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翻身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解決少子化不能靠濫用公共化口號包裝的現金補助政策

台灣政府採用現金政策解決少子女化問題已經將近18年,估算近8年來,各級政府已投入500億元的托育補助經費,但在幼托環境惡劣的市場條件下,效果早就呈現在節節敗退的生育率。(資料照,陳明仁攝)

台灣政府採用現金政策解決少子女化問題已經將近18年,估算近8年來,各級政府已投入500億元的托育補助經費,但在幼托環境惡劣的市場條件下,效果早就呈現在節節敗退的生育率。(資料照,陳明仁攝)

行政院長賴清德為了解決台灣長期低瀰的生育率,首先要做的就是將其所推行「私幼公共化」的「台南經驗」擴及全國,目前政策初步規劃是依據城鄉的差距,政府補助2-6歲每個幼兒2~7萬元不等就讀私幼,開放私幼自主性加入,加入的私幼須比照非營利幼兒園的收費標準,政府會再加計5%的利潤給私幼,希望透過私幼提供服務量來減輕家庭育兒的負擔,以提升生育。

私幼公共化是「假公共化」

台灣幼托環境公共量不足與分佈不均,是存在20多年來的情況,並不是近幾年才發生的問題,直到今天民進黨政府還用〝蓋公立幼兒園緩不濟急〞這樣的理由,告訴人民〝津貼補助〞依然是政府唯一能做的最快速和最便利的措施,還真不知,這20年來,除了砸錢將孩子和家長拋向私人服務的市場外,國家共同分擔家庭托育的積極性角色在哪?這也難怪賴揆的私幼公共化被外界譏為「假公共化」。

事實上,賴院長所提出的「私幼公共化」政策與扁政府時期的「幼兒教育券」,以及從馬政府推行至今的「5歲免學費就學補助」(公幼免學費,私幼一年3萬元補助)並沒有太大的差異,說穿了就是政府怠惰,不願去擴展公共化托育設施,實質地去解決根本問題,還是想以現金補貼來打發家長。

現金補助政策並未提升生育率

這些現金補助政策都是打著「要減輕家長育兒壓力,並提升生育率!」的大旗,很窘的是從2000年以來台灣整體育齡婦女總生育率一路下滑,2008年跌至1.05,擠進聯合國最低生育之列,2010更只剩0.89,成為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國家,近三年也都只在1.1徘迴,2017年台灣新生兒出生數僅193,844人,再次低於20萬人。

再進一步檢視六都的政策效果,可明顯發現砸大錢並未推升六都的生育率,

除了桃園市外,其它都是不增反減。就賴院長所引以為傲的台南經驗來看,從賴清德擔任市長開始,每年補助每位2~4歲幼兒1萬元就讀私幼,去年更增加到3萬元,但補助7年下來,台南市的生育率並不見起色,在六都中都只是與高雄市輪流敬陪末座。

表一 六都歷年總生育率。(作者郭明旭提供)
表一 六都歷年總生育率。(作者郭明旭提供)

現金補助政策無法減輕家長育兒壓力

這是因為在托育服務高度仰賴市場供應的台灣社會,現金補助只能製造幼兒送托率提高的假象,但幼兒送托率提高不代表家庭的育兒成本就減低,因為,私幼業者多採營利取向,會不斷推陳出新各種名目創造利潤,津貼補助只會誘導幼托費用逐年攀高。

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2016年家長支付3至6歲的私幼費用,平均每月高達10,311元,相較於2010年平均每月8,197元,近6年私幼的學費漲幅高達25.8%,政府的補助絕大部份都進入私立幼兒園業者的口袋,對於薪資停滯不前的台灣民眾,家長根本無法感受到育兒壓力的減低,當然不會有生育的意願。

20171129-幼兒園,幼兒體能活動,幼兒表演,幼兒勞作,「友善城市‧幸福臺北~臺北市螢橋、黃鸝鳥及實踐非營利幼兒園」。(陳明仁攝)
現金補助只能製造幼兒送托率提高的假象,但幼兒送托率提高不代表家庭的育兒成本就減低。(資料照,陳明仁攝)

現金補助政策無法提升幼兒照顧品質

托育環境高度市場化表示,高額利潤成為私幼業者競逐目標,〝違法超收幼兒〞和〝壓低人事成本〞就成為獲利最快速的方式。

2017年台北市政府1-9月抽查全市141家幼兒園進行聯合稽查,就發現〝超收學生〞、〝師生比不足〞、〝師資未具教保資格〞是違規的主要樣態,其中也包含像何嘉仁、蒙特梭利幼兒園、吉的堡英格幼兒園等等收費高昂的連鎖幼兒園,可見高收費不見得買的到優質的照顧品質。

全國教保產業工會2017年7月份彙整自全國教保諮詢網102至105學年度幼兒園基礎評鑑結果發現,未幫員工投保勞健保或高薪低報、未幫員工提撥6%勞退、師生比例不符、2歲至未滿3歲幼兒違法混齡,這4項也是主要違規指標。

