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租屋必看
  • 共軍實力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蘇世岳觀點:台灣方案與金馬四通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講話,重點在台灣方案與金馬四通。(AP)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講話,重點在台灣方案與金馬四通。(AP)

「新時代」中國對台政策出現戰略緊縮的轉變。2019年元月2日,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主席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上,提出了最新的對台工作指示。這是繼2015年新加坡「馬習會」後,習近平主席再一次完整地闡述其對台政策,圍繞著和平統一的主軸線,習近平主席提出五點工作方針(可稱為「習五點」),闡明達成兩岸和平統一的目標、實踐、前景、基礎與認同。針對中國對台新一波的攻勢,國內主要政黨的回應,大多緊扣在「九二共識」以及「一國兩制」等對中基本原則上。

就中共對台系統而言,最大的亮點應該是「台灣方案」與「金馬四通」,這或許將成為2019年中共中央對台工作會議,以及「兩會」(人大與政協會議)政府工作報告中對台工作的新重點。

首先,習五點展現了改革開放以來大陸對台政策的一致性與延續性。在習五點剛提出時,有少數兩岸分析專家指出,習五點取代了「江八點」(江澤民主席對台八項方針),暗示中共中央對台政策路線產生分歧。事實上,檢視通篇文告,習五點並沒有更改江八點的實質內容,甚至還延續了江八點的主張,例如「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促進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等,在在展現了習五點對江八點的繼承。

簡言之,從「鄧六條」(鄧小平對台六點指示)提出「和平統一, 一國兩制」以來,歷經江八點、「胡六點」(胡錦濤主席對台六點方針)到習五點,大陸的對台政策有其一致性。這不但展示了習近平主席作為黨「核心」的執政風格:「兩個不能否定」(即「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歷史,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也透露出習近平政權小心翼翼,維持與現存歷屆黨領導人內部團結的努力。

其次,「和平統一」的主旋律緊縮了「和平發展」的內涵。習五點的歷史意義必須對照2008年12月31日,胡錦濤主席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30週年紀念會上的談話(即「胡六點」),當時台灣正歷經第二次政黨輪替,兩岸啟動了從陸客來台到進行一連串兩會會談、簽署協議的歷程。總結胡六點的內涵,「和平發展」的主軸線,幾乎貫穿了胡錦濤主席的第二任期與習近平主席的第一個任期。對於中共來說,「和平發展」夯實了兩岸交流的基礎,在實踐「中國夢」的過程中,習近平定調了「和平統一」是未來兩岸關係發展唯一的出路。在這樣的大政方針下,習五點不再談胡六點中提及的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問題,也不再回應是否要簽署和平協議,以結束兩岸敵對狀態,取而代之的是「兩制,台灣方案」與「融合發展,金馬四通」,由此落實習近平主席在2018年12月18日「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談話所提及,要「牢牢掌握兩岸關係發展的主導權跟主動權」。

中共十九大,2017年10月24日閉幕,胡錦濤,習近平(AP)
習近平談話未再著墨當年胡錦濤所提兩岸和平協議等問題。圖為中共十九大閉幕,胡錦濤與習近平(AP)

第三,台灣方案是要對香港一國兩制實踐經驗的總結與反思。一國兩制是鄧小平在考量國內經濟發展情勢嚴峻下的妥協方案,扭轉了毛澤東、周恩來以來從「流血解放」到「和平解放」的基本國策。但由於經驗的缺乏,香港一國兩制的落實,並不符合北京方面的期待。從基本法23條立法爭議開始,到真普選、歷史教科書審查爭議、雙非問題到港珠澳大橋的一地兩檢等,歸結而出就是佔領中環運動的雨傘革命、香港政局對立的激化與港獨意識的高漲。面對兩制的失序,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在2014年6月公布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單方面重申中共中央對香港擁有的「全面管治權」,明確了過去模糊的「高度自治」的底線。

因此,台灣方案構想的提出,就是要避免香港管治失敗的覆轍,要以「統一後」的思維,進行對台政策的部署,其中為推進兩岸關係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所進行的「民主協商」,表面上歡迎各黨派、各界別人士參加,但實務上可能越過各政黨,直接連結台灣各地方的仕紳與意見領袖。

第四,融合發展要以金馬四通先行先試。融合發展是中共落實實質統一的一環,其基礎來自於兩岸一家親的「民族大義」,誘因則是中國歷史發展機遇下,讓台灣人民有更多獲得感的同等待遇。從31項惠台措施到製發台灣居民居住證、取消台灣居民就業許可證等,北京政府一反過去兩岸協商的模式,改採「單向施惠」的做法。換言之,在中共的設想中,未來兩岸統一的關鍵,可能不是透過政府對政府或者黨對黨的談判,在攏絡累積台灣民心的趨向下,「簞食壺漿,以迎王師」的「不流血開城」,極可能成為中共對台方針的最高圭臬。金馬地區地理鄰近中國福建,長期發展困頓,且無台獨的隱憂,習五點提出向金馬地區通水、通電、通氣、通橋的「四通」呼籲,先行先試,累積經驗而劍指台灣。台灣政府如何在民主體制下回應民意的壓力,恐將讓台灣陷入另一波的菁英分裂漩渦中。

面對中國對台戰略的緊縮,台灣主要政黨多採取戰術守勢的回應。執政的民進黨蔡英文總統提出「四個必須,三道防護網」的主張,重申以「壯大台灣」來平衡大國中國的種種打壓;國民黨則以反對九二共識錯誤連結一國兩制的立場,來鞏固一中各表的空間。雖然兩大黨的回應方式有異,但共同的一點是:同樣都迴避在北京所「新開的戰場」(亦即針對和平統一)上,與中國正面交鋒。總統府甚至罕見地召開,只有駐台國際媒體能參加的國際記者會,試圖擴大國際間友我的力量。

誠然,作為東亞一個小國的台灣要力抗中國的壓力,確實需要極大的智慧與耐性,習五點擘劃的藍圖不當然是未來兩岸關係發展的現實。然而,台灣在鞏固心防、統一內部立場的過程中,也不能忽視北京在接下來的一年中,可能對台灣所發起的諸多攻勢,「以不變應萬變」是不是現階段台灣對大陸政策最有利的選擇,或者台灣應該「轉守為攻」,正面提出新論述來引導兩岸關係的發展,在台灣各政黨領袖不斷將「民意優先」掛在嘴上的當下,做為「頭家」的台灣人民不應該再保持沉默,在拚經濟的同時,也應該督促朝野各政治領袖,理性提出最有利於兩岸人民的政策主張,避免台灣在兩岸關係中被邊緣化,錯失繁榮、永續發展的先機。

*作者為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部副主任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世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