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以色列解散國會,政治考量之外的兩項挫敗

2019-01-12 05:20

? 人氣

以色列現任總理班傑明納坦雅胡,在 2018年12月底宣布解散國會 (Knesset),於 2019年4月舉辦國會大選。(資料照,美聯社)

以色列現任總理班傑明納坦雅胡,在 2018年12月底宣布解散國會 (Knesset),於 2019年4月舉辦國會大選。(資料照,美聯社)

以色列現任總理班傑明納坦雅胡,在 2018年12月底宣布解散國會 (Knesset),於 2019年4月舉辦國會大選。這屆以色列國會在2019年12月才到期。對國會制有所涉略的讀者或許會知道,總理在國會到期前,提前解散國會,是國會制國家、如英國等,常見的政治運作。以色列也不例外。但是,觸發納坦雅胡這次解散國會的近因,除了總理本身的政治考量外,也與其聯合政府在兩項議題上的挫敗有關。

utaiisgomin:圖一:以色列國會 (Knesset)內部,其議員座位形狀,仿效猶太教燈台 (Menorah) 的形狀設計。(取自以色列國會網站)
以色列國會 (Knesset)內部,其議員座位形狀,仿效猶太教燈台 (Menorah) 的形狀設計。(取自以色列國會網站)

許多政治觀察家認為,暱稱畢比 (Bibi) 的納坦雅胡在此時解散國會,與他面臨的貪腐指控息息相關。以色列檢察總長曼德爾布利特 (Avichai Mandelblit) 的辦公室已經宣布,會在下個月 (2019年 2月),就以色列警方對納坦雅胡與其妻子提出的三項貪腐指控,決定是否進行起訴。

納坦雅胡不斷向支持者表示,這些指控是左派與反對者的政治追殺,在這個時間點解散國會,若納坦雅胡能領導他所屬的以色列聯合黨 (Likud),在 4月的選舉中大勝,他便可藉由民意來助長自己的政治聲望,有助他對抗檢警機關提出的各項貪腐指控。過去幾週以來,納坦雅胡都不時透過各種媒介,嚴正駁斥以色列警方的貪腐指控。從這個角度來看,納坦雅胡解散國會的時機,確實可能具有高度的個人政治生命考量。

在此同時,兩件具高度爭議的議題,也在過去幾個月,陸續凸顯以色列聯合內閣的不穩固,也是造成納坦雅胡決定藉提前選舉、訴諸民意的主要原因之一。

第一項議題是關乎向哈雷迪 (Haredi) 猶太教徒徵兵的議題。要了解這個議題,必須先認識以色列常見的基本選民族群劃分。在以色列佔80%的猶太人中,常見的政治傾向分類與宗教派別具有高度重疊性。美國皮尤研究中心在2016年發布的調查 (見下圖)顯示,40%的以色列猶太人自詡為世俗猶太人 (Hiloni),23% 為傳統 (Masorti),10% 為現代正統派 (Dati 或 Modern Orthodox),而 8%屬哈雷迪猶太教 (Haredi 或 Ultra-Orthodox)。

utaiisgomin:圖二: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民調:以色列宗派族群。(取自皮尤研究中心)
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民調:以色列宗派族群。(取自皮尤研究中心)

世俗猶太人一般說來沒有遵守猶太教戒律,雖然他們也會慶祝幾個主要的傳統猶太教節日,如:猶太新年 (Rosh Hashanah),光明節 (Hanukkah),但他們的慶祝通常只具有文化、習俗的意義,而不具有宗教意涵;因此他們通常不守安息日或猶太教飲食規定。有別於世俗猶太人,自認為傳統 (Masorti) 的猶太人則可能在日常生活中,遵守稍微多一點的猶太教規,比如說,某些傳統猶太人家庭可能在飲食上,遵循猶太教飲食規定。另外,現代正統派 (Dati 或 Modern Orthodox) 的猶太人,則在多數日常生活事項上,遵守各種猶太教規,如:守安息日、遵守猶太教飲食規定、以及定時上正統派的猶太會堂。大多數穿戴圓形針織小帽 (如下圖) 的猶太男性,通常可被歸類為這個族群。

有別於上述三個族群,哈雷迪猶太教徒 (Haredi 或 Ultra-Orthodox) [註二] 一般被認為或自認是更為虔敬的猶太教徒。最顯著的服裝特徵,通常是配戴黑色高帽的男性,與穿著端莊樸素的女性、及配戴假髮或以帽子、頭巾遮住頭髮的已婚女性 [註三]。他們通常遵守更嚴格的猶太教規,男性一般也會以學習猶太教經典為終身職志,甚至終生在特設的猶太教教育機構 Yeshiva 學習。

utaiisgomin:圖三:耶路撒冷哈雷迪教派社區一景 (取自卡爾頓大學)
耶路撒冷哈雷迪教派社區一景。(取自卡爾頓大學)

基於許多哈雷迪男性教徒終生在 Yeshiva學習的關係,以色列建國前夕,身為世俗猶太人的第一任總理本古里昂,與哈雷迪猶太教領袖約定,對在 Yeshiva學習的哈雷迪派猶太男性免除義務兵役。然而幾十年後,在哈雷迪教派人口增長相對迅速的狀況下,社會出現比較強烈的反對聲浪。因此,以色列軍方已經在過去二十年來,開設特別的聯隊,讓自願服役的哈雷迪猶太教男性,可以在軍隊中繼續恪遵猶太教法。同時,以色列政府也在納坦雅胡的帶領下,於近幾年開始草擬向哈雷迪猶太男性徵兵的法案。

