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川普八條無理撒潑激起兩強對撞危機

美國財長馬努欽率團前往北京談判,提出8大默求。(資料照片,美聯社)

美國財長馬努欽率團前往北京談判,提出8大默求。(資料照片,美聯社)

川普霸權八條無理撒潑中美貿易戰爭,正激起全球政經格局動盪大波瀾。

川普單方面鴉霸失心的不平等「制敵」條款要求,看似嚴重直面衝擊當下中國,是否也會立即擴散而破壞了,整個世界經濟貿易投資的常態運轉?首當其衝的亞洲區域經濟,又將如何之處?臺灣經濟又會是此役的直接受害者或間接受益者呢?當然,各方面無不深切關心。

川普祭出「霸權八條」絕對不平等條約

兩年來一味企圖以「美國優先」(American First)「永續美國偉大」(Keep America Great)改造世界規則與秩序的川普總統(Donald Trump),就在不到兩個月之前才大張旗鼓發動的中美貿易戰爭,再一次作出甚至絕大多數先進社會也齊呼不可思議的驚世舉措:向習近平政府祭起類似當年八國聯軍對大清帝國所提出的絕對片面不平等條約式的「霸權八條」。

川普不顧帝國主義形象及國際觀瞻,大喇喇祭出這「吃定你」的霸權搦戰八條。如此作法一出,是否就可以立時逼迫中國屈辱稱臣棄械投降,自我掐死既成氣候的科技經濟「趕超美國」攻勢?

國際間都在瞪眼注視;不過,歐盟國家已然發出「未免欺人太甚」不平之鳴。

而在中國,習近平政府以現今國力,更不再像大清帝國一般樣是什麼省油的燈,當然因此強硬反擊報復,乃至積極直接對槓,應該是全世界都可以預期的。

還看川普會在華府如何「片面拍板」?

2018年5月3日至4日美國派出總統特使、財政部長米努勤率領美方七人代表團於到中國,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領軍的對話談判團隊,就中美經貿戰爭問題進行並不暢快的面對面關鍵談判。

美國談判代表團從原本財長米努勤一人,終至擴大為七人團,等於同時包容了鷹派鴿派兩派人馬於一團:米努勤( Steve Mnuchin )、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與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自始即希望可以促成協議的鴿派,用以穩住金融市場,但是偏向鷹派的貿易代表賴海哲(Robert Lighthizer)以及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則主張要針對中國進行長期抗戰;另外,兩位成員是川普的國際經濟高級顧問艾森斯坦,以及美國駐中國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在中方除了習近平經濟智囊劉鶴領軍外,原本準備安排美國代表團能夠會見國家主席習近平,副主席王岐山也預定要會晤代表團,終因會談過程,中方看到川普霸權八條的無理撒潑,而低宕不爽不歡,連晚宴也免了,當然,更不可能做後續讓代表團會晤面見王岐山、習近平兩人了。

首輪北京中美貿易戰談判破裂

由於美國稍前已對陸企中興通訊及華為祭出制裁措施,一般輿論早已認為這次北京談判,中國將以強硬態度對應美方要求;原本,川普安排此一代表團組合,似乎早有難以用一回合談判達成協議之蓄意,因為中美經濟體量及關係相當複雜,以致此次北京折衝會談,最終還是要留待川普在華府拍板。

2018年5月4日美國財政部長米努欽(Steven Mnuchin)率領7名高層官員代表團訪中,在北京的首輪貿易談判,因毫無實質進展下返美,幾乎所有美方提議,件件都存有「重大分歧」,最終雙方祇得到「繼續談判」的共識,但並沒有為下次談判訂下日期與地點,更遑論是否還有相互磋商空間與方法途徑。說是首輪中美貿易戰談判破裂,實亦不為過。

肇致中美貿易戰談判破裂的關鍵,是華府向北京提出的「八大霸道要求清單」,而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代表團向美方提出的十點要求,也沒能得到任何回應。

川普政府的八大霸道要求清單

美方所提「平衡貿易關係」(Balancing the Trade Relationship)八大要求事項,分別是:減少貿易赤字、保護美國知識和智慧產權、對敏感技術投資的限制、美國在華投資、關稅和非關稅壁壘、美國服務及服務供應商、美國農產品,以及最一項「實施」。

