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強制變性為女孩,雙胞胎淪血淚白老鼠!一場30年的可怕實驗,造就無可挽回的悲劇…

2017-10-31 12:33

? 人氣

被迫當成實驗品變性為女孩,這對雙胞胎如噩夢般的血淚故事,令人萬分心碎,也迫使社會重新正視「性別認知」的定義。(圖/言人文化提供)

被迫當成實驗品變性為女孩,這對雙胞胎如噩夢般的血淚故事,令人萬分心碎,也迫使社會重新正視「性別認知」的定義。(圖/言人文化提供)

在對跨性別越來越開放的時代,我們總能聽到「裝錯身體的靈魂」的例子,越來越多人選擇追隨自己的內心,進行變性手術後從此開始真正的人生。然而並不是每一個變性人都這麼幸福,在歷史上,就有這麼一出關於非自願變性的悲劇,一個小男嬰,被強迫裝上陰道,變成女孩的男孩,他用如噩夢般的一生,讓人們重新解讀了「性別認知」,然而,「他」的一生卻再也沒有機會重來了。

事情要回溯到 1965 年,當時加拿大有名孕婦誕下了一對同卵雙胞胎兄弟,這兩個男孩分別叫 Bruce Reimer 和 Brian Reimer。

Bruce Reimer 和 Brian Reimer(圖/言人文化提供)
Bruce Reimer 和 Brian Reimer。(圖/言人文化提供)

在兄弟兩人在 6 個月大的時候,醫生發現兩人都有「包莖」[註1]的現象,導致他們排尿都有困難,相信很多人都碰過這種經驗,這時只要通過簡單的包皮切割手術就能搞定,不幸的是,治療過程中發生了災難性的醫療事故,Bruce 的陰莖被用來封閉血管的電灼針給整個燒毀,事故發生後,這對父母傷心欲絕、四處求醫,以 60 年代的醫療技術來說,重建失去的男性生殖器官幾乎不可能。

在這個時候!一個男人出現了,他的出現讓 Bruce 的人生從一個悲劇走向了另外一個更大悲劇!他們找到了一位以醫學及生物科學聞名的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 John Money 教授,John 曾取得哈佛博士,並對「雙性人」的領域有相當的研究,是「性別發展」及「性別認同方面等領域」相當知名的性和心理學家,在當時頗有名氣,還經常出現在各大電視節目中。

John Money(圖/言人文化提供)
John Money教授的武斷實驗,毀了雙胞胎的一生。(圖/言人文化提供)

當時,他還設法從一群雙性人之中得出支持其理論的數據,他隨意地決定這些雙性人的性別,很多有微小陰莖的兒童被分配為女性,即使他們的基因型為XY,而理由更為荒謬,他純粹認為陰道的再造比陰莖的再造簡單得多,然而用一群性別模糊的雙性人來做實驗數據,實在不夠有說服力,於是他找到這對雙胞胎,如果這個天生的男孩能經改造變成女孩,他便能一舉成名。

他提出「性別中立論」,認為幼童在出生時是無性別差異概念的,對性別的認知、發展是受到後天的環境和教育,如果從小對兒童進行「性別的再分配」,並加以正確的培養,他們都能擺脫原來的性別。當時 Bruce 的父母也病急亂投醫地接受了 John 的建議,「既然陰莖都沒了,那就把他當成女孩來養吧!」

變成女孩的男孩(圖/言人文化提供)
胡亂接受了John 的建議,Bruce(前)被當成了小女生來養。(圖/言人文化提供)

按當時的條件,陰道的再造手術的確比陰莖的再造手術更有可行性,因當時陰莖重建手術尚未發展,讓 Bruce 在22個月大時接受了性別重置手術,他的睪丸被切掉,裝上女性的外陰,而他們的父母也被囑咐不要告訴布蘭達他出生時是男孩的真相,這樣才能重新塑造她的認知,就這樣,這對雙胞胎兄弟就變成了兄妹,Bruce 也被改名為「Brenda」。

在開始的幾年裡,John 的理論看起來似乎是正確的,他的父母指出 Brenda 確實比她的兄弟更有女性的氣質,她更加乾淨整潔、討厭髒亂,而 Brenda 也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出生時是男孩。

於是,這對雙胞胎也就成為了他完美的實驗對照組,他們有相同的基因、相同的家庭環境、甚至連子宮內環境都完全相同,有了絕佳的對照組,如果 Brenda 長大後也認為自己是女性,那麼他的「性別中立理論」便無懈可擊。

左:Brian,右:Brenda(圖/言人文化提供)
左:Brian,右:Brenda。(圖/言人文化提供)

手術之後的十年,John 每年都會固定去探訪和觀察這對雙胞胎,並對 Brenda 實施一系列幫助性別認知的後天教育,他告訴她男人和女人之間的差異,並拍攝了她和 Brian 的全裸照片,進行對比後 John 試圖說服她,她有和 Brian 不一樣的身體構造,在長期的服用激素之後,Brenda 在 12 歲時還成功長出了乳房。

