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移工悲歌:越南籍前實習生涉偷竊相繼被捕,赴日外籍勞工為何誤入歧途?

2020-11-13 08:40

? 人氣

日本高齡少子化情形嚴重,為補足人力缺口的外籍勞工衍生出不少問題。(美聯社)

日本高齡少子化情形嚴重,為補足人力缺口的外籍勞工衍生出不少問題。(美聯社)

日本群馬、埼玉兩地警方自10月以來,相繼逮捕涉嫌大量竊取家禽及水果的越南籍前技能實習生,除部分專家懷疑相關案件為組織犯行外,也有人認為是生活困頓導致這些技能實習生誤入歧途。除生活窘困外,遲遲未平息的新冠疫情,也讓部分失業的越南籍勞工「有家歸不得」,進而被迫留在日本以微薄的存款勉強度日。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受日本高齡少子化情形嚴重,勞動人口不足影響,外國籍技能實習生及留學生逐年遽增,其中又以中國及越南籍佔大宗。分項來看,越南籍技能實習生於2016年底正式超越中國籍技能實習生人數;留學生部分則仍由中國籍居首位(約14萬人),越南籍以約8萬人排名第二。

從比率來看,截至去年底為止,越南籍的技能實習生及留學生較2018年增加約24%,與2009年的約4萬人相比,整整成長了約10倍,大量越南籍人才赴日發展的情形可見一斑。與此同時,據日本法務省統計,截至2018年的5年間,總計有3萬多名技能實習生在日本失蹤,其中越南籍人士佔全體的約45%。

越南籍佛教徒發起庇護活動

為幫助受新冠疫情影響,被迫滯留於日本的越南籍技能實習生及留學生,越南籍的駐日越南佛教信徒會會長比丘尼・釋心智(Thich Tam Tri),以鄰近群馬縣、位於埼玉縣本庄市山中的大恩寺作為據點,提供越南籍青壯年臨時庇護,據說目前約有40名越南籍民眾暫居於此。

最近才來到大恩寺的28歲Nhat表示,他在2016年時以技能實習生的身份來日,主要在熊本縣從事搭建戶外溫室的工作。在赴日以前,公司本來和他談好每個月支付他約17萬日圓(約合新台幣4.6萬)的薪水,但實際開始工作後卻只有9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4萬)。除每天要工作約10小時外,公司還只給日籍職員加班費,不給外籍職員。回想起當時的工作情形,Nhat表示「真的太痛苦了,所以很討厭日本人。」

外籍勞工職場環境、待遇惡劣

不僅薪水和當初談的不一樣、工時又極長,Nhat還因為聽不懂日文方言反覆詢問對方意思,而被怒罵「混蛋」,甚至還遭到對方暴力相向。最終Nhat因無法忍受這種惡劣的職場環境,而在工作1年後選擇離職,改至埼玉從事焊接工作,並認識對他十分友善的日本同事。但好景不長,儘管Nhat因友好的同事而喜歡上日本,希望留在日本工作,但仍因疫情問題而失業,並因原本的簽證過期而一度遭到逮捕,最終在大使館的幫助下輾轉來到大恩寺。

另一名33歲的Ngoc van Roy,則是於去年7月以技能實習生身份來日,於橫濱市內的某所公司從事水泥工作,但因日籍同事或上司常對外籍技能實習生施加暴力,故該公司原本的6名技能實習生中,有3人皆因此選擇辭職。Ngoc van Roy表示,他雖然成功熬過同事的謾罵,叫他「去死」、「滾回越南」,但最終仍在9月遭解僱,經歷每天只能吃一餐的窘境後,才進入大恩寺接受庇護。

廣施善行的釋心智除有大恩寺這個據點外,據說在千葉縣、東京都等地區也有設立據點,總計庇護約300名越南籍技能實習生或留學生,年齡多半介於20歲至30歲。其中除因疫情失業而自殺未遂的青壯年男性外,還有懷孕約5個月、走投無路的孕婦。

盼日本政府伸出援手

據越南駐日大使館統計顯示,受疫情仍不穩定影響,越南籍民眾要想返國,僅能依靠包機,截至目前已有28班包機出發回越南,日本當地預計還有24000多名越南籍人士滯留等待回國。得知越南籍前技能實習生相繼因涉嫌偷竊,或從事風俗業而遭捕的消息,釋心智除表示十分痛心外,也期望日本政府能對面臨困境的技能實習生及留學生伸出援手。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