第一. 減少貿易赤字

● 從2018年6月1日開始,以每年1,000億美元的速度,在2020年前削減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2,000億美元。

第二. 保護美國知識和智慧產權

● 停止補貼所有「中國製造2025」計畫中的先進科技業,同時接受美國可能限制這些產業的進口產品。

● 2019年1月1日前,中國必須取消技術轉讓方面的具體政策和做法、取消《美國技術進出口管理條例》和《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實施條例》。

● 美國就智慧財產權爭端採取的「301制裁」,中國須保證不對美國進行報復。

● 2018年7月1日前,中國必須撤回在世貿組織(WTO)提出關於將中國列為非市場經濟國家的申訴,未來不會提出挑戰。

● 停止所有對美國商業網的網路間諜行動。

● 加強具體的智慧財產權保護和執法力度。

第三. 對敏感技術投資的限制

● 中國必須不反對、挑戰,或報復華府對中國在美國敏感科技部門或對美國國家安全至關重要部門的投資設限。

第四. 美國在華投資

● 美國投資人在中國取得公平、有效和無差別市場准入,包括解除適用外國投資限制和外國所有權/股權規定。

● 2018年7月1日前,中國必須發布改善清單。

第五. 關稅和非關稅壁壘

● 2020年7月1日前,將「所有非關鍵領域產品」的關稅下降至不高於美國關稅。

● 中國必須取消特定的非關稅壁壘。

第六. 美國服務及服務供應商

● 中國必須以特定方式改善市場准入。

第七. 美國農產品

● 中國必須以特定方式改善市場准入。

第八. 實施

● 落實美、中兩國每季開會檢討目標和改革。

● 若美國宣佈中國沒有遵循這個框架中的任何承諾,美方可以對中國產品施加額外關稅或限制。

● 在收到被禁止產品的書面通知後15天內,中國必須提供每批貨物的詳細資訊,未能作到這點,美國將徵收等於可疑轉運數量的關稅。

● 中國如未遵守承諾,美國將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課徵關稅,沒收仿冒和盜版商品,或者課徵關稅,以彌補技術和智慧財產的損失。

硬性削減貿易逆差無助改變中美經濟態勢

川普政府在這次北京談判才一見面就迫不及待提上檯面的八大霸道要求議題,看似雖以川普在三月發動中美貿易大戰之初,乃至美國談判代表團華府行前信誓旦旦所言,以致力削減中國對美國貿易超額順差,作為首開北京談判的第一要務,但事實上,真正最高核心條款,卻是第二條的「保護美國知識科技和智慧產權」,才是真正能夠顯露美國帝國主義霸權掠奪本性的「最霸道、最不合理、最不平等」條約式一面倒要求條款。

由於先前川普已一口咬地定2017年中美貿易逆差高達3,750億美元是大問題,所以美方代表團一開口就要求中國須先積極削減美中年貿易逆差1,000億美元,儘管說,2017年美國對中國出口成長了12.8%,達1,304億美元,已是2001年中國入世時的七倍,但美方還是緊盯平衡逆差作為第一主題。

事實上,大多數跨國經濟學者都認為,川普之執著於消除逆差根本毫無意義,中美兩國雙邊貿易逆差,主要還是總體經濟政策而並非是貿易政策所導致的結果,因為倘依附加價值率計算,中國對美順差額度其實不高,中國對美國所出口產品,包含了諸多其他國家供應的零組件,以致認為提高關稅手段祇會招致北京報復,最終反而會大大傷害美國消費者,卻根本無助於改變整體貿易態勢。而北京方面也認為,要中國單方面削減年貿易逆差1,000億美元,確是極其荒謬的談判訴求,此舉形同要求大陸「用政府手段干涉市場行為」,此與美國一向主張的自由市場經濟根本背道而馳,針對這一點中方當然不可能讓步。

想提前打死《中國製造2025》趕超美國聲勢

中美貿易摩擦,其實並非單純是貿易逆差的操作性技術層次問題,而是中國運行中的「國家資本主義經濟模式」對於美國自由經濟體制的最根本直接的挑戰;因此,美國民間企業界事先早就明白建議川普,不該祇看中美貿易赤字,而應該聚焦在中國對美國企業的「市場准入」及「強制技術轉讓」問題;也就是川普所謂在鉅額逆差當中,特別是「在智慧財產方面也損失數千億美元」的核心問題。

