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總統選舉登場,又是一場毫無懸念的「假投票」為何民主制度在中東地區寸步難行?

2018-03-26 09:00

? 人氣

2018年3月,埃及舉行總統選舉,軍事強人塞西篤定當選(AP)

2018年3月,埃及舉行總統選舉,軍事強人塞西篤定當選(AP)

為期3天的埃及總統大選26日登場,由於候選人只有現任總統塞西與一個知名度極低的政治人物穆沙,若無意外,塞西將會輕鬆連任。外界批評,毫無競爭可言的「假選舉」,簡直是走專制政權的回頭路,扼殺埃及好不容易萌芽的民主。《美聯社》分析指出,在中東,專制國家反而比曾施行過民主實驗的國家來的穩定,民主的深化遭遇重重考驗。

2011年,「阿拉伯之春」民主浪潮延燒到埃及,當時統治埃及長達30年的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被迫下台,穆爾西(Mohammed Morsi)當選埃及第一位民選總統。然而穆爾西執政僅1年,就在2013年遭軍方政變。2014年埃及重新選舉,政變軍頭塞西(Fattah el-Sissi)以96.9%的高得票率當選。

2018年3月,埃及舉行總統選舉,軍事強人塞西篤定當選,默默無聞的政客穆沙奉命陪選(AP)
2018年3月,埃及舉行總統選舉,軍事強人塞西篤定當選,默默無聞的政客穆沙奉命陪選(AP)

26日開始的投票,是埃及民主化後的第3次總統大選。塞西唯一的一名競爭者穆沙(Moussa Mostafa Moussa)雖然是埃及「明日黨」(El Ghad party)的黨魁,但是家不喻戶不曉。據英國《衛報》報導,直到1月底,明日黨都還在幫塞西助選,穆沙甚至是在截止前15分鐘才匆忙登記參選。參選至今,穆沙幾乎未舉辦任何的競選活動,連宣傳海報都寥寥無幾。

事實上,塞西政權並非沒有反對者。《歐洲新聞台》(Euronews)報導,塞西在上台後,已經逮捕了數千名政敵與異議人士。而這場選戰,包括埃及的前總理及前參謀總長,都曾公開宣布參選,但他們卻遭到政府威脅,後來不得不退出。

2018年3月,埃及舉行總統選舉,軍事強人塞西篤定當選(AP)
2018年3月,埃及舉行總統選舉,軍事強人塞西篤定當選(AP)

《美聯社》指出,埃及的民主制度尚未深化,教育水平更是低落,有將近4分之1的人口是文盲,這樣的國家距離真正的民主化,還需要一段時日。埃及並非特例。近年來,不少一度走向民主化的國家,又重回專制的懷抱,更不乏檯面上民主推行改革,檯面下卻依舊獨裁的專制政權。

波斯灣沿岸諸國 堅守君主專制

中東至今仍有許多國家堅守君主專制。波斯灣沿岸諸國如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卡達、阿曼及科威特,國王與教長等統治階層採取世襲制,政府部會首長也是由王室指派。一般人進入政府工作難上加難之外,批評政府與政治制度更會遭致處罰,集會遊行一律禁止。

這些國家的媒體大多數都是國營媒體,言論自由嚴重受限。沙烏地阿拉伯經常逮捕囚禁社會運動者、作家、知識分子與溫和派教士。島國巴林的遜尼派政府,還曾經大規模鎮壓佔人口多數的什葉派抗議活動,打壓媒體更是不遺餘力。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司法部門名義上獨立,實質上由行政部門掌控。

沙烏地阿拉伯國王薩勒曼。(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國王薩勒曼。(美聯社)

黎巴嫩:政權被軍閥與世家大族壟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楊舒晴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