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昌坪專欄:托育制度再不檢討,民怨必然大爆發

2018-03-28 06:30

? 人氣

台北市公辦托嬰中心(公托)大安托嬰中心。台北市社會局提供

台北市公辦托嬰中心(公托)大安托嬰中心。台北市社會局提供

每個孩子都是父母親的心肝寶貝,但隨者社會結構及文化變遷,雙新家庭亦隨之而增加,父母有時候不得不將幼兒送至托嬰中心,再加上少子化影響(以105年底新北市為例,未滿3歲的兒童為10萬1,014人,相較於85年底已減少28.96%),使許多家長格外重視托育品質及安全,而不僅是托育費用的問題。

在政府的支持及輔導下,國內托嬰中心數量雖然持續增加中(以103年至105年為例,新北市托嬰中心數量已從138所成長至174所,增加26.09%,其中公共托育中心即占25.%),但幼兒在托嬰中心受到不當照護的新聞卻始終未間斷。強制托嬰中心裝設室內監視器,某程度雖可透過自律方式,嚇阻虐童事件的發生,但持平而論,許多意外的發生未必是保母虐待幼童,而是在許多情況下,保母對幼兒的照顧根本心有餘而力不足,因此發生許多幼兒嚴重受傷,甚至死亡的不幸事件。

根據研究,托嬰中心的保母即使是在午休時間,許多仍然無法離開照顧幼兒的工作場所,而是繼續與幼兒共處一室,雖然在形式上保母仍可以自由用餐或是午睡,但只要發生幼兒需要照顧的情況,保母就必須立刻提供必要的照顧,因此保母的休息其實是處於一種斷斷續續、支離破碎的情形,以致於保母可能根本沒有真正休息的時間,甚至可能連續好幾個小時都沒有機會喘口氣,最後因身心不堪負荷而使注意力無法集中,甚至情緒失控,托嬰中心經營者對於此種現象,自有義務予以防止。

台北市長柯文哲11日上午出席北市公托20迎新春記者會,他指出大家都知道少子化是國安問題,而北市預計在今年底將達成70家大小公托的設立,讓民眾在住家附近就可以找到適當的托嬰或托幼中心,這也是市府未來持續努力的目標。(台北市政府提供)
台北市長柯文哲11日上午出席北市公托20迎新春記者會,他指出大家都知道少子化是國安問題,而北市預計在今年底將達成70家大小公托的設立,讓民眾在住家附近就可以找到適當的托嬰或托幼中心,這也是市府未來持續努力的目標。(台北市政府提供)

此外,依「兒童及少年福利機構設置標準」第11條規定:「每收托五名兒童應置專任托育人員一人,未滿五人者,以五人計。」也就是一般俗稱的1:5上限。姑且不論有些托嬰中心並未確實遵守規定,而以低價方式違規超收,事實上,如果僅由一名保母在現場單獨照顧5名幼兒,有時也是難以想像的不可能任務,因為每名幼兒的突發狀況都不相同,光是「餵奶」、「拍嗝」、「安撫情緒」、「換尿布」、「注意遊戲安全」等看似簡單的動作,只要同時需要處理2至3名幼童,哪怕是受過專業訓練,經驗再怎麼豐富的保母,一個人都難以及時處理。

凡是有照顧小孩經驗的大人都知道,光是照顧一名幼兒,有的時候就會令人無法喘息,更何況1天要照顧5個未滿2歲的幼兒,這樣的工作壓力已經讓許多保母無法承受,導致許多托嬰中心的保母流動率極高,也常發生找不到人的窘況。如果立法者和主管機關願意積極重視此一問題,儘速將護嬰比修改為1:4(衛福部社家署目前亦正積極研議,希望將護嬰比調整至1:4,以減輕工作者的負擔),相當程度應可抒解保母的工作壓力,避免照顧時發生不幸的意外事件。當然,修改為1:4的護嬰比,可能會因此提高托嬰費用,但此時政府即應透過社會福利資源來貼補需要的家庭,而且至不濟,政府亦應儘速修改現行的「托嬰中心托育管理實施原則」(本原則適用於所有受僱於合法立案托嬰中心,且實際照顧未滿2歲幼兒者,以及合法立案之托嬰中心),其中第4點之「評鑑作業方式」,以及「托嬰中心評鑑作業規範參考範例」第2點規定,縮短原則上「每三年辦理托嬰中心評鑑」的時間(有的縣市已實施連續兩年評鑑一次),並盡可能在最短時間內,把評鑑項目及結果對外公開,讓家長在選擇托嬰中心時可以有值得信賴且完整的參考資料。

從馬英九總統開始,即曾表示「少子化」已成為國安問題。的確,倘若依內政部的人口統計資料,101年10月的嬰兒出生數為23,398人,至106年9月則為15,912人,平均降幅高達「32%」,情況持續惡化且極為嚴重。甚至,內政部也預計至108年時,將呈現人口死亡交叉(出生人數低於死亡人數),伴隨著生育率降低所造成的少子化,未來勢必衍生「勞動力減少」、「扶養負擔加重」、「長期照護」、「社會保險」及「國防安全」等諸多問題,政府實應嚴肅看待此一現象,並積極提出有效的解決對策。

20171110-台北市長柯文哲10日出席關渡托嬰中心與大龍、永春社區托育家園聯合開幕活動。(台北市政府提供)
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關渡托嬰中心與大龍、永春社區托育家園聯合開幕活動。(台北市政府提供)

根據衛生福利部在106年7月公布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少子化友善育兒空間建設-建構0-2歲兒童社區公共托育計畫」(下稱「托育計畫」)核定本,以及中正大學於103年度辦理「我國托育服務供給模式與收費機制之研究」,調查結果顯示,家長實際負擔居家托育服務與托嬰中心的收費情形,倘若對照「台灣地區家庭收支調查」的家戶可支配所得,如無法進入「公私協力托嬰中心」(中央與地方政府自101年起推動設置公私協力托嬰中心,透過地方政府運用閒置空間結合民間團體經營,提供家長多元托育選擇,主要經費由公益彩券盈餘邑注,並保留一定名額供弱勢家庭送托兒童),該研究即建議應將送托1名兒童的托育費用儘量控制在家戶所得的10%至5%,才有機會增加家長願意生育第2名子女的意願。

事實上,目前從中央至於地方都有提供相關協助托育的措施,但是以去年度新北市的公共托嬰中心抽籤結果為例,總共有3,435名幼兒辦理登記,但卻只有69名的空缺,中籤率大約只有「2%」,縱使新北市的公共托嬰中心之後已努力提升核准收托人數至約2,800名幼兒,但對於新北市將近「10萬名」的零至兩歲幼童而言,還是只有不到「3%」的幼兒能有機會進到公托中心,因此才會被學者專家稱之為「煙火式政策」。其實,縱使可以達到托育計畫希望的家戶所得「10%至5%」,以減輕年輕人的托育負擔,但真正重要也同時是關鍵所在者,乃是托育中心以及其他托育機構(例如「社區公共托育家園」)的「受託量能是否充足」,以及「能否確保幼兒安全」的相關問題,如果這些問題無法有效解決或改善,那麼政府希望提升生育率的政策目標,最後恐怕仍將功虧一簣。

*作者為理律法律事務所律師。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0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昌坪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