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美芬觀點:新北市托育中心集體虐兒事件後的省和思

2019-01-12 06:30

? 人氣

新北市致力推動托育公共化,創造更有愛的托育環境,未料新科市長才上任就爆發幼兒園施暴事件,市長侯友宜下令嚴辦。(圖/新北市社會局提供)

新北市致力推動托育公共化,創造更有愛的托育環境,未料新科市長才上任就爆發幼兒園施暴事件,市長侯友宜下令嚴辦。(圖/新北市社會局提供)

托育中心傳出教保老師集體虐童事件,是頭一遭還是冰山一角?雖然新北市政府在侯市長有效率地做出相關的後續處理,但是決策處置過程,令人不敢苟同。其中更諷刺的是這家托育中心,剛在107年的評鑑中拿到甲等。這顯然該被挑戰的是新北市政府主管托育中心的托育科,對於轄下的托育中心,在整個評鑑考核、稽查及外聘督導制度是否有真正落實或是層層相護。

第一個疑問是托育科的處理是馬上立即停辦。雖然社會局記者會宣稱和家長開會溝通,並且協調周遭業者或居家保母提供資源。但試問是否家長自己要一家家去打電話,為什麼不是由社會局主動幫家長媒合送托?而且這些托育中心的地點、設施、設備、收托時間等是否符合家長的期待;另外業者和保母是否接受短期托育。表面上新北市社會局托育科是做了立即嚴苛的懲罰,但是只是在掩飾自己的行政過失,最終要自己去承擔責任的是需要托育資源的家長。26位家長從今天開始,要一家家自己去詢問,甚至如果沒有親朋幫忙照顧孩子,自己要請假帶小孩,對家長而言是情以何堪?只因為主政者和監督者要快刀斬亂麻,平息社會民怨?從懲處出來,我一直在想,為什麼主管機關沒有提供過渡時間,緊急安置的托育中心,至少讓家長在業者停業後,孩子馬上有地方暫時托育,或是借調公共托育的人員,協助過渡時期托育,家長才能有時間去看所提供的媒合機構,是否和自己的期待相符,去做後續的處理。

第二個家長疑問是托育評鑑甲等,為何還出現問題?其實大多數的民眾,並不知道評鑑制度是如何執行,目前托育機構評鑑大概是三年一次,主導評鑑的主管機關都會事先公告,在現行的評鑑指標皆分為三大領域包括行政管理、托育活動、健康安全等,讓業者有足夠的時間去準備書面資料。雖然在評鑑過成中會有現場訪視或觀察,但時間太短,又因為評鑑指標項目瑣碎,大都數是以審核書面資料為主。教保人力直接訪談,很多因為時間或是怕影響對兒童照顧,無法落實執行。另外也許也該請主管機關公開評鑑委員,因為一般組成代表包括社會局負責人員、社會局托育科所委請的專家、機構、業者代表組成,委員是否敢真正的表示意見,這可能就要專業良知各自表示。但筆者主要質疑的點,新北社會局托育科表示在107年8月及12月至私立淯薪托嬰中心稽查訪視,同年6月11月進行3次的外督輔導,以這樣在下半年高頻率的入園,卻未發現中心內孩子有異常或教保人員對孩子的態度有異樣,讓人不得不質疑稽查訪視及外督人員,是否具有專業的背景和敏銳的觀察力…。或者是睜隻眼閉隻眼。而且要提出請新北社會局須向長官或社會大眾說明白,為什麼所有服稽查訪視與外督,幾乎都集中在下半年,是否是有人反映,才密集處理。另外,外督制度是社會局自己內聘或是方案委外辦理也要說清楚。半年中幾乎每個月都有相關人員入中心,卻未能發現問題,也代表在某些環節是有狀況。

評鑑甲等的托育中心出現虐童,對於送托該中心的家長或準備找中心托育的新手父母,都加重心中如何選擇或送托後的安不安心的壓力。雖然出示中心的主任以「情緒失控」一詞想要掩飾,但畢竟這種說法不會被社會大眾所接受。如果主政者要重視這問題,應該重新思考目前托育中心,師生比1:5是否合理。其實面對2歲以下的嬰幼兒,這照顧比率可能太高,教保人員難以負荷。而且私立幼托中心,教保人員薪資普遍偏低,雖然準公共托育政策中,希望將薪資提升,甚至準公共托育服務上路後,定業者每月投保薪資應達2.8萬元,但是和其他工作薪資相較仍屬低薪一族,因此造成流動率高。而降低師生比勢必經由「幼照法」需重新修法,而且不論公私立都不願意負擔所增加的成本,屆時公共化托育勢必面臨減收,私立托育是必將成本轉嫁到使用者身上,最後是增加家庭負擔。但是若不找出決解之道,虐兒上媒體版面只會愈來愈多。

以收費而言,月費如果如報導所言需要22000元,在新北市算是高價位,誠如家長所言,是因為評鑑甲等,而且設有監視器,家長可以隨時看到孩子在中心的狀況…。托育機構是否需要強制加裝監視器,曾經在社政公共平台上引起討論,後來的結論是由市場決定,是否能提升教保品質,或是可以預防或監督,應該是見人見智的問題。

而這事件所引爆出來的另一行為,是有人糾眾到托育中心旁的幼兒園丟雞蛋,我想引起「正義者」公憤是不可避免,但是要做出這行動前,是不是該去想想被停業的是托育中心,幼兒園中的師生、家長何辜,特別是孩子,為什麼我上學的地方會受到干擾,在小孩的心中,因為這群「正義者」的舉動,也會留下陰影。

新北市政府,新人新政,上台不到半個月就爆出處問題,火速的滅火,立即的懲處,在網路上得到不少掌聲,但真的有幫家長解決問題嗎?應該是沒有,因為未來的司法途徑,是家長、孩子和加害者一起要走下去,以台灣司法的龜速,可能在入小學了官司還在打。

這個事件只看到問題,家長、孩子要的正義需要司法攻防戰。如果執政者一樣不去正視師生比、薪資、甚至整個評鑑、督導體制更周全的設計,最後賠上的是親師的信任關係及連帶的少子化議題。

*作者為資深社會福利工作者及社福問題觀察者,中華民國發展遲緩兒童基金會執行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