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翻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蔡英文「改革」的問題不是普通嚴重,是很嚴重!

蔡英文總統自許改革道路走得堅定,實則問題重重。圖為蔡英文為台灣燈會點燈。(取自蔡英文臉書)

蔡英文總統自許改革道路走得堅定,實則問題重重。圖為蔡英文為台灣燈會點燈。(取自蔡英文臉書)

自蔡政府就任後即定期做民調,並為文分析的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最近出版他的政論集,總結蔡政府上任兩年不到民調低迷紛亂無解的根源:《笨蛋,問題在政治!》他認為,搞好政治就沒這麼多汙煙瘴氣的事。說來諷刺,政治,或許就是台灣最難搞好的事,因為政治不好搞,連經濟都很難拚上來。

游盈隆之見,說明政治真的很難搞

為什麼政治很難搞?從游盈隆的見解中,即可窺知一二。首先,他說對蔡英文失望始自蔡接任黨主席開始,二件事讓他最失望,一是切割陳水扁,二是黨內提名集大權於一身,無視黨內民主。後者屬民進黨家務事,前者則社會觀感恰恰與游相反,若蔡英文也和新科監委陳師孟一樣,天天高喊扁貪汙是司法、政治迫害,蔡英文未必能帶領民進黨重返執政。

其次,游盈隆認為蔡英文的問題從五二0就職演說即已露端倪,因為她談太多「有價值共識」的議題,但正常社會不可能有高度共識,只談共識不面對問題最後就是製造更多問題,比方說,年金改革與司法改革,大陣仗地舉辦國是會議,被改革的軍公教誰跟你有共識?司改則甚至連修法案都端不出來;同時,只看到年輕人的問題,沒看到老年人的問題,比方說同婚。

司改與年改是否要直接由總統府主導國是會議,的確見仁見智,最重要的,修法案不可能透過國是會議提出,若非心中已有腹案,就是尋求共識或多數意見後,交由主管機關擬案,年改會最終提出了方案,但是,送到立法院即被民進黨團大刀一揮,變了模樣(更急進),反年改團體抗爭更盛,年改會却成了笑柄,而所謂的「社會共識」更難達成。

20180303-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新書「笨蛋,問題在政治!」發表會下午登場。現場並邀請世新大學新聞系教授彭懷恩(右)、政論家金恆煒(左)擔任發表會來賓。(蘇仲泓攝)
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新書「笨蛋,問題在政治!」發表會下午登場。現場並邀請世新大學新聞系教授彭懷恩(右)、政論家金恆煒(左)擔任發表會來賓。(蘇仲泓攝)

改革三十年改不出所以然,人心早已疲憊

簡單講,游盈隆根本不認為完全執政的民進黨需要以國是會議的程序進行「改革」,直接訴諸國會程序即可,這個想法沒有錯,就像馬英九執政八年,對國是會議亦戒慎恐懼,任何重大法案一律依照行政立法運作,但重大法案的阻力依然,換言之,國是會議不是問題癥結,那問題到底在哪?

把時間拉長來看,蔡英文提出的所有「改革」,都不是新鮮事,不論是司改年改或轉型正義,其實自李登輝繼掌大權以降這三十年,歷任總統談的都是相同的改革,包括李登輝,一改再改,還改不出所以然,人心終究會疲憊的。轉型正義亦可做如是觀,以二二八真相為例,即使不認可一九四七年的楊亮功調查報告,李登輝在位的一九九二年行政院報告,也被蔡政府否定;陳水扁擴及白色恐怖賠償的措施,蔡政府視而不見,或許可以說這是當初轉型不夠到位的後遺症,但真正的問題在於她的改革沒有法、憲、體制、程序的規範,這才是讓人心不服之處。

政黨政治不是清算政治,正義不是一黨說了算

民主政治是政黨政治,但不該是清算政治,三(五)權分立旨在制衡,執政黨一朝權在手就把在野往死裡打,這不是政黨政治。以促轉條例和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為例,蔡政府扛起轉型正義大旗,沒有人能說錯,但是,台灣所有政黨自李登輝執政之後,即已經根據人民團體法登記為政治團體,受到相同的國家法律約束,轉型正義追究威權國民黨的恐怖統治,却由李登輝口中老店新開的民主國民黨承擔,甚至無視法律必須合憲的基本精神,「正義」由行政權片面認定,國會程序之多數決凌駕憲政與法制精神,而司法(大法官)救濟途徑置之不理,本身就不符正義原則。

蔡英文總統出席「辜成允先生懷念音樂會」,慰問辜母辜嚴倬雲(總統府)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片面認定婦聯會是國民黨附隨組織,還指控前會長口辜嚴倬雲湮滅該會檔案。圖為蔡英文總統出席「辜成允先生懷念音樂會」,慰問辜母辜嚴倬雲(總統府)

結果,蔡政府清算國民黨產,讓中山獎學金海外留學生斷糧;清算附隨組織,讓九十七歲老人家辜嚴倬雲錄影喊冤她沒搬走婦聯會檔案資料;清算紅十字會,索性把紅十字會法給廢了!年金改革改軍公教哀鴻遍野,推出「玉山學者」計畫既不叫好也攔不住人才外流;軍改案還沒送出行政院,立法院衝突釀成墜樓重傷;蔡英文的改革大刀,劃出藍綠還劃出敵我,非我族類一律推倒重來,包括課綱文言白話選文比例、榮民榮眷基金管理、再到拖了兩個月還繼續公文往返不予核備的台大校長人事案…,凡此重重,即使遂了蔡英文、蔡政府或民進黨的心,又怎麼可能得人心?

中華民國與台灣「體用合一」,只能交融不宜攤牌

最後,游盈隆唯一肯定蔡英文的是她自始迄今不承認「九二共識」,讓這個馬政府開啟兩岸關係的金鑰束之高閣,這點大概又和很大一部份人士見解不同,游盈隆很含蓄地點到「台灣和中華民國終將攤牌」,這或許正是蔡英文很難把政治搞好的關鍵─統獨兩端都希望把她加速推向海峽那一邊,或拉回海峽這一邊,而她看來打心底不相信中間選民這一套,不論是「中華民國在台灣」或「中華民國是台灣」,她都說不出口,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緊抓超越藍綠旗號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民調居高不下,打都打不下來。最重要的,中華民國與台灣「體用合一」,如何能攤牌?

改革不是問題,但不必沾沾自喜於自己的改革最正義,但凡前人做不到或做不完全者,必有其緣由;改革必然損及既得利益,但不必洋洋得意於抗爭也擋不住總統意志,總統意志若與憲法理體制有違,留下的只會是歷史惡評;改革必有紛爭,民主制度的設計就是讓紛爭有解決的機制,不善用機制却坐視衝突忿怒擴大,改革的後座力當然全部回到己身;團結每一個人有困難,但身為國家元首,理當是國人團結的象徵,而這點只靠討好一端打擊另一端,是絕對做不到的。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