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孫慶餘專欄:蔡英文「旌忠褒揚」的錯誤示範

繆德生反年改隊樓往生却獲頒「旌忠狀」。圖為藍天行動聯盟發起「向繆德生烈士致敬追思活動」。(陳韡誌攝)

繆德生反年改隊樓往生却獲頒「旌忠狀」。圖為藍天行動聯盟發起「向繆德生烈士致敬追思活動」。(陳韡誌攝)

蔡英文上任至今,本土派大多不覺得她表現像民進黨總統。她最近「旌忠」繆德生及擬議「褒揚」李敖,更讓眾多民主守護者感嘆是非不分、價值錯亂,認為她做了錯誤示範,而且是可怕錯誤示範。

退役上校繆德生因爲反政府、反年改而自摔致死,是行為該受社會及軍中檢討的人。結果他不但獲得陸軍官校校友總會的《褒揚狀》(這顯示「黨國遺緒」及「蔣家軍傳統」有多嚴重),還獲頒總統兼三軍統帥的《旌忠狀》。《旌忠狀》把他的上述行為稱為「積勞成疾病故,忠貞愛國,殊堪旌揚,特頒此狀,永垂示範」,意思就是要大家永遠效法他,追隨他起來反改革、反政府(甚至「推翻偽政府」、「一齊來拔蔡」)。

一個民選總統對不承認政府(也就是不承認主權在民)而且充滿黨國遺習的亡者如此恭維,這是在否定民選政府的正當性,承認民進黨確實像郝柏村及反軍改團體指控的「心中沒有中華民國」嗎?同時蔡英文「奉命唯謹」的給繆德生頒發《旌忠狀》,是表示她這個總統職位做得心虛嗎?還是為了討好軍方,她不只「有罪不辦,袒護到底」,還到了「是非不分,價值錯亂」地步?

由蔡英文總統和行政院長賴清德具名頒給因反年改抗議墜樓的繆德生旌忠狀,竟寫著「積勞病逝」。(取自監督年金改革可動聯盟臉書)
由蔡英文總統和行政院長賴清德具名頒給因反年改抗議墜樓的繆德生旌忠狀,寫著「積勞病故」。(取自監督年金改革可動聯盟臉書)

以下特引述兩位教師(教師有傳道授業解惑的職責,因此他們的觀感特別重要)在媒體的投書,見證民主守護者對蔡政府的失望。郭川珍老師說:「這份旌忠狀,堪稱「造反有理,足為典範」。真不知這是旌忠,還是表揚造反?作為一個老師,看到這樣事實,真不知如何教學生!」南方客老師則說:「繆德生擔任藍天行動聯盟秘書長,一再跟統促黨黑道勾結鬧事,也曽於2017年從廣州一路到北京,參加中共的七七抗日紀念活動,跟那些反年改的將爺們一樣認同極權獨裁的中共政權。今天,由人民一票票選出的總統,竟頒發旌忠狀給一個一再破壞民主台灣、反年改反轉型正義的人。這讓我們一心護衛台灣的公民情何以堪!我們又再一次,有價值錯亂的惶恐!」

李敖的情形不同於繆德生。他對台灣社會啓蒙及解構黨國統治神話,曾有卓著貢獻。我們這些小他一輪甚或同齡的人,當年(我是中學時代)都深受此一「精神」感染。例如他早年的《傳統下的獨白》,讓受拘於封建教條及黨國禁制的年輕人,變得更敢「特立獨行」「獨立思考」。他的《給談中西文化的人看看病》,其全盤西化論雖然矯枉過正,但對打破儒家文化及一黨思想壟斷厥功甚偉。他與國民黨打手任卓宣、胡秋原、鄭學稼等的筆戰,有助於激發反國民黨獨裁思考。他的《播種者胡適》,確立了胡適在中國民主思想上啓蒙宗師的地位,使我們更熱心於研讀及效法知識分子(而非政府官員)面的胡適。(如果說五〇年代台灣最重要的自由思想啓蒙者是殷海光,六〇年代就是李敖,而從二〇年代到四〇年代中國最重要的思想啓蒙者則非胡適莫屬。)

