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兩年急行軍 權力極大化,蔡英文把國家推到懸崖邊

總統蔡英文(右)接受《蔻蔻早餐》專訪。(甘岱民攝)

總統蔡英文(右)接受《蔻蔻早餐》專訪。(甘岱民攝)

五二0將屆,就任即將滿兩年,民調支持度持續下滑的蔡英文總統,巧笑倩兮,頻頻受訪,國家元首精神好氣色佳信心滿滿,國家之幸;不過,國家元首不肯認清事實,踩著烽火輪一路輾壓,則是民眾之大不幸;最遺憾的是,總統不是大學校長,權力者愛拔就拔,這個「不幸」,還得再挨兩年。

回首前塵:封了核四,迎來深澳─擋了服貿,斷交三國

蔡英文對比政黨輪替的兩年前,認為台灣處於停滯還有往下走的趨勢,「我在懸崖前把國家拉回來,難道不是執政者該做的事嗎?」回到兩年前,可能都還不夠,要回到二0一四的太陽花學運,一場學運擋下了服貿協議,緊接著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禁食靜坐,讓核四進入封存狀態。

四年後,不但服貿、貨貿停擺,兩岸關係進入「不知從何說起」的狀態,結果北京片面推出惠台措施,蔡政府除了鬥嘴鼓之外,別無因應措施,文化部日前更烏龍般地發出一紙公文,要求在台出版陸書必須申請報准,文化圈、出版業為之譁然;外交上,兩年已經斷了三個邦交國,未來的邦交警報,蔡政府依然一籌莫展,只能被動發布告同胞團結書;當然,對解放軍海空軍三天兩頭幾成慣例的繞台「訓練」同樣不知如何是好,而我們甚至連募兵制都零零落落,有勞蔡英文總統在與高中生座談時,說出「別急著念大學,先進軍隊幾年…」,可想而知,這句話沒被噓爆也被酸爆。

核四封存,是國民黨的無奈,却是民進黨的宿命,兩次執政就讓核四命運反覆,比第一次執政更尷尬的是,經過十六年,核一、核二除役年限將屆,蔡政府端上來的是空汙壓力更大的燃煤電廠,當然,還有緩不濟急的風電與太陽能。

20180416-立法院,「拒絕空污!反對興建深澳燃煤電廠」記者會在立院外舉行。(陳明仁攝)
「拒絕空污!反對興建深澳燃煤電廠」記者會在立院外舉行。(陳明仁攝)

輾壓式改革,法治放水流─六法全書無用,黨法全書上桌

兩年「急行軍」,蔡英文做到了哪些?

勞工假,修法兩次,爭議未解,過勞的依舊過勞,低薪的眼巴巴地看政府官員臉不紅氣不喘大談平均工資有五萬,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還加碼演出「扣除外勞,平均工資可以到五萬八」,為化解低工資的帳面數字,竟能厚顏改變比較基礎,這事也只有蔡政府幹得出來。過去,蔡英文經常批評前任馬英九的話就是,「只會端出冷冰冰的數字」,現在她也習慣背數字了,特別是「經濟成長」,她忽視馬政府才就任就有全球金融海嘯,而且持續很長一段時間,托天之幸,蔡政府這兩年是全球景氣最好的階段,台灣再不好也有水漲船高的浮力。

政府有效能,不應該唱衰,但是,如果政府所謂的「效能」是破壞法制而達成,那就不能不正視其可能遭致的後遺症;隨便舉例:蔡政府推動轉型正義,沒有問題,但是,却製造了有違憲違法之虞的不當黨產條例和促轉條例,所有在過去政治開放三十年中,重新合法登記的團體,都在蔡政府片面認定下,有被清算之虞,國民黨如此、婦聯會如此、紅十字會如此、救國團當然亦復如此,行政機關說違法就違法,說移送就移送,最誇張的是,宜蘭縣政府竟能悶聲不吭地,就把救國團資產,一筆畫入縣政府所有!這是誰給的權力?即使不當黨產或所謂的附隨組織資產要清繳國庫,不應該先清算列冊嗎?哪能容地方政府就地分贓?

