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窮盡一生就為了讓我國家的女人不再被打」捍衛受暴婦女卻換來15年刑期 你的ㄧ封信可以改變她的生命

2017-12-29 20:00

? 人氣

「我窮盡一生只為一個夢,在我的國家,女人不被毆打,不用受割禮之苦,在工作時不會被性騷擾」今年49歲的埃及人權律師索里曼在開羅設立婦女法律扶助中心,專門為受到家暴、迫害和歧視的女性辯護,卻因此受到埃及政府和安全單位的監控,還因為指出埃及女性被強暴的問題,被控傷害埃及國家形象。索里曼被禁止出境,她個人和組織的財產遭到凍結,還面臨15年有期徒刑。

為了聲援包括索里曼(Azza Soliman)在內,全球13名遭到迫害、甚至殺害的人權運動家,《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發起「寫信馬拉松計畫」邀請全世界的人一起提筆寫信,要求各國政府改善人權,停止迫害。單薄的一封信或許會被掃到角落,但成千上萬信件卻可能帶來不容小覷的影響力!

以下為【2017年寫信馬拉松】的提案:

芬蘭:爭取一個能夠接受「她」成為「他」的未來

沙克里斯(Sakris Kupila)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女人,然而,21歲正在就讀醫學院的他,卻要每天面對層出不窮的窘境,因為他身份證上的性別欄標記的是他出生時的生理性別:女。可是他一直打從心底認為自己是男人,在芬蘭,如果他想要合法變性,就必須由醫生診斷出「精神障礙」,還要進行絕育手術才行,可是他反對這種羞辱人的治療,儘管有人在公開場合威脅他或是敵視他,他仍然努力爭取能夠改變目前法律的每一絲機會。要求芬蘭政府修改法律,並支持跨性別人權行動者。

土耳其:他們為捍衛人權而入獄

目前土耳其有10個人因為捍衛記者、行動者與異議份子的人權,而陷入危險之中,其中包括國際特赦組織土耳其分會秘書長艾德爾・伊瑟(İdil Eser),這些土耳其人權捍衛者被稱為伊斯坦堡10人(Istanbul 10),在此之前,國際特赦組織土耳其分會理事長泰納・齊李克(Taner Kılıç)亦遭逮捕。

他們目前均因恐怖主義的相關罪名而受到調查,這是一項扼殺人權行動的荒謬之舉。10名土耳其人權捍衛者以及泰納畢生致力於捍衛他人的權利。他們為自由和平等而發聲、奮鬥。在土耳其政府不斷打壓人民自由的情況下,這群土耳其人權捍衛者被關在監獄裡的時間愈長,受益於其人權行動的人民權利便愈加脆弱。呼籲土耳其政府,停止迫害這些人權捍衛者並且無條件釋放他們!

牙買加:不應讓警方殺人卻不用負責

夏奇利亞・傑克森不會輕言放棄。她的哥哥納奇亞(Nakiea)被警察射殺後,她開始挑戰遲緩的司法系統,踏上尋求正義之路。為此,夏奇利亞召集了許多和她有相同遭遇的家庭,他們的家人也遭到警察殺害,然而警方卻屢次掃蕩、騷擾夏奇利亞和這些聯合起來的家庭。

但是夏奇利亞不會就此沈默,她說:「我挺身而出,是因為我別無選擇。如果我停下腳步,就表示我給警察權力殺害我另一個兄弟。」立刻加入連署,並寫信呼籲牙買加政府,它應該保護夏奇利亞,並讓遭警方殺害的人們能夠獲得正義。

宏都拉斯:他們冒著生命危險拯救自己的土地

對於宏都拉斯的蘭卡族(Lenca)原住民而言,土地就是他們的生命。但是大規模水力發電工程、開礦及其他經濟活動正在摧殘蘭卡族的土地。蘭卡族原住民獨立運動(MILPAH, the Independent Lenca Indigenous Movement of La Paz)一直站在抗爭的最前線,反對這些破壞生態的工程與經濟活動,即便受到污衊、生命威脅、肢體攻擊,也要保護他們的環境。

然而,政府卻鮮少將攻擊他們的歹徒繩之以法。他們的成員遭到持槍歹徒闖入家中威脅、房子遭到縱火、甚至收到槍殺的死亡威脅,但他們仍誓言抗爭。「我們沒有武器,也沒有錢。」成員馬丁表示:「但我們擁有表達意見的權利……這才是讓我們進步的關鍵。」請你一起為這些勇敢的人們發聲,寫信給宏都拉斯政府,要求他們立刻給予蘭卡族原住民獨立運動成員和其他人權捍衛者所要求的保護措施。

