期間,其實大家都沒有心情聽老師講文法了,大家都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後來西文老師怕我們沒機會繼續待在巴拿馬了,還直接把課程改成校外教學。」

不滿台灣遭背叛 當地人卻向她道歉

獎學金保住了,但台灣學生與巴拿馬人之間的信任,卻一度出現裂痕。黃慧滋理解,巴拿馬政府也是為了替國民爭取利益,才選擇中國建交,但她對巴拿馬在斷交前一個月,才接受台灣援贈近億元台幣一事,還是感到忿忿不平。「當時想說,巴拿馬人怎麼那麼壞,拿了我們的東西,還跟我們斷交,」黃慧滋說。

然而,令這群台灣學生意外的是,到了學校,竟然有巴拿馬同學向她們道歉,表示台灣對巴拿馬貢獻很多,巴國政府不該拿了台灣的資源,又跑去跟中國建交;就連黃慧滋的房東,都在斷交消息出來的隔天向她道歉,表示為自己國家政府的所做所為感到羞恥。黃慧滋說,「其實有很多巴拿馬人不知道台灣,但知道台灣的巴拿馬人,他們一定知道台灣給他們很多幫助。」雖然當地人民的打抱不平,無法逆轉兩國已降至冰點的關係,但回台灣後,她對這股溫暖依然記憶深刻。

好心代教華語 卻遭到外交部阻止

斷交事件,讓黃慧滋見證了人與人之間,難以切割的溫情,也讓她看見了合作說斷就斷的殘酷。當時,黃慧滋就讀的巴拿馬科技大學,因為台灣籍教師被召回台灣,華語中心課程被迫中斷。情急之下,華語中心的主任只好拜託台灣交換學生幫忙代課。「我們一開始想說好啊,去幫忙一下,結果我們答應後,晚上卻接到台灣大使館秘書的電話,告訴我們不可以去,因為邦交關係終止就是終止了,我們不能再幫忙他們,要堅決的回絕,」黃慧滋無奈地說。

黃慧滋雖然理解政府這麼做的原因,卻也認為,斷交後就立刻撤回一切資源,有點荒謬:「這些上華文課的學生,都是有付費的。不能因為宣布中斷一切官方關係,就立刻撤回所有資源,影響到學生的受教權吧!我覺得讓這些老師教到學期結束,會比較妥當。」

斷交茲事體大 台灣卻少人聞問

在巴拿馬,黃慧滋的命運與國家緊緊地綁在一起。不太閱讀外交新聞的她,因此開始關注台灣的國際處境。然而,她卻發現,不論是5月初的台多斷交,還是最近一次的台布斷交,身邊竟沒幾個人提到這件事情,「我甚至會懷疑,大家是不是不知道斷交了。」但黃慧滋也承認,跨越半個地球,回到台灣後,斷交對她的震撼,一次比一次少,「或許我們的邦交國一直變少,就是一個不可避免的事實吧,」黃慧滋嘆了一口氣說。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