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30歲,回家父母還要碎碎念、管東管西?心理師:他們只是缺乏安全感怕自己被拋棄

2018-03-06 06:30

? 人氣

阿崴很討厭回家,最討厭的就是過年。過年代表的是:必須待在家裡跟爸媽大眼瞪小眼,而自己長期住外面,作息、生活習慣都與爸媽大不相同,長時間的年假,使得這些「不同」浮上檯面,增加自己與父母的摩擦。

再加上,回到「父母的家」,讓阿崴感覺,已經三十歲的自己,好像又變回小孩,回到那個得唯父母命是從的年紀:事事要按父母的規定走;父母要靠許多詢問確認「你現在過得好/不好」,而過得好與否的標準,是父母訂定的。如果發現你不符合那些標準,「碎碎念」的招式就出現了。

阿崴討厭極了碎碎念,於是,他回家,就讓自己待在房間裡,能不跟父母互動就不跟父母互動,以免讓他們有機會念自己。

但是當阿崴出來上廁所,看著爸媽坐在客廳看電視的背影時,又忍不住覺得感傷,他不是沒有罪惡感的,他何嘗不想跟爸媽聊天、講一些五四三,或是講一些自己的煩惱……畢竟家是自己的避風港,不是嗎?

但他一想到,如果他跟爸媽說自己的煩惱,可能會被說教,或是,反而讓他們更擔心,就覺得:還是不要了吧。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阿崴討厭極了碎碎念,於是他能不跟父母互動就不跟父母互動,以免讓他們有機會念自己。(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阿崴的爸媽,對於兒子的態度,不是沒感覺的。

過年,是阿崴爸媽最期待的時刻,那代表長期在外工作、很少回家的兒子會返家,全家人終於可以團圓,共享天倫之樂。

面對很久沒見的兒子,總覺得有些陌生,想要增進點感情,總忍不住多問了些問題;但是看到他冷漠的回應,明明覺得很傷心,卻變成用指責的口氣,指責他的生活「沒有規矩」:晚睡、吃東西不正常、懶散……。而且,兒子已經三十了,人家常說「三十而立」,應該早點成家結婚,自己在這個年紀,都已經有孩子、生下阿崴了。但每次跟兒子提到結婚,或是想介紹對象給他相親,他都氣得跳腳,或是說爸媽很煩。

爸媽的忍不住挑剔,忍不住碎念,「這些叮嚀也是為你好啊! 」

但兒子顯然不領情,親子間的距離好像也越來越遠。

阿崴的爸媽,心裡有些手足無措:「小時候我要求他做什麼,他只要按照我的方式做就好;所以我只要一個命令,他就一個動作。可是現在我說的話,他只覺得煩,或是生氣,難道爸媽對他只是負擔?是拖累? 他根本不在乎我們? 」

於是又一次的衝突中,阿崴爸媽指著阿崴的鼻子罵:「你怎麼這麼不孝? 這樣忤逆爸媽? 」

阿崴覺得自己受不了了,爸媽根本只會指責自己,不想了解他心裡的感受,於是衝出家門……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親子間的距離隨著每一次的大小衝突越來越遠。(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缺乏安全感:那些討愛的父母們

當父母對於自己不夠有自信,便認為自己必須要證明自己對孩子是「有用」 的, 以此感覺到自己的價值。

而, 當孩子長大, 再也不像以前這麼遵從、相信父母時,父母可能感覺自己「失去對孩子的掌控」,而有些父母,可能就如阿崴的父母一般,覺得很不安,甚至可能會覺得,自己將被孩子拋下……。他們可能因此而更「講究」對孩子的要求、規定、訓話……,在這些不停的「教導」下,原本有強烈不安全感的父母,可能因為獲得掌控感而覺得安全,但這種方法,卻傷害了自己與孩子之間的關係,也讓孩子「無法好好地長大」。

這些狀況,正是缺乏安全感的父母們,最容易與孩子互動的形式。

作者|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心曦心理諮商所負責人,2017誠品暢銷榜冠軍、金石堂「十大影響力好書」《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作者。「失戀花園/失落花園」駐站心理團隊。另外,也是歌德金屬樂團「Crescent Lament 恆月三途」的主唱。

畢業於政大新聞系、政大廣電所、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所。曾任中崙諮商中心心理師、微煦心靈診所兼任心理師、宇聯心理治療所企業心理師等,並擁有阿德勒鼓勵諮詢師講師資格。