即使通過教育部評鑑的幼兒園並不表示照顧品質就受到保障,就2016年和2017年這兩年,被檢舉嚴重超收幼兒的園所,台北市私立何嘉仁三民分校–嘉維、嘉勝兩家幼兒園、新北市私立惠文領袖幼兒園、台南市私立禾群幼兒園,以及被檢舉任用未具教保資格老師、未給予老師加班費的台南市私立朝陽幼兒園,這些都是通過教育部基礎評鑑的園所,可見,教育部這八年來想藉由補助對私幼品質的控管機制是失靈的。

私幼業者一面拿政府補助,一面違法超收幼童,同時壓榨教保服務人員的薪資待遇。長年三高(高情緒勞動、高工時、高流動率)和三低(低薪、低福利、低保障)失衡的勞動條件,再加上超量的照顧比例,導致教保服務人員壓力負荷過大,情緒不夠穩定,無法久任,流動率非常高,幼保科系畢業生外流至新加坡、馬來西亞,或不敢踏入教保職場,以致托育人力出現斷層,這都會直接影響幼兒照顧品質。

現金補助無法解決偏遠地區家庭托育的問題

私立幼兒園有一定成本與利潤考量,所以許多偏遠鄉鎮未有私立幼兒園(參見附件一),再加上公立幼兒園的設置是以學區為主,設置的區域對於部分家長並不便利,且在幼托整合的過程,許多鄰里公立托兒所被迫關閉或整併,都影響到偏遠地區托育服務量的不足和不便,這些問題不是政府加碼給予當地家長津貼補助就可以解決的問題。

依據教育部全國教保資訊網的資料,從2014年教育部開始設置非營利幼兒園,至2018年2月共80園,設置最多為台北市共22所,其次是高雄市9所,再來為新北市8所,就設置的分布而言,還是以都會區為主(參見附件二)。這是因為非營利幼兒園的設置規格成本高,適合設置在都會區,再者,人口數也往往是政府資源分配考量的重點。以至於長期托育服務量不足和不便的偏鄉區域,依舊得不到改善,雖然《幼兒教育及照顧法》第10條明訂,離島、偏鄉於幼兒園普及前,得採社區互助式對幼兒提供教保服務,但至今教育部並未編列任何正式預算去推動。

出席「社區公共托育家園7家聯合開幕記者會」 柯文哲:社區公共褓母年底預計達到34家。(台北市政府提供)
許多鄰里公立托兒所被迫關閉或整併,都影響到偏遠地區托育服務量的不足和不便,這些問題不是政府加碼給予當地家長津貼補助就可以解決的問題。(資料照,台北市政府提供)

托育公共化需落實建構平價、普及、近便的托育環境

全國教保產業工會認為,私立幼兒園收費標準和照顧品質差異很大,齊頭式的補助無法解決托育問題,中央與地方政府不應該利用公共化口號去搶政治曝光率,不斷加碼補助,只是圖利業者的美麗包裝,不僅無助於減輕家庭育兒壓力,還持續惡化幼兒照顧品質。

 幼托公共化不是政府花錢了事,而是國家使用公共的資源來協助人民托育的服務,必須以提供「實質服務」為主,逐年增加編列幼托公共化預算,持續擴充公幼、非營利幼兒園的數量,翻轉公私比失衡的現況,改變目前失靈的幼托市場,或優先推動將國教向下延伸一年,如此,政府才有可能提供足夠於一般家庭負擔得起的平價托育服務。

除此,中央與地方政府應合作對於全國不同區域的地域特性(如,人口數,民眾收入,產業特性,村落間的距離等等)作一普查,瞭解各區域的托育需求數,依據區域的差異來設計符合不同需求的多元托育模式,這樣才能真正解決公共量分布不均的問題,達到公平、近便的目標,讓公共托育成為多數家長的權益。而不是全國一條鞭式的單一模式,或以各地人口數多寡來分配托育資源,如此只是加劇城鄉間托育資源落差更大的不公平現象。

台灣政府採用現金政策解決少子女化問題已經將近18年,估算近8年來,各級政府已投入500億元的托育補助經費,但在幼托環境惡劣的市場條件下,效果早就呈現在節節敗退的生育率。賴院長不應該再濫用公共化口號來包裝現金補助政策,現金補助易放難收,也難以普及受惠到每個幼童。唯有真正落實建構平價、普及、近便的公共托育環境,同時,提供友善、合理勞動條件的教保環境,讓公共托育設施普及每個社區,才能真正解決托育問題,進而才能提升生育率。

〈附件一〉 全國未有私立幼兒園的行政區域1(作者郭明旭提供)
〈附件一〉 全國未有私立幼兒園的行政區域1(作者郭明旭提供)
〈附件一〉 全國未有私立幼兒園的行政區域2(作者郭明旭提供)
〈附件一〉 全國未有私立幼兒園的行政區域2(作者郭明旭提供)
〈附件一〉 全國未有私立幼兒園的行政區域3(作者郭明旭提供)
〈附件一〉 全國未有私立幼兒園的行政區域3(作者郭明旭提供)
〈附件二〉 全國非營利幼兒園分布(作者郭明旭提供)
〈附件二〉 全國非營利幼兒園分布(作者郭明旭提供)

*作者為全國教保產業工會理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