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想拿菜刀殺死爸媽 律師憶囚籠童年:我爸死掉那天,我真的滿開心的…

2018-03-26 08:00

? 人氣

小學就想拿媽媽藏在衣櫃的菜刀殺爸媽、爸爸自殺死掉那天只覺得「滿開心的,鬆了一口氣」,生長於新竹、從小成績優異的年輕律師小E(化名),便是你我身邊看似尋常,卻被逼到每天都想殺人的囚鳥之一。(資料照,取自Shutterstock)

小學就想拿媽媽藏在衣櫃的菜刀殺爸媽、爸爸自殺死掉那天只覺得「滿開心的,鬆了一口氣」,生長於新竹、從小成績優異的年輕律師小E(化名),便是你我身邊看似尋常,卻被逼到每天都想殺人的囚鳥之一。(資料照,取自Shutterstock)

是怎樣的父母,逼得孩子要殺人?小學就想拿媽媽藏在衣櫃的菜刀殺爸媽、爸爸自殺死掉那天只覺得「滿開心的,鬆了一口氣」,生長於新竹、從小成績優異的年輕律師小E(化名),便是你我身邊看似尋常,卻被逼到每天都想殺人的囚鳥之一。

「我媽有藏一把菜刀在衣櫥裡,我常想說乾脆拿菜刀把他們殺了算了……我爸2004年去自殺,我覺得普天同慶這樣,我不知道為什麼每個人都在哭,但我鬆了一口氣。值得一提的是,我爸死那天我滿開心的就是了……」

親戚眼中「他們對她很好,還給她學鋼琴」的爸媽,在小E看來是這般模樣:他們從不吝惜花大錢讓孩子去補習,卻不讓孩子好好吃飯,晚餐很常只有一條米血糕;他們整天爭吵、喊著要自殺,也天天找孩子麻煩,包包裡每一項東西都要檢查、進門就要下跪反省好幾個小時、孩子半夜熟睡中也會被挖起來反省「今天做錯了什麼」,一起看電視的時候若不跟著笑,也會被打。

在燈光變換的天幕星空下,一邊品嘗美食,一邊聆聽現場鋼琴演出,好不愜意。 (圖/music4life@pixabay)
親戚眼中「他們對她很好,還給她學鋼琴」的爸媽,在小E看來卻是另般模樣。(資料照,取自music4life@pixabay)

直到高中某天小E告訴老師「我媽要自殺,我要趕回家」,老師才查覺異狀、通報為「高風險家庭」讓社工介入,小E也自行申請家暴令,一步步脫離牢籠。台灣還有多少這樣的家庭沒被接住?類似情節並不罕見,但未必每個孩子都能受到幫助,他們掙扎著要殺死爸媽或殺死自己,隨時可能被逼到爆炸……

「從早反省到晚、跪著或是半蹲」跪著求媽媽讓她上學 一直被處罰的童年

一路讀資優班、大學考進法律系、隨後又考上了律師,如今每天西裝筆挺為當事人奔走的小E,看來就像日常生活中穿梭於你我身邊的上班族,若不去細問,或許也不會知道看來這麼普通的人經歷過什麼。談起對爸媽的印象,小E說,他們一個是下令者、一個是劊子手,彼此卻天天都在吵架:

「他們每天都在吵架啊,有時候晚上吵一吵會把你叫起來,如果他們沒有吵架就換我們遭殃,叫你要自己反省一天,可能跪一天,如果找不到理由打你還會叫你自己想一個,從早反省到晚,跪著或是半蹲這樣子……晚上睡覺會被叫起來打,假日的話,可能會叫你一整天跪著或半蹲……」

不管做得再好,爸媽都覺得不夠。儘管小E已經連媽媽指定倒一杯水要放幾顆冰塊都絕不會出錯,某天半夜12點多,她還是在睡夢中被喊起來處罰。當時她錯愕:「我沒做什麼錯事啊,妳要我做什麼我都做了!」這時爸媽說,因為妳弟弟考試不及格,妳要反省。小E也常被強迫一起陪看電視,若是爸媽覺得好笑的地方她沒笑,也會被罵。

一切的一切,都要在爸媽控制範圍內。小E從小就不知道何謂隱私,進家門前要把包包裡每一項東西都倒出來給爸媽檢查,書本一頁一頁翻;她和弟弟相差2歲,爸媽命令她下課時間一定要去陪弟弟、不可以待在自己班上,她以為在學校爸媽應該管不到了,沒想到他們親自跑到現場「監督」。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