拉多利哥.曼達卡因勇於捍衛珍貴水資源遭暴力威脅。(取自國際特赦組織)
拉多利哥.曼達卡因勇於捍衛珍貴水資源遭暴力威脅。(取自國際特赦組織)

智利:因捍衛珍貴水資源遭暴力威脅

拉多利哥(Rodrigo Mundaca)和水源土地捍衛及環境保護運動(MODATIMA)的夥伴們致力保護智利的水資源。但他們的勇氣卻換來暴力威脅與牢獄之災。拉多利哥住在智利的佩托爾卡(Petorca)省,2012年他開始申訴該地區的政客和企業非法抽水。

結果拉多利哥因此被提起4項刑事訴訟。在其中一件訴訟中,他最後被判處61天有期徒刑並得以緩刑,但條件是根據智利政策,拉多利哥必須在一年內每月向法官報到。2015年3月,不明人士從背後襲擊拉多利哥。近年來他和其他社區領導者陸續接到恐嚇電話,並在街上遭人威脅。呼籲智利政府

埃及婦女哈南(Hanan Badr el-Din)的丈夫於2013年7月失蹤,她為了尋找丈夫,揭露上百人在埃及失蹤,卻被政府迫害。(取自國際特赦組織)
埃及婦女哈南(Hanan Badr el-Din)的丈夫於2013年7月失蹤,她為了尋找丈夫,揭露上百人在埃及失蹤,卻被政府迫害。(取自國際特赦組織)

埃及:為了尋找失蹤丈夫,而遭遇牢獄之災

哈南(Hanan Badr el-Din)的丈夫於2013年7月失蹤,而她的人生從此永遠改變。她不斷尋找自己丈夫的下落,也與其他有失蹤親人的家庭互相聯繫,現在的她已是重要的公民行動者,揭露上百人在埃及失蹤。在埃及,數百人因埃及安全部隊而失蹤,而哈南的丈夫是其中之一。

每天約有3到4人(多為政治行動者、學生、抗議者甚至是不滿14歲的學童)被埃及警察或軍方帶走 ,此後便再也沒有人見到他們。然而埃及政府卻宣稱國內並無失蹤事件。然而,她最近由於查詢與丈夫相關的資料,因不實指控而遭到逮捕,這可能讓她面臨5年有期徒刑。請埃及政府立即無條件撤銷對哈南的所有指控,並即刻釋放她。

 

查德:臉書發個文,被關一輩子

馬哈定(Mahadine)是一名網路行動者,他也是7個孩子的爸爸,人們常常叫他查珠定(Tadjadine Mahamat Babouri)。2016年9月,他在臉書分享一則批評查德政府的影片,幾天後,他竟然在大街上被毆打,之後遭到電擊、上銬數週,從一間監獄換到另一間,從沒有人告訴他的妻子和孩子他人在何方,他們得自己去查。

在獄中,他生了重病、感染肺結核,卻依然面臨無期徒刑,目前他急需接受緊急治療。沒有人應該因為勇敢表達意見而失去自由,馬哈定不該只因為勇敢發聲,就注定下半輩子都要在牢中度過。請立刻寫信給查德政府,要求他們立即釋放馬哈定。

孟加拉:LGBTIQ雜誌創辦人,在75歲母親面前被砍殺致死

當歹徒持刀闖入舒哈茲(Xulhaz Mannan)的公寓時,舒哈茲和朋友正在屋內,隨後他們就在舒哈茲75歲的母親面前遭到砍殺身亡。舒哈茲是孟加拉唯一的LGBTIQ雜誌的創辦人,在同性關係被認為是非法的國家創辦LGBTIQ(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雙性人與酷兒)雜誌是一項冒險事業,需要很大的勇氣。雖然有關單位已經掌握充分的證據──包括監視錄影畫面與目擊證人的供詞,可以充分證明兇手的暴行,但一年過去了,兇手都還沒有因為這起殘忍的謀殺案遭到起訴。孟加拉政府在此案上的刻意怠惰,對 LGBTIQ 人權運動者與其他致力挑戰孟加拉現況的人來說,無異於雙重打擊。如同舒哈茲的兄弟所言,警察不採取行動的做法足以表明:「政府根本覺得這件事無關緊要,並認為『這種』(同性關係)議題隨著舒哈茲的死同時消逝了。」請立刻加入連署,並寫信呼籲孟加拉政府將殺害舒哈茲的兇手繩之以法!

