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斬首後乳頭變眼睛、肚臍變嘴巴⋯還能張牙舞爪!揭秘《山海經》神話怪物的背後意義

2020-05-30 06:30

? 人氣

刑天(圖/維基百科)

刑天(圖/維基百科)

周人「翦商」,是商、周關係長期緊張的結果。而他們的緊張關係,牽涉到兩種文化間的根本差異。

《史記.殷本紀》在記錄武乙田獵於河渭之間被雷打死之前,有這麼一段奇怪的話:「帝武乙無道,為偶人,謂之天神。與之博,令人為行。天神不勝,乃僇辱之。為革囊,盛血,仰而射之,命曰『射天』。」

依照《史記》所述,武乙最狂妄無道的行為,是要和「天」搏鬥。他叫一個人扮成「天神」來搏鬥。誰會贏呢?當然是武乙贏了,他就將「天」殺了以侮辱「天」。而且他還拿一個皮囊,在裡面裝滿血,高高掛起來,拿箭仰著向上射,把皮囊射破,叫做「射天」。

這段話很怪,更怪的是,幾乎完全一樣的記錄,在《史記.宋世家》中竟然又出現一次。這次說的是宋王偃,《史記》原文是:「……東敗齊,取五城;南敗楚,取地三百里;西敗魏軍,乃與齊、魏為敵國。盛血以韋囊,縣而射之,命曰『射天』。淫於酒婦人。群臣諫者輒射之。於是諸侯皆曰『桀宋』。『宋其複為紂所為,不可不誅。』」

《史記.宋世家》又稱「宋微子世家」,因為「宋」這個封國的開國者,就是商王帝乙的長子,也就是紂王的哥哥微子啟。周人翦商成功後,將殷遺民交給微子啟,封在宋,而有了宋國。

宋就是商人後裔。很明顯地,因為這樣的背景,到春秋戰國時,宋人頗受歧視。這個時期的文獻中,每每荒唐的笑話都推在宋人身上。大家聽過「守株待兔」的故事,那個坐在樹下傻傻等兔子再撞上來的,是宋人。大家也聽過「刻舟求劍」的故事,那個劍掉進河裡卻連忙在船身上做記號的,也是宋人。宋人特別笨,笨事都是宋人幹的。

這樣的傾向一部分反映了延續幾百年的差異與衝突。在周人眼中,繼承商文化的宋國與宋人,就是和他們不一樣,看來看去就是覺得格外不順眼。

所以當宋偃王囂張跋扈時,人們會特別指責他「淫於酒婦人」。好酒酗酒,是周人眼中商人最不可原諒的耽溺罪行,也是周人認定商人之所以敗亡的主因。至於沉湎女色,那是周人宣傳紂王最重要的失德行為之一。換句話說,由商人後裔組成的宋國,現在出現了一個如紂王投胎般的惡魔。

而且,他還不只是紂王投胎,也是武乙附身,也做了和武乙同樣的不道行為─射天。奇怪的是,武乙和宋王偃為什麼都要和「天」過不去呢?為什麼要特別凸顯自己可以勝「天」,可以把「天」射下來?

《山海經.海天西經》中有一條關於「天」和「帝」爭鬥的神話:「刑天與帝至此爭神,帝斷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為目,以臍為口,操干戚以舞。」「刑天」指的就是「刑餘之天」,被懲罰、被砍頭了的天。天為什麼被砍頭?因為他要和帝爭奪最高的神位,結果爭輸了,被帝懲罰。然而,頭都被砍了的「刑餘之天」竟然還不服氣,沒有頭,便以乳當眼睛,以肚臍當嘴巴,還要繼續與帝鬥。

《山海經.大荒西經》中還有這麼一段:「……故成湯伐夏桀於章山,克之,斬耕厥前。耕既立,無首,走厥咎,乃降於巫山。」說成湯伐夏桀,戰勝了,在過程中將「耕」(應該是夏桀的部將或助手)斬殺了。但耕沒有頭卻還跑,一直跑到巫山才被馴服。

《山海經》的這兩段故事有著明顯的共同處,那就是砍了頭都不屈服。一則被砍頭的是天,另一則是耕。《山海經》是一本奇特的書,內容來歷不明,其中許多故事的說法和別的書講的都不一樣。例如在大部分典籍裡,后羿都是反派角色,在故事裡是輸家,但《山海經》裡的后羿卻是個英雄。

考索《山海經》故事的價值偏見,我們有理由相信,這應該是一本記錄東方神話的文獻。至少是和東方文明比較接近的。牽涉東、西方位時,《山海經》幾乎都是「重東親西」。很有可能,《山海經》的來源和商人、商文化關係密切,因此在周代以後,只能以散亂的形式存留,無法正式進入周人的典籍系統中,一直都是邊緣性的文本。

從商人與東方的觀點,記錄湯打敗夏桀、馴服耕的過程,那是理所當然的。更加有意義的,是天和帝相爭,而且天輸給了帝被砍頭的故事。後世的《山海經》插圖本通常將刑天畫成一個大巨怪,和書中的其他神話角色視作等同。但如果考量「天」的特殊意義,以及「帝」在商人文化中的重要性,這故事要說的似乎就沒那麼簡單了。

「天」是周人的至高神,「帝」則是商人的至高神。天來挑戰帝,被帝打敗了、砍頭了,卻沒有徹底屈服,以刑天的無頭恐怖面貌,捲土重來繼續挑戰帝。這看起來,應該是關於周人崛起威脅商人地位的一則寓言,精要地顯示了這兩個民族之間的緊張鬥爭關係。

商人以其一貫的鬼神邏輯,將他們和周人之間的敵對轉寫為神話。你要挑戰我?你覺得你比我厲害?要確定誰比較厲害,最徹底的方式就是比比看,你後面的神和我後面的神,到底誰才是真正的盟主。你們家的天打不贏我們家的帝,那麼當然在世間,你們周人就應該乖乖聽我們商人的命令。

然而讓商人頭痛的是,周人沒那麼容易臣服,一直在西邊作怪。商人幾度以不同方式試圖鎮壓周人,周人卻每每過一陣子就來搗蛋,於是反映在商人的神話裡,就變成那被砍了頭卻拒絕倒下的刑天。

作者介紹|楊照

本名李明駿,1963年生,臺灣大學歷史系畢業,曾為哈佛大學史學博士候選人。
擅長將繁複的概念與厚重的知識,化為淺顯易懂的故事,寫作經常旁徵博引,在學院經典與新聞掌故間左右逢源,字裡行間洋溢人文精神,並流露其文學情懷。近年來累積大量評論文字,以公共態度探討公共議題,樹立公共知識份子的形象與標竿。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遠流出版《不一樣的中國史1:從聚落到國家,鬼氣森森的時代──夏、商》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