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卑鄙的聖人─曹操》選摘(1)

許劭評論曹操:「汝乃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圖電影劇照)

許劭評論曹操:「汝乃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圖電影劇照)

前情提要:十九歲踏入仕途的曹操,因校注《孫子兵法》的獨到見解,在名士間小有名氣,獲得政界大老橋玄的青睞,成為忘年之交。他特別提醒曹操,有能力者也需名氣來襯,要他去跟當時的漢代名嘴許劭要一個「風謠評語」,建立自己的名聲。

 

智誆許劭

許劭在汝南的名氣越來越大了,這使他漸漸感到不安。所謂「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一個人的名望太大了就會惹麻煩,尤其是他這種鄉間隱士。清議的影響力大了看似不錯,但樹大招風也不是鬧著玩的。搞得這麼大的影響,朝廷的徵召又一概拒絕,這已經很危險了,萬一得罪了什麼大人物,被扣上個聚集鄉黨、私議朝政的罪名,那一族的命就全沒了。現在還沒人這樣說,可是以後呢?賈彪、郭泰血淋淋的教訓還不足以為鑒嗎?所以許劭決定接受徵召,到郡裡當一個功曹,以做個小官的辦法來避禍。

許劭 (取自網路)
許劭為汝南人,汝南古属豫州,現屬湖南省駐馬店市。 (取自網路)

但是當許劭將這個想法告訴許靖時,許靖很生氣。在許靖看來他們兄弟同樣受人注目,許劭可以做官他也可以做官,平日裡許劭說什麼仕途險惡的話,都是虛偽的敷衍。他要求許劭到郡後舉自己為孝廉,被一口回絕了。從此兄弟兩人分道揚鑣了!

煩心事一件跟著一件來,許劭決定離開汝南,到京師找他的大哥許虔盤桓幾日,排遣一下胸中的鬱悶。哪知這一來煩上加煩,險些把全洛陽惦記出名的人都引來了。剛開始他還勉強搪塞著,到後來這些人成群擁擠到了大門口,而且人數大有增加之勢。許劭開始覺得這次來京似乎不甚明智。

正在這時,多年未見的從兄許相帶著禮物出現了。許劭一向瞧不起這個人,美其名曰「不開口」,實際上是攀附權貴、諂媚宦官的小人。許相說了半晌無關緊要的奉承話,末了才坦白來意—要求他給曹嵩的兒子曹操寫風謠評語。這可把許劭惹怒了,他指著許相的鼻子大罵一通,把這些天的火氣全撒在他身上了。

修建于明朝洪武十八年(公元1385年)的汝南县北城门(取自網路 )
「煩心事一件跟著一件來,許劭決定離開汝南...,險些把全洛陽惦記出名的人都引來了。」圖為汝南縣北城門(取自網路)

但等許相走了,他開始反思。固然許相是個無恥小人,但畢竟身居侍中,牽著大宦官曹節的勢力。萬一他挾恨報復,自己一介布衣,絕沒有好果子吃。思來想去,只有儘快離開京城了。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想順利離開洛陽可不是件容易事。

府門外都是等著拜見的人,就算是深夜,也有這些人的家丁僕人等候消息。要是隨便出去,馬上就會被他們攔住,沒完沒了地糾纏。這可怎麼辦?最後還是許虔出了個好主意,先由馬車載著東西離開,一出門就揚言許劭回鄉,客人一概不見,等把他們的注意力引走,許劭再另乘一車悄悄離開。

於是就在一個寂靜的傍晚,一輛空馬車急匆匆離開了許府。那些拜客派來的家丁慌了神兒,有的回去報信,有的設法堵截,有的跟著車出了城,總之大夥都知道許劭已經動身回汝南了。

第二天清晨,許劭才真的辭別兄長。

僕人輕快地甩著鞭子在空曠的洛陽街道上趕著馬車。即使是這樣,許劭依然不敢掉以輕心,他吩咐車夫把車簾垂得嚴嚴實實。由於準備了一宿,實在疲乏了,許劭不知不覺側臥在車裡睡著了……也不知睡了多久,恍恍惚惚,一陣爭執聲吵醒了他。