可想而知,這項法案遭受許多哈雷迪教派領袖與信眾的激烈反對。他們認為,哈雷迪教徒必須虔敬地在各項日常細節,遵守猶太教規,軍旅生活將破壞他們這些虔敬的生活守則;更有甚者,世俗化的以色列軍隊文化,會「污染」哈雷迪教派年輕人的心智,讓他們逐漸世俗化。此外,他們也主張,哈雷迪教派以虔敬的方式,如為以色列祈禱,對以色列的安全與存續做出貢獻;故此,他們反對只有以世俗的方式、加入軍隊,才是唯一保護以色列的方法。

也因此,這項徵兵議題對納坦雅胡為主的聯合內閣造成許多壓力。身為最大右派政黨領袖的總理納坦雅胡,面對內閣,世俗與宗教勢力的強烈分歧。當納坦雅胡在試圖尋求非內閣成員的中間派世俗政黨支持時,也遭遇挫敗。事實上,納坦雅胡在宣布解散國會時,所給的官方理由,就是推動這項徵兵法案的失敗。

另外,去年 (2018年) 11月中上旬,哈瑪斯為首的加薩政府與以色列進行兩天的交火。當時,以色列內部與國際社會,都認為衝突可能升高。但納坦雅胡迅速地同意停火協議。他的決定引起時任的國防部長、以色列家園黨 (Yisrael Beiteinu) 領袖李伯曼 (Avigdor Lieberman) 的不滿,李伯曼因此求去,一度引起聯合內閣的危機 [註四]。

utaiisgomin:圖四: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民調:以色列猶太人對向哈雷迪徵兵的看法。(取自皮尤研究中心)
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民調:以色列猶太人對向哈雷迪徵兵的看法。(取自皮尤研究中心)

兩項議題都凸顯以色列右派政黨間的在重要議題上的矛盾。許多民調結果也顯示,以色列各個猶太族群間,對這些議題存在分裂的態度。以徵兵為例,下圖的皮尤研究中心資料顯示,高達 72%的以色列猶太人 ,支持向哈雷迪教徒徵兵。在四大猶太族群中,除了哈雷迪有高達 83% 的反對聲浪,其他三個族群,包括現代正統派 (Dati) ,多數都贊成以色列軍方將哈雷迪納入義務役。

在以巴衝突的相關議題上,左派、右派的政治認同分裂比較大。如果拿在國際上具有爭議性的西岸屯墾區 (settlements) 議題來做參考 (如下圖),認為屯墾區的存在,對以色列是利多於弊的以色列猶太人 (42%),多過持相反意見者 (30%)。在各個族群中,除了政治立場多為左傾的世俗猶太人 (Hiloni)以外,多數哈雷迪 (50%) 、現代正統派 (68%)與傳統猶太人 (45%),都持相似的意見。單以政治認同的左右光譜來說,高達 62% 的右派認為屯墾區利多於弊,而僅有32%的左派與13%的中間派選民,持相同意見。

utaiisgomin:圖五: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民調:以色列猶太人對屯墾區的看法 (以宗派及政治光譜區分) 。(取自皮尤研究中心)
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民調:以色列猶太人對屯墾區的看法 (以宗派及政治光譜區分) 。(取自皮尤研究中心)

因此,以色列雖然在過去二十多年來、在柯林頓政府居中斡旋的以巴和平協議逐漸破局後,多數是所謂的右派政府掌權,但右派內部對各項議題仍有不小的分歧;更雪上加霜的是,左派與右派對重要議題,例如屯墾區,也常有嚴重的齟齬。知曉其中的細節,對了解以色列政治發展、及以巴衝突,都是十分重要的。在以色列即將面臨全國大選之際,讀者也可以拭目以待,觀察哪些相關的議題影響各政黨間的合縱連橫、及選民最後的抉擇。

註釋

[註一] 以色列史上,至今在位總年數最久的總理是第一任總理大衛本古里昂 (David Ben-Gurion,又譯:戴維本古里昂)。

[註二] 筆者傾向避免使用「極端正統猶太教」來翻譯哈雷迪猶太教,因為「極端」兩字可能讓讀者誤以為,概括性地形容哈雷迪猶太教的廣泛內涵與所有信徒。事實上,哈雷迪猶太教也有分歧的支派,對各種宗教、政治、藝術或生活上的事物,這些教派間都有某種程度的歧異、甚至是衝突。另外,極端正統猶太教也不甚符合原文 Haredi 的意義。由於這點牽涉語意及翻譯的問題,在此恕不贅述。

[註三] 多數現代正統派的已婚猶太女性,也會在外出時,配戴假髮或以頭巾、帽子遮住頭髮。

[註四] 李伯曼求去後,另一個聯合內閣中的聯盟政黨「猶太家園黨」 (Habayit Hayehudi) ,也一度藉機向納坦雅胡提出續留的條件,但納坦雅胡最後沒有妥協。

*作者為關心公共議題的文字工作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