然而,這麼明顯的「違法」事實,却無人聞問也無力聞問,為什麼?因為民進黨蔡政府的治國標準裡,沒有「六法全書」只有「民進黨法全書」,合法違法全部他們說了算。

陳金德的中油董座讓綠營派系飄出濃濃煙硝味。(林瑞慶攝)
宜蘭縣政府竟悶聲不吭,把救國團資產畫為己有。圖為代縣長陳金德。(林瑞慶攝)

大法官止爭的期待漸漸渺茫─在野聲明釋憲門檻變相提高

全面執政的蔡政府一手打造了這個扭曲的國家機器,立法院絕對多數席次為權力者護航固不待言,做為止爭最後防線的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在蔡英文總統的「有效提名」之後,即使沒有自我繳械,也形同半護航;最近,大法官才駁回了立法院在野立委的前瞻條例與預算審查之釋憲聲請,理由竟是有一位立委未行使投票權,因此剔除在聲請人之外,造成聲請門檻不足,這是政治開放之後,對立委釋憲的倒退解釋,司法院不但未加警覺,甚至欣然景從權力者的需要,包括監察院提出有關不當黨產的釋憲聲請,已經在司法院擺了一年兩個月,受理與否,迄無音訊。

這兩年,街頭紛鬧最嚴重的年金改革案,蔡政府以挑動世代與階級對立的情緒遂行其目的,貌似蔡政府改革最到位,但是,年金改革是自前總統李登輝時期就推動的改革,為什麼前人都做不到,獨獨她能做到?理由只有一個:歷任總統沒有人甘冒違反「法律不溯既往」之基本法理原則的大不韙,「法治」這兩個字落在蔡政府手裡,竟真的成為一張空白授權的支票,隨她填寫,無人可以制衡。

年金改革案,才由花蓮縣政府和金門縣政府聯手提出釋憲聲請案,從前瞻和黨產釋憲聲請案的前例,很難講年金改革釋憲案的下場會是如何,但不論是好是壞,若照蔡政府七月起實施的原訂計畫,就難以追回,即使最終真能得到法律不可溯既往的定論,依照大法官釋憲的前例,至多載明法律違憲限期改正,換言之,伴隨法律違憲的痛苦期限只會長不會短,這些,當然看不在權力者眼裡。

20180212-司法院長許宗力12日召開「司法改革首次半年進度報告」記者會。(顏麟宇攝)
曾經為立委聲明釋憲權力爭不遺餘力的司法院長許宗力,在蔡政府治下主持大法官會議,竟以立委未出席投票為由,變相抬高立委聲請釋憲門檻。(顏麟宇攝)

超扁趕馬,立法司法監察面目扭曲─制衡機制形同半殘

立法、司法如此,本來就是半調子制衡的監察院,即使蔡政府不像扁政府硬讓其空轉四年,而是十足十補滿缺額監委,但是,這個對整飭官箴理當有所發揮的機關,也接近半殘,行政機關沒人把監察院當回事,自扁朝伊始就是如此,馬政府時期情況並未改善太多,到了蔡政府每況愈下,監委調查教育部指正不可對大學校長遴選兩套標準,像一陣空氣飄過就沒了,教育部完全不搭理;更誇張的是,還有揚言只調查藍不調查綠的監委,先是在「尖尾周記」披露調查檢察官的情節,接著又要查前總統介入二次金改案,而其查案前提竟是二次金改不是貪汙,法官不能採「實質影響力說」,監察權明目張膽地對法官施壓,也屬空前未有之事。

最厲害的是,就任第一件事,廢了特偵組,如今讓北檢三天兩頭與前總統馬英九新聞稿來來去去鬥嘴鼓。

司法鎖定馬英九大小案件,因前立法院長王金平與民進黨總召柯建銘的司法關說案,所牽連馬英九洩密案,日昨才二審逆轉從無罪變有罪,高院法官「量刑從輕」,但大駡馬英九「不足以為表率」,匪夷所思的是法官逆轉心證的主要理由是馬英九把案件,「口頭轉述(洩露)」給江宜樺(行政院長)和羅智強(總統府副秘書長),莫怪乎馬英九大呼冤枉:「我若在家睡大覺才不足為表率!」就是不知道法官判決書裡這段話:「以法治代替人治,禁止國家各機關權力(行政權作用)在無法律指示或授權之情況下,對於人民基本權利為違法或不當之干預。」是否也會成為同一準繩,約束蔡政府?比方說,教育部之不當干預台大校長遴選?

蔡英文應該自豪,她把國家推到一個新的懸崖高點,立法、司法、監察即使未達面目全非,也已面目扭曲,兩年不到的時間,權力在她手上極大化的速度,的確超扁趕馬,遠遠把前任拋諸腦後,這個紀錄一定要留下來,套用她自己的話,「回頭讓大家來檢視你,做的事對國家到底是不是好的?」

本篇文章共 7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52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