「就是你!少廢話!」一個高門大嗓的聲音嚷道。

「胡說八道!我們可是正正經經的人家,我們老爺人品了得,我們豈會搶你媳婦?」這個聲音許劭知道,是他的車夫。

許劭詫異地坐起來,這才發現車子不走了。

「我還冤枉你不成?我認得這駕馬車!」

「你說的都是什麼呀?你是瘋子!」

「你才是瘋子!就是你們搶的人!」

「不是!」

「是!」

「無賴!」

「你才是無賴!」

「混帳!」

「你混帳!」

「好了好了,都別吵了!」又有一個聲音打斷了二人的爭吵:「守著我們這些官人,還敢這麼放肆,成什麼體統!都跟我回衙門,見了縣尉大人再說。」

怎麼還有官人呢?許劭聽糊塗了,趕緊掀車簾子。只見車前圍了一大群人,有百姓也有皂隸,為首的兩個年輕人:一個是身穿布衣、胖墩墩的農家漢子,一個大個子看樣子是衙役頭子。許劭忙問車夫:「這是怎麼回事?」

許劭和他的從兄許靖對當代人物或詩文字畫等評論,因為每月初一發表評語,所以稱「月旦評」。相傳曹操曾請許劭為他寫評論,但許劭拒絕了,曹操後來找到機會威脅許劭才有了「君清平之奸賊,亂世之英雄。」評論。(《軍師聯盟》劇照)
許劭和他的從兄許靖對當代人物或詩文字畫等評論,因為每月初一發表評語,所以稱「月旦評」。相傳曹操曾請許劭為他寫評論,但許劭拒絕了,曹操後來找到機會威脅許劭才有了「君清平之奸賊,亂世之英雄。」評論。(《軍師聯盟》劇照)

「老爺您醒了……剛才您睡著了不知道,咱剛出洛陽城沒走幾里地,我心說您睡著了咱慢點兒走……這倒好!沒幾里地就這幫人攔住了!這胖子帶了一幫農漢,硬說咱們兩天前搶了親,非吵著叫咱們還他婆娘……他那個橫勁兒就別提了,我怎麼解釋他都不聽……搶沒搶的咱先放一邊兒,大白天一幫人吆五喝六地攔車像話嗎?明火執仗嚇唬誰呀……話又說回來,胖子你也說了,你那沒過門的媳婦是個跛子,嘴還有點兒歪,而且一眼大一眼小,這麼個醜鬼我們搶她幹嘛呀……後來這幾個官人來了,他還揪著咱不放,嚷著要去衙門……這幾個官人也是的,半天都是他的理,你們辦案子也得容我說句話呀!橫挑鼻子豎挑眼,欺負我們外鄉人呀……老爺您說是不是這個理?」車夫真是被擠對急了,沒頭沒尾說了一大堆。

許劭一聽腦袋都大了: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你們……我們……究竟怎、怎麼了?」他想解釋些什麼,但根本沒弄明白事情經過,找不著話頭。

「衙役大人們,都看見了吧!」那農家胖子倒逮著理了:「他們老爺根本就說不清楚,這就是心裡有愧!別看他穿戴得這麼講究,人心隔肚皮,我媳婦那麼醜他都不放過呀!這幫人面獸心的傢伙太霸道了!還不快把他們逮起來,這個老爺準是個大賊頭兒!」

車夫實在是氣不過,把手中馬鞭一舉:「你再說一句!」

「你們是賊!」農家胖子跳著腳喊。

「還敢胡說!」車夫一猛子蹦下車,掄著馬鞭子就要往胖子身上打。胖子抱著腦袋扭身就跑,車夫提著鞭子在後面追。兩人走馬燈似的,圍著看熱鬧的人群跑了兩圈半,又是喊又是罵。

許劭這會兒腦子裡亂成一盆糨糊了,他叫也叫不住,攔也攔不下,還生怕暴露身分,跨在車上乾著急。

「太放肆了!」那個大個子衙役似乎看不下去了,「兄弟們!把這個趕車的給我綁了,光天化日之下當著衙役就敢打人!逮起來!」他一聲令下,四五個衙役還有仨看熱鬧的一擁而上,三下五除二就把車夫按倒在地,也不知誰從哪兒弄來兩條繩子,幾個人你一把我一把將他捆了個嚴嚴實實的。

許劭都看傻了,想說點兒什麼,可這會兒誰還聽他的?

