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華為之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日韓互召大使抗議!二戰強徵勞工官司,南韓法院再判三菱重工敗訴

南韓最高法院29日判決,對二戰期間被強徵的韓國勞工向日本三菱重工業公司提出的兩起索賠案,三菱重工承擔賠償責任。二戰時遭到強徵的韓國勞工29日在南韓最高法院外歡呼。(美聯社)

南韓最高法院29日判決,對二戰期間被強徵的韓國勞工向日本三菱重工業公司提出的兩起索賠案,三菱重工承擔賠償責任。二戰時遭到強徵的韓國勞工29日在南韓最高法院外歡呼。(美聯社)

南韓最高法院29日再次針對二戰期間的強徵勞工問題宣決,日本三菱重工必須對6名遭強徵勞工、4名女子勤勞挺身隊員、以及一位受害者遺屬負起賠償責任,賠償金額從8千萬韓元至1.5億韓元(約合新台幣220萬至412萬)不等。日本政府當天緊急召見韓國駐日大使李洙勳抗議,韓方隨即召見日本大使表達不滿,日韓關係也再陷低潮。

根據韓聯社報導,二戰期間被日本強徵的6名勞工、朝鮮女子勤勞挺身隊(女性勞動志願隊)4名受害者及1名受害者遺屬,分別針對三菱重工提起索賠訴訟。南韓最高法院29日作出終審判決,三菱重工需向6名受害勞工賠償每人8000萬韓元(約新台幣220萬元),向受害女子每人賠償1億至1億5000萬韓元(約新台幣274萬元至412萬元)。

什麼是「女子勤勞挺身隊」?

為了補足二戰太平洋戰場日本軍備生產的勞動力短缺,日本強徵朝鮮少女加入勤勞挺身隊。這些年輕的女性通常被派往日本境內飛機零組件工廠及紡織工廠等地,以「義務勞動」之名無償工作。不過被強徵的確切人數,包括日本外務省與南韓政府都無法掌握,若從日本3家公司的名冊看來,至少有1661人。

受害女性勞工及其家屬自2012年起在南韓對三菱重工提起索賠訴訟,一審、二審都勝訴,但由於三菱重工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訴,案件推延至今宣判。另外6名強制徵用的受害勞工曾在一審和二審中敗訴,2012年最高法院認為索賠請求權時效已消滅的被告主張有違誠信原則,認為案件應重新審理,方有今日之勝訴。

南韓最高法院29日判決,對二戰期間被強徵的韓國勞工向日本三菱重工業公司提出的兩起索賠案,三菱重工承擔賠償責任。(美聯社)
南韓最高法院29日判決,對二戰期間被強徵的韓國勞工向日本三菱重工業公司提出的兩起索賠案,三菱重工承擔賠償責任。(美聯社)

南韓最高法院10月30日才做出判決,新日鐵住金公司需向4名原告每人賠償1億韓元。當時日本政府便強烈抗議,29日的判決出爐後,包括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都大表不滿。河野太郎說,南韓法院的判決明顯違反《韓日請求權協定》,日方絕不接受。菅義偉則要求韓方立即採取適當措施。

南韓最高法院29日判決,對二戰期間被強徵的韓國勞工向日本三菱重工業公司提出的兩起索賠案,三菱重工承擔賠償責任。二戰時遭到強徵的韓國勞工29日在南韓最高法院外歡呼。(美聯社)
南韓最高法院29日判決,對二戰期間被強徵的韓國勞工向日本三菱重工業公司提出的兩起索賠案,三菱重工承擔賠償責任。二戰時遭到強徵的韓國勞工29日在南韓最高法院外歡呼。(美聯社)

河野太郎還說,這次的判決「從根本上顛覆1965年韓日邦交正常化以來,兩國發展友好合作關係的法律基礎」。如果韓方沒有立即採取適當措施,日方將出於保護本國企業正當活動的目的,將考慮一切應對選項。南韓外交部發言人魯圭德則對日方反應表示遺憾,並敦促日本政府保持克制,不要做出不利兩國關係發展的舉動。

不過日本外務省事務次官秋葉剛男29日仍召見南韓駐日本大使李洙勳表示抗議,韓國外交部也召見日本駐韓大使長嶺安政以牙還牙。南韓外交部官員則說,日方罔顧問題根源,過分渲染此事,不僅對解決問題毫無裨益,而且對發展面向未來的雙邊關係毫無幫助。韓聯社說,韓國和日本同天互召大使抗議相當罕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國際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