「思想解放」是人類文明史上大事,每經過一次思想解放,文明就再進一層。這個「思想解放」和康德定義的「啓蒙」,意義幾乎完全相同。康德說啓蒙就是人類從自己加之於己的不成熟狀態(包括受監護狀態,也包括缺乏勇氣與決心狀態)脫離出來,「獨立思考」。就這個定義而言,胡適、殷海光及李敖當年所做的都是「獨立思考」、打破「被監護狀態」、帶動「思想解放」。

〈老年人和棒子〉讓《文星》成為李敖引領一代風騷的舞台。(翻攝自《文星》雜誌)
〈老年人和棒子〉讓《文星》成為李敖引領一代風騷的舞台。(翻攝自《文星》雜誌)

而胡適後來之在台灣備受責難,主要是他反抗蔣介石獨裁的勇氣不夠(變成蔣介石「諍友」,而非過去的「批判者」),他終生是政治上的溫和改革派(改良主義者),只有在文化上(白話運動、新文化運動及包括宣揚自由主義等)是革命派或至少是激進的改革者。與胡適相較,原本是保守派的殷海光,反而在《自由中國》時代蛻變為政治上激進的改革者。

李敖的問題出在:八〇年代之後他開始不公正的「批康」(據說是康寧祥不去對他「拜山」所致)及捲入黨外恩怨,不斷無端興訟、到處告人;他的文章自揭發蔣家及國民黨「醜惡」內幕過後,亦乏善可陳,只因他實在缺乏民主素養及西方現代思潮洗禮,如同與他熟識的藍祖蔚說的《舊紙堆裡的大王  新潮流的陌生人》。

更嚴重的是,他違反自己「反對者只有決心不從政,才能為反對勢力留一片淨土,才能保留自己的本色、獨立與清白」的神聖誓言,不但從政,還不分青紅皂白的把民選政府(主權在民)當蔣家獨裁政府追打,甚至說「台灣的中華民國不是國家」,要斷絕台灣所有對美軍購(讓中共更易併吞台灣?)。他又說二二八時本省人「才死幾百人」,今天重提二二八,是「政治炒作,要打壓外省人」;說大陸六四天安門事件,「中國沒有用坦克輾壓學生,(這種說法)是外媒加工翻製的」。他並支持中共,鼓勵「中國共產黨要執政一千年」----。

李敖。(視覺中國)
李敖。(視覺中國)

施明雄《政治難友談李敖》的媒體投書,替以上的李敖做了適切蓋棺論定。施明雄舉出幾件李敖的「慷慨義舉」後,結論是:「李敖最終還是像那些擁戴強國覇權的人一樣庸俗。在台灣一生追求自由民主,卻始終不想成為台灣這個小國的主人。而且他的心也很矛盾,就像那些在台灣坐擁豐厚退休俸的高官,享受台灣優良的健保醫療制度,卻不把這裡塑造成能使子孫永享喜樂和平的國家。這是令難友們遺憾傷心的事。」

而荒謬的是,蔡英文不只「旌忠」繆德生,還要「褒揚」李敖。對於晚年如此倒行逆施的李敖,蔡英文要「褒揚」他什麼?要褒揚他否定中華民國是國家嗎?要褒揚他阻擋台灣對美軍購、歌頌及阿諛極權中共嗎?那蔡英文將不只是一個「順民總統」及「黨國教育中毒者」,而是比馬英九更差的「是非不分,價值錯亂」者!

看看蔡英文對阿扁何等禁令森嚴,上了一次兒子競選造勢晚會、父子相互擁抱,政府就要聲明「爾後申請參加類似活動將不予核准。如果再有重大違規,縱使病情沒有改善,中監亦得報請廢止保外醫治許可。」再看看蔡英文何等縱容及寬待反軍改團體,不但「愈會吵的孩子愈有糖吃」,而且反政府、反改革自摔致死,還可獲頒《旌忠狀》,死後備極哀榮。兩種際遇天壤之別,不知台灣民眾做何感想?不知民進黨內部做何感想?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