中國:因捍衛居住權而無家可歸

倪玉蘭替那些遭迫遷者挺身而出,勇敢面對多年來的暴力騷擾。許多人因為有利可圖的工程建案,從自己的家裡被趕出去,而倪玉蘭正是協助這些人的律師。上千人的住所在2008年北京奧運籌備期間遭到拆除,倪玉蘭也是其中一人。政府以騷擾倪玉蘭和她的家人回應她的行動,希望能就此終止她的人權工作。當局屢次逮捕倪玉蘭,並於拘留期間痛毆她,導致她現在必須以輪椅代步。

中國政府已經糾纏她近20年,持續監視、威脅她和她的家人,並不斷把他們從每一個住處趕走。2016年3月,當局拒絕核發護照給她,讓她無法前往美國領取推崇其勇氣的國際獎項。2017年4月,多名男子襲擊了她的租屋處,抓住倪玉蘭、她的先生和女兒,把他們趕出去,讓他們流落街頭。之後倪玉蘭和她的先生落腳一個臨時住處,無時無刻都受到公安監視。儘管如此,倪玉蘭依然沒有停止幫助人們捍衛自己的居住權,現在該是我們站出來捍衛她的時候了。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佔領區:因和平抗議戰爭罪而面臨起訴

法利德(Farid al-Atrash)和伊薩(Issa Amro)希望終止以色列的屯墾行動,此為一項戰爭罪,發生於以色列佔領巴勒斯坦的50年間。以色列在許多佔領區內設立禁區,巴勒斯坦人在禁區內無法自由移動,然而信仰猶太教的以色列居民卻不會受到這種限制,他們可任意移動。這兩名倡議者致力於非暴力活動,面對士兵及屯墾區居民持續的攻擊,他們仍勇敢無懼。

伊薩不只一次遭到以色列軍隊逮捕毆打,甚至蒙眼審問,他表示:「以色列佔領軍就是要讓我們閉嘴。」。法利德是一名揭露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當局侵犯人權的律師,他也面臨著類似的騷擾。2016年2月,伊薩和法利德舉辦了一場反對以色列統治與佔領的和平遊行,導致他們面臨荒謬的不實指控,其意圖明顯是為了阻撓他們的人權運動。呼籲以色列政府立即撤銷對法利德和伊薩的控訴!

柬埔寨:和平抗議卻被抹黑成為暴力分子

帖布潘妮(Tep Vanny)是一名倡議土地權利的行動者、人權捍衛者及社區代表,在柬埔寨她已成為非暴力抗爭的象徵。 帖布潘妮協助動員萬谷湖(Boeung Kak Lake)社區的居民,抗議金邊市政府給予一家私人企業長達99年的土地租約發展觀光,導致上千戶家庭遭到迫遷。

2012年5月24日,帖布潘妮和13名婦女人權捍衛者因和平抗議而遭判處2年6個月有期徒刑。而當局正在重啟帖布潘妮案其他訴訟案,顯然意在使她保持沉默,並警告其他行動者。2013年3月,她參與了一場反對萬谷湖開發案的抗議活動,就舉辦在首相洪森(Hun Sen)金邊的住所外。

因此2017年2月23日,帖布潘妮遭判「加重暴力罪」有罪,並再次被判處2年6個月有期徒刑。然而在審訊期間,檢方並未為他們的指控提供任何可信證據。呼籲柬埔寨政府撤銷針對帖布潘妮的起訴!

馬達加斯加:因為保護瀕危的雨林成為罪犯

克洛維斯(Clovis Razafimalala)竭盡所能地保護馬達加斯加正在消逝的雨林。紅木是雨林的珍貴資源,但貪腐的走私網絡嚴重威脅了紅木存量,走私者肆無忌憚販賣紅木,讓走私紅木成為具有數十億美元商機的非法貿易。克洛維斯付出許多心力拯救這些稀有的美麗紅木,卻也因此面臨敵意、騷擾威脅,甚至房子被縱火。現在他因不實指控而獲罪,隨時可能入獄。立刻加入連署,並寫信呼籲馬達加斯加政府立即推翻對克洛維斯的判決!

國際特赦組織【2017 寫信馬拉松】》立刻連署

如何加入全球最大的人權行動:寫信馬拉松?

1. 線上連署

2. 參考國際特赦組織的寫信指南,寫信給每一個個案的訴求對象,要求他們作出承諾與改變

寫信指南:第一次寫信給政府
寫信指南:第一次寫信給個案當事人

3. 寫信給個案本人聲援打氣!(請注意因為策略考量,有些個案沒有辦法寫信給本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國際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