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從成都秋雨教案看中共新一輪的宗教迫害運動

2019-01-12 06:20

? 人氣

作者認為,成都秋雨教案發生之後,西方社會的反應空前強烈。無論是西方國家的政府,還是歐美的主流教會,均對中共的暴行發出嚴厲譴責。但是,如果説江胡時代西方輿論的壓力對中國還多少有些作用,那麽在習近平時代這些外部的壓力已然如同石沉大海、拳擊敗絮,。(資料照,翻攝秋雨聖約教會臉書)

作者認為,成都秋雨教案發生之後,西方社會的反應空前強烈。無論是西方國家的政府,還是歐美的主流教會,均對中共的暴行發出嚴厲譴責。但是,如果説江胡時代西方輿論的壓力對中國還多少有些作用,那麽在習近平時代這些外部的壓力已然如同石沉大海、拳擊敗絮,。(資料照,翻攝秋雨聖約教會臉書)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六日,成都秋雨教會同工傳來消息,此前被宣佈刑事拘留的王怡牧師被正式批准逮捕,但在家屬簽字後卻沒有給家屬出具法律文書。家屬擬前往律所辦理委託手續,卻被警察限制不得出門。與此同時,律師被司法局緊急約談,要求不得介入此案。

有消息人士透露,成都警方把抓捕王怡牧師及秋雨教會會眾的案子,列為成都近年來的一個大案。當局宣稱,王怡等人是受美國指使、煽動顛覆中國政權的境外敵對勢力在國內的「代言人」,利用基督教作為洗腦工具,傳播反黨反社會主義言論,旨在煽動民間不滿情緒,進而達到顛覆國家政權的目的。

十二月十四日,成都青羊民政局將秋雨教會列為「非法社會組織「,發出公告予以取締。耐人尋味的是,該取締通知書使用的法規是《社會團體管理條例》而非一年前新頒佈的《宗教事務條例》,顯示當局刻意規避其宗教迫害之性質,企圖將此一「教案」作世俗化處理。

城市新興教會是最後一塊抵抗暴政的磐石

習近平執政以來,以暴風驟雨之勢摧毀毛時代之後所謂「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初具雛形的中國民間社會。以對宗教團體及少數族裔的打壓而論,習近平可謂大獲成功:對天主教,中共成功地利誘左傾思想嚴重的天主教教宗方濟各,中梵雙方簽訂了一份臨時協議,教廷承認中共指定的「紅色主教」,並命令數十年來持守純正信仰的地下主教給共產黨主教讓位,儼然是對地下教會的出賣;對伊斯蘭教,中共將兩百萬信奉伊斯蘭教的維吾爾人及其他西北少數民族民眾關進新型的集中營——「再教育營」,離種族屠殺僅有一步之遙;對藏傳佛教,雖有數百名藏族僧俗自焚抗議,中共仍然無動於衷,世界亦無能為力。既然中共節節勝利,自然就將黑手伸向快速發展、影響巨大的新教城市新興教會。

文化大革命(文革)與毛澤東,對中國社會影響深遠(美聯社)
文化大革命(文革)與毛澤東,對中國社會影響深遠(美聯社)

此次中共動用強悍的國家暴力機器,上千名警察、官員、社區管理人員一起出動,侵門踏戶,抄家抓人,宛如文革的紅色恐怖,企圖將秋雨教會連根拔起。近年來,秋雨教會、守望教會、錫安教會等城市新興教會正在凝聚成為抵抗暴政的磐石。共產黨統治中國的七十年,中國原有的社會組織全部遭到瓦解和摧毀,民眾宛如一盤散沙,無法形成反抗的力量。而基督新教教會,自宗教改革以來五百年,即具有與國家政權平行發展之趨勢,「上帝不從凱撒」,不僅在會堂之中,更在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二零零年以來基督新教城市教會的「井噴」式發展,讓中共感到如芒在背。

以秋雨教會為例,它不單單是一間教會,還相繼興辦神學院、人文學院以及教會自己的小學和中學,在西方民主社會,這些作法不足為奇,但在中共的黨國體制下,則具有某種顛覆性。對教育權的壟斷是中共的命根子,本身是中國家庭教會信徒且長期從事律師工作的評論人雷志鋒指出:「在教育領域,以國家實施九年制義務教育的名義,使用官方統一編寫的教材,對全體國民從幼年時起,就實施無神論、生物進化論、辯證唯物主義的強制教育。每個七歲至十六歲的孩子,在接受義務教育的年齡階段中,都要加入共產黨的後備組織:少年兒童先鋒隊和共產主義青年團。那些官方按照共產主義和無神論標準進行編撰的教材,宣稱所授為唯一真理,不容許任何哪怕學術上的質疑。這些教材,幾乎僅除了數學課沒有外,其它全部課程,教授的都是變換著方式花樣的上述共產主義、唯物主義、無神論以及篡改的用以仇恨中國之外的全部文明世界的歷史。這些教材,還公然醜化宗教信仰,稱宗教是人類的精神鴉片。這個國家教育機器夜以繼日的做著這一切,摧殘著所有在中國出生並成長的孩子的心靈,這些孩子們,早在成人之前,基本上都已喪失了獨立思考能力、 形成了蔑視宗教信仰的條件反射。這些人成人後普遍都是狹隘的愛國主義者和民族主義者。」謬誤最害怕的就是真理,極權政府最害怕的就是洗腦教育失效。所以,秋雨教會從自行辦學的那一天起,就跟中共展開了一場「靈魂爭奪戰」。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