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險深入拉美跟拍殺手,他2個月後活著帶回震撼相片,血汙槍管下是底層的最深悲痛…

2017-11-01 12:11

? 人氣

拉丁美洲許多社區殺手遍地,暴力事件頻傳,但他們之所以會舉起槍管殺人,或許不完全是他們的錯,是腐敗社會讓他們別無選擇。(圖/言人文化提供)

拉丁美洲許多社區殺手遍地,暴力事件頻傳,但他們之所以會舉起槍管殺人,或許不完全是他們的錯,是腐敗社會讓他們別無選擇。(圖/言人文化提供)

「殺手」,是拉丁美洲這片土地上最普遍、最令人懼怕的職業,2009 年,拉丁美洲有超過 2 萬 1 千名的刺客,這些凶手導演著一幕幕的暴力事件。殺手的酬勞豐厚,他們每次行動的開價不等,每接一單生意少則幾十萬美元。

在瓜地馬拉、薩爾瓦多和墨西哥等國家裡,許多年輕人,甚至未成年人,都因為這項工作具有豐厚的報酬,未知恐懼而加入這個行業,但伴著高酬勞的同時,這絕對也是個短命的職業,這些青年人大多活不過 30 歲。

照片里一名殺手用槍抵住 Luis Esteban 的脖子,讓他還錢。這些年輕的殺手需要得到別人的敬畏,他們便去威脅、恐嚇公車司機或是小商人。(圖/言人文化提供)
照片里一名殺手用槍抵住 Luis Esteban 的脖子,讓他還錢。這些年輕的殺手需要得到別人的敬畏,他們便去威脅、恐嚇公車司機或是小商人。(圖/言人文化提供)

Javier Arcenillas 是一位西班牙自由攝影師,同時也是一名心理醫生,一直從事著人道主義得的紀實攝影。自 2010 年底始,Javier Arcenillas 為完成《殺手》與《紅色筆記》兩個攝影計畫,而前往墨西哥和瓜地馬拉,他這幾年前在這些國家,深入的跟拍了一系列關於殺手們的生活紀實,Javier 冒著極大的危險才拍攝到這些照片,在以下的訪談裡 Javier 提到他是怎麼與殺手們熬過如影隨形艱難的兩個月。

在瓜地馬拉的 14 區,一個帶頭套的刺客,恐嚇了我幾秒鐘。(圖/言人文化提供)
在瓜地馬拉的 14 區,一個帶頭套的刺客,恐嚇了攝影師幾秒鐘。(圖/言人文化提供)

Q:出於什麼目的讓你展開名為「殺手」的拍攝項目?你是為了提高人們對「毒品引發暴力」的認識,還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還是為了其他目的?

在拉丁美洲,暴力影響著成千上萬的民眾,我想將這個問題公佈於世。我前往墨西哥和危地馬拉著手這個攝影計畫,而主角就是這個在當地最受重視的工作之一—職業殺手,或稱為刺客。這個職業可以讓你輕鬆賺到錢,所以對社會底層的年輕人有著莫大吸引力,因為刺出一刀意味著可以賺 15 歐元到幾萬歐元。

Rocket 是一名年輕的殺手,他在一次與警方交戰中失去了雙腿。(圖/言人文化提供)
Rocket 是一名年輕的殺手,他在一次與警方交戰中失去了雙腿。(圖/言人文化提供)

這些青年殺手在開始殺人之前,先從刺殺寵物來開始訓練,殺手的任務都是在一些風險因素之下執行的。在最後一次職業試練中,殺手必須參加他們受害者的葬禮,還要確保沒有來自犯罪現場的人認出他們,只有滿足了這些條件,他們才算成為一名合格的職業殺手。

經驗豐富的殺手,會專門為哥倫比亞的集團或是墨西哥的幫派、毒販,提供服務,為他們在毒品交易和販賣人口上提供主動權,槍支和膽量是支撐殺手們服務的關鍵。我在拍攝《殺手》這個計畫的同時,還拍攝了一系列名為《紅色筆記》的作品,《紅色筆記》是拉丁美洲的報紙每天對事故和犯罪報告的報導信息集錦。我花了近兩個月的時間來追蹤這些記錄與報導,並拍攝這些信息呈現的暴力元素,從殺手本身到犯罪現場、醫院和葬禮。

一名受害者被殺後躺在街道上。警方趕到後正在處理現場。(圖/言人文化提供)
一名受害者被殺後躺在街道上。警方趕到後正在處理現場。(圖/言人文化提供)

Q:你需要多長時間去聯繫項目中的當事人呢?你是如何找到合適的殺手去跟蹤拍攝的呢?

這並不太容易。我在《瓜地馬拉報》有幾個非常要好的朋友,他們幫了我很多忙,我開始和他們的線人合作,他們能在殺手出沒的地方活動,一旦成功接觸了一次,機會之門就慢慢地打開了,這樣我就可以開始進行拍攝了,讓對方充分了解這個項目,並且和當事人親密接觸,這完全仰賴他們對我的信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