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名外送員過勞死!工作21小時還被客訴…疫情下的外送悲歌,韓國掀「晚點到也沒關係」運動

2020-11-13 10:21

? 人氣

韓國已有14名外送員因為超時工作,不堪負荷的壓力過勞死。(示意圖/取自Kseniia Ilinykh@Unsplash)

韓國已有14名外送員因為超時工作,不堪負荷的壓力過勞死。(示意圖/取自Kseniia Ilinykh@Unsplash)

日出前一小時,36 歲的他已經送出 400 多個包裹、工作 21 小時,他向同事發了簡訊,懇求跳過這一單:「太多了,受不了了。」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四天後,這位送貨員死了。

據韓國快遞公司的工會官員說,除了這名送貨員之外,還有另外 13 名員工過勞死,其中大部分是快遞送貨員。

在 COVID-19 大流行期間,韓國的送貨員面對了龐大的線上訂單壓力,隨著要送出的包裹越積越高,他們的壓力也越來越大。《BBC》新聞指出,在韓國,這樣的壓力尤為嚴重,因為這些送貨員通常需要在數小時內送達,而非數天。許多消費者等不到貨,就會打電話客訴:「能不能快點,我在等著這些貨要做晚餐耶!」

在已經習慣 24 小時到貨、3 小時到貨,現在更進化到 1 小時內到貨的台灣,有個外送員身上背著 UberEats、FoodPanda、Lalamove、GOGOX、跑跑腿等 5 個外送平台的包裹箱,他是最近台灣外送界的話題人物「外送五開哥」陳加明,一天送貨 16 個小時,平均月入 10 萬元,接這麼多平台的單子,只是為了「不要浪費時間、不要斷單」。

陳加明從每天早上 5 點送到 12 點,中午午休 2~3 小時,一天平均 60 單,這樣瘋狂的接單與工作型態,讓他最高曾經月入 16 萬。

同樣在亞洲,日本的主流外送平台,包括 UberEats、「出前館」等的送餐員人數已經突破 4 萬人。同樣受到疫情影響,許多餐飲業者進行了規模或大或小的裁員,「外賣送餐員」成為了這些人的就業新選擇。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數據,與 COVID-19 有關的失業人數,截至今年 9 月 25 日達到 6 萬人,餐飲業就佔了 17%,約 1 萬人。UberEats Japan 指出,尤其在肺炎疫情之後,「來自原餐飲業的從業者有所增加。」

多國存在外送員「勞動環境」課題

無論是美食平台的外送員或物流業送貨員的「勞動保障」一直都存在且無法忽視, 去年 10 月 ,台灣三天內發生 2 起與外送員有關的死亡車禍,才掀起外送平台是否應該投勞保以及相關保險機制的議題。勞動部當時說明,外送員與業者有僱傭關係,應享勞保,雇主若未提報投保資料可罰 175 萬元。

在日本,「外送員」平均年收約為 200 萬至 300 萬日幣——儘管 UberEats Japan 指出有外送員可以達到千萬日圓的年收入,但就像許多外送員所說,有時會遇到斷單情況,時薪可能還不到 1000 日圓。

這些外送員被認為是利用個人閒暇時間的方式參與外送,屬於「個人事業主」,發生事故時無法獲得補償,安全保障體系相當不足,在日本,外送員的待遇顯然還有待改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