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從陳師孟看民進黨的權力饑渴與創傷症候群

2018-06-22 06:20

? 人氣

陳師孟致詞。 (盧逸峰攝)

陳師孟致詞。 (盧逸峰攝)

「過去我一直自覺是個老實人,待人處事講誠信,做事情也照規矩來,不會拐彎抹角、不懂勾心鬥角。…但是這件事讓我發現到,自己並不全然『性本善』,本性中也潛伏著某種『陰暗面』,一旦被激發出來,狡滑的程度倒也不容小覷。(你聽出來了嗎?我講這些話時,不但沒有慚愧,反而帶點得意。)」─陳師孟《尖尾週記》

陳師孟是個值得觀察的「個案」,雖然一般人對他到底是誰、做過什麼、正在做什麼,未必有太大興趣。

陳師孟祖輩是民進黨定義中的「黨國威權魔頭」蔣介石的親信陳布雷(大陸淪陷前自戕)。他十八歲就加入國民黨,曾是二十五年黨齡的「資深黨員」;至一九九一年廢除刑法一百條運動時,退出國民黨,加入民進黨,隔年就出任民進黨秘書長(同時加入外省人獨立促進會);重要的是,他走到了陳水扁身邊,陳水扁當市長,他當副市長;陳水扁當總統,他先當央行副總裁,再當總統府秘書長,還是凱達格蘭學校首任校長,但出任這些職務時間都不長,至二00四年五月中旬他辭卸凱校校長後,沒有太重要的黨公職在身,但他對陳水扁忠誠不減,二00六年扁案爆發,百萬倒扁紅衫軍圍城,他發表〈剖視「倒扁」連續劇〉,痛批施明德和倒扁泛綠學者。

謝長廷評語:對敵人沒法度,就在同志內找敵人

除了陳水扁,他和民進黨的關係遠不若與獨派的關係,二00八年民進黨失去政權, 黨主席選舉中他支持的是辜寬敏,蔡英文當選,他批評蔡當選靠得是派派系(新潮流),選後談團結是「假團結」,拒絕為蔡英文所用;二0一二總統大選前後,他退回民進黨證,完成退黨手續,為的是王定宇未獲立委提名,此前王定宇因為黨內檢舉他違反公益勸募條例募款爭議,被黨中央要求退選;二0一二年十月,謝長廷登陸,陳師孟批謝面對中國不是「跪了一半」,又引起一波爭議,謝長廷感嘆,陳師孟「對敵人沒法度,就在同志內找敵人。」

退黨的陳師孟還算不算「同志」實在難論,但民進黨似乎沒有人不敢不把他當「同志」,直到蔡英文帶著民進黨重返執政,對蔡英文從無好評的陳師孟,這一回倒是接受了蔡英文的提名,出任監察委員!原因不是他口中無視黨內民主的蔡英文突然重視黨內民主了,或者他口中「假團結」的蔡英文搖身「真團結」了,又或者他認定該報廢的監察院,一夕之間具有重大的憲政意義,而是他發現:原來監察委員可以「整飭」司法之官箴─可以鎖定他眼中「辦綠不辦藍」的司法官!

20180322-駐日本代表謝長廷等出席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就3月4日日本公務船噴水追趕我東半球28號漁船事件相關因應作為與台日海權爭議相關談判現況與進程」,並備質詢。(陳明仁攝)
駐日本代表謝長廷當年因為赴大陸,被陳師孟批評碰到中國「跪一半」,讓謝感嘆,對敵人沒辦法,就在同志中找敵人。(陳明仁攝)

廢物利用監察院,連帶羞辱司法權

陳師孟「廢物利用」監察院,不只羞辱監察權,還羞辱了司法權,而且,監察院和司法院(包括法務部)都拿他沒輒。司法院長許宗力質疑他有「干預司法」之嫌,他就回嗆許的「防衛心」太強,而且再次強調監委就要看「法官有沒有亂判」;監察院長張博雅核准被調查檢察官聲請要求陳迴避的案子,陳師孟一不做二不休,繼續違反監察院〈自律規範〉,依然約談他認定的「藍檢」,為的不只是挑戰司法權,而是挑戰監察院─讓院會決議他到底是否違規。

本篇文章共 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2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