此外,他還說服他們的父母,在這兩個孩子身上進行一些所謂的「媾交預演」(sexual rehearsal play)可以建立一個「健康的性別認同」。感覺事情越來越走偏,例如他要求 Brenda 張開雙腿,讓 Brian 用胯下去頂他的臀部做「活塞動作」,他一心只在乎驗證自己的理論,但似乎忘了這兩個孩子的身心健康。

(圖/言人文化提供)
John完全把雙胞胎當成是自己的學術實驗品,一點都不在乎他們的心理健康。(圖/言人文化提供)

這對雙胞胎在 9 歲時,John 就對外宣稱這個案例是成功的,並將雙胞胎化名為《John and Joan》發表了論文,從《John and Joan》的案例中,他得出了「性別取向乃後天決定,與先天性別無關」的推論,這項理論始終有爭議,但卻主導了醫學界三十多年,很多人都相信他已經成功驗證了「性別中立理論」。

然而事實在論文中大量的細節都被 John 隱藏起來,這對雙胞胎的生活已經痛苦到不行!Brenda 在進入青春期後,產生嚴重的性別認知障礙,Brenda 從 22 個月到青春期,都只能由當時手術開於腹部的開口排尿,平常他還要持續的服用「雌性激素來促進胸部發育」。

Brenda 從小無論在思想還是行為上,都表現得更像個男孩,他根本不喜歡自己女性身份,任何女孩子家的事或是女性打扮都相當厭惡,個性陽剛且叛逆,喜歡男孩子的遊戲和玩具,好以武力解決問題,從幼稚園起就一直麻煩不斷,一直被當做問題學生,還被留過幾級,他的童年也幾乎沒有朋友,他不喜歡跟女生玩,但是男生又對他加以嘲笑。

變成女孩的男孩(圖/言人文化提供)
被變成女孩的Brenda其實根本不喜歡自己女性身份。(圖/言人文化提供)

從 13 歲開始,他和父母談過,如果再見到 John 教授,就會立刻自殺給他們看,因為他認為 John 根本不是在治療他,而是在傷害他!在這樣的環境裡,他的雙胞胎兄弟 Brian 最後不幸患了精神分裂症,John 原本還打算在 Brenda 進入青春期後,對她作進一步的人工陰道手術,因為之前她排尿全都是靠在肚臍上的人工尿管完成的。

看著痛苦的 Brenda,他們一家與 John 斷絕了來往,並把真相告知當了 13 年的他,雖然這十多年的欺瞞使他憤怒不已,但能解決困擾了自己多年的性別問題,仍感到無比欣慰,Brenda 決定做回男生,並把自己的名字改為 David。

變成女孩的男孩(圖/言人文化提供)
知道了被欺騙數十年事實,Brenda 決定做回男生,並把名字改成 David。(圖/言人文化提供)

16 歲那年,他收到了包皮手術事故的賠償金,他決定用開始接受陰莖再造手術,變回一個真正的男性。1987年,22 歲的 Bruce 接受了恢復性別的手術,他注射了睪固酮,做了乳房切除術和兩次陰莖重建手術,雖然沒了睾丸,但是在注射激素的加持下,還是恢復了男兒身。1990 年,他與一名叫 Jane Fontaine 的女子步入了禮堂,同時成為三個孩子的繼父。

David 結婚(圖/言人文化提供)
David 婚禮照。(圖/言人文化提供)

後來,在性學家 Milton Diamond 的鼓勵下,Bruce決定將自己的故事公諸於世,希望能阻止其他醫生繼續對其他幼童進行性別重塑的手術。

關於大衛的書As Nature Made Him  The boy who was raised as a girl(圖/言人文化提供)
關於大衛的書《As Nature Made Him The boy who was raised as a girl》。(圖/言人文化提供)

但是!整個事件並沒有畫下「從此王子公主幸福快樂」的句點,命運又一次將他推向了深淵,他的兄弟 Brian 在知道自己並不是家中唯一一個男孩之後,與他關係不斷惡化,他認為 David 在「Brenda」時期幾乎搶走了所有的關注,再加上家族憂鬱症遺傳史,他在 2004 年過量服用抗憂鬱藥物,不治身亡。

而 David 也因為沒完成的學業,只能做著混口飯吃的工作,他把他的故事賣給了一個電影商,但錢款卻被別的商人騙走,當時他的老婆 Jane 也要求跟他短暫分居,這一切導致 David 做了一個瘋狂的舉動,他開車到超市的停車場,用一把獵槍對準自己的頭部,結束了自己僅38歲的年輕生命。

David(圖/言人文化提供)
在雙胞胎哥哥自殺後,38歲的David也終究不敵情緒、生活上的種種壓力,而選擇舉槍自盡。(圖/言人文化提供)

[註1] 包莖:是指男性生殖器官的包皮及其開口太小,導致勃起時龜頭被包皮包住而無法翻出。

文/不老妹 Kristy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言人文化(原標題:性別文化/〔被迫變成女孩的男孩〕一場30年的實驗,雙胞胎淪白老鼠強制變性)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