好半天大個子衙役忙活完,抬頭問許邵:「你打算怎麼著?是乖乖跟我們走,還是也捆上?」

「這位官人不要氣惱,看來是誤會了。我們沒有搶什麼人,僅僅是從這兒路過……或許那個小兄弟認錯了!」

「那我不管,」大個子衙役拍了拍手上的土,「既然他告了你們的狀,你們就得回衙門跟我們老爺解釋清楚。誰是誰非堂上見,連人帶車跟著走吧!」

許劭真是憋氣,本想快點回鄉卻節外生枝,還不敢嚷嚷;要是叫什麼人知道許子將還在洛陽,並且叫人家當成搶親的抓了,成什麼樣子!現在車夫也叫人家捆起來了,他只得乖乖坐在車上,任衙役們牽著走。

「咱這是去哪兒?」

「洛陽北縣尉衙門。胖子家住城北,這案子歸那兒管!」

許劭一愣—真糟糕!剛剛駁了曹操的面子,這次卻栽到這小子手裡!眾衙役不慌不忙押著車,車夫被綁到了車沿上,那個農家胖子也老實不語了,許劭則低著頭想心事。半個時辰後,連原告帶被告還有看熱鬧的,一大群人擠到北縣尉衙門。縣尉曹孟德升堂問案,衙役書吏兩旁伺候。

曹操(維基百科)

那小胖子一進門來了個羊羔跪乳,趴在地上就叫屈,硬說許劭他們搶了人。曹操聽罷,拍案喝問許劭:「你是何人?為何強搶人妻?見本官又為何不跪?」

許劭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嘴裡還得回答:「回大人的話,這個人認錯了馬車,我們從未幹過搶親的事。至於我的名姓……在下……」

「快說,不要吞吞吐吐!」

「在下汝南許劭。」許劭咬著後槽牙答道。

「大膽!何方刁人,竟敢冒稱許劭!」曹操又是狠狠一拍書案,「那許先生乃是天下名士,豈會是你這等傲慢小人?」這話實是曹操借題發洩。

「不敢欺瞞大人,在下確是許劭。」

「啊?」曹操故意裝作吃驚的樣子,連忙站起身來:「您就是大名鼎鼎的許子將?」

「是。」許劭紅著臉答應了一聲。

「真的?您確是許先生?」曹操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足打量了八八六十四眼。許劭也不好意思吭聲了,一個勁兒點頭,真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哎呀!」曹操一跺腳,緊走兩步上前施以大禮,「許先生在上,小可曹操這廂見禮了。」

「縣尉大人快快請起,這是公堂,別壞了規矩。」許劭還得忍著臊來攙。

「跟您還講什麼規矩呀!」曹操起身後,對著其他人發作起來:「昏聵!瞎了眼嗎?怎麼把大名鼎鼎的許先生當成壞人抓來了?把這胖子拖出去打四十板子!樓衙役,你拿的人吧?我不要你啦,給我捲鋪蓋回家吧!」

「唉……曹大人,這小民也是一時認錯,還有衙役也是公事公辦,就饒了他們吧!」許劭已經被抬起來了,多少也得拿出點氣量來。

「這……好吧!你們還不謝謝許先生。」

兩個人假模假式過來跪倒稱謝。

「既然已經弄清楚了,在下告辭了。」許劭一刻都不想多待了。

曹操還沒開口,一旁那個俊秀的書吏過來道:「大人,剛才那農漢上告的話,卑職已經一字不落筆錄下來了。這位許先生既然是您的朋友,那他的名字還記不記檔了?還有許先生的車夫也打了人,是否還要另立一案,再做計較呢?」

「這個嘛……」曹操笑盈盈地瞟了一眼許劭。

許劭咂摸著這些話的意思,恍然大悟:這曹操原來是挖好了坑讓我跳呀!想至此氣憤滿胸膛,卻仰面大笑道:「哈哈哈……曹孟德!你厲害!算你狠,我服了你了……想要什麼樣的風謠評語你說吧!」

「在下豈敢造次?只是幾番拜謁先生您都不見,我出於無奈才用此下策。風謠之好壞,還要先生出於本心。」

「哼!你還算磊落……」許劭低頭思索著今天事情的經過,沉吟半晌才道:「汝乃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

「謝先生!」曹操又是一禮。

「不用謝了,案子記不記檔你隨便吧,只要你把我的人放了,我就感激不盡了。」

「書吏,快把筆錄燒了!衙役放人!」曹操答覆得乾脆:「恭送許先生。」

「不必送了。」許劭一甩袖子,頭也不回地走了。

 

《卑鄙的聖人─曹操》書封(印刻文化提供)
卑鄙的聖人─曹操》書封(印刻文化提供)

*作者天津人,為中國大陸網紅作家,被讚譽為「曹操21世紀代言人」,本文選自作者暢銷作品《卑鄙的聖人-曹操》(印刻文化)。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