因此,美方代表團認為,美國政府當局所真正最高警惕的是《中國製造2025》這項由中國政府主導推動的產業政策,劃定工業機器人等十大領域之重點投資,企圖以支配人工智慧(AI)和自動駕駛等未來產業發展,極力推進「世界工廠」中國製造業的轉型升級,加速度趕超美國科技產業在全世界市場的絕對優勢地位,最令美國無法忍受的是,中國設定製造業在2025年超越美國,成為全球製造業第一強國更是第一大國,到2050年真實超越美國成為全世界經濟量體第一大國,這一發展,對於美國經濟強權地位及下一世代美國人就業,不啻都是一大威脅。

川普政府針對這一點聚力高姿態不平等單薄加壓的目的,並非就是企圖要改變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經濟模式」體制,要讓美國國家政經體質有時間調適因應,而非就此成為平白受害者,乃會如此無理要求中國撤回《中國製造2025》計畫。

習近平政府提出相對的反制要求

針對這一點,習近平政府要求美方也應該設法提振本身出口,因為,中國對於美國所限制出口的高科技產品,確有強勁需求;在這次北京談判中,當然要當面拒絕調整《中國製造2025》國家級計畫,同時,也要求美國能夠正視習近平主席最近在博鰲論壇宣示保護智慧財產權的決心,不希望美方依舊想要祭出臭名昭著的301條款,以逼迫中方接受不公平的單方片面懲罰性關稅。

除了川普政府提出的要求清單外,北京也相對提出本身針對性反制要求清單;同時也強調,美方長串提議的「不公平」,中方當然也要正式提出幾項反制要求,倘若美方未能達到「平等對待中國投資」的要求,中方即將開放的國內經濟措施,也將「不適用於美國投資人」。習近平政府相對提出反制要求美方清單:主要有:

● 倘若川普政府不公平對待中企,中國降低外資投資門檻將排除美企適用。

● 停止對中國濫用智慧財產權的301調查,必須承諾未來也不再啟動。

● 放棄對中國產品加徵25%關稅之措施。

● 停止以國安審查歧視中國企業,須提供平等待遇。

● 對中國企業開放電子支付市場。

● 批准中國國際金融公司的金融執照申請。

● 解除對中國出口積體電路禁令。

● 調整對中興通訊的出口禁令。

● 對中國科技產品和服務開放政府採購。

● 取消反傾銷、反補救措施案中的替代國機制。

川普「霸權八條」的強權姿態作法會軟化嗎?

川普政權單方面鴉霸失心瘋提出不平等「制敵」條款要求,背後存在的「緣由」,首先是今年11月的中期選舉以及正進行中的通俄門彈劾案壓力;加上五月十日川普「永續美國偉大」的尋求第二任期競選總部已成立,所必須要有強力政績。因此在中美貿易戰爭談判中,必須取得一定程度「足能制服中國」的成果。

當然在此一輪中美貿易戰爭談判上,習近平政府手上握有的另兩個重要籌碼:一是,預定2018年6月上旬舉行的美朝川金會談,朝鮮半島的無核化離不開中國的合作,中方當然要妥善使用朝鮮問題這張牌,打贏談判折衝賽局;另一則是,中國持有價值逾1.4兆美元的美國公債。但是美國川普政權很篤定認為,並不擔心中國會以「拋售美國國債」作出報復,何況對中國來說,動用減持美債這個所謂的「核選項」,可能會適得其反,不但造成手中投資組合大失血,還會推升人民幣匯率,反而導致出口報價提高。

倒是2018年5月13日已看到川普推特所釋出的「強權姿態已見軟化」作法:川普針對2018年4月對中興通訊(ZTE)實施的制裁,「我和習近平主席正在共同努力,讓(中興通訊)儘快恢復業務」,「我已經指示商務部(思考重啟業務的對策)」,積極暗示美國很快要放寬對中興通訊及華為所實施的制裁。

川普早先擺出「霸權八條」的強權姿態作法,開始出現軟化,顯示風風火火鬧了將近三個月的中美貿易大戰爭情勢,或有可能獲得比較和緩結果,應該對全球經濟發展,亞洲經濟前景,都會有所裨助;對於對刻正在大陸投資營運的臺商,以至於對當前臺灣產業經濟發展,或亦可以帶來比較和熙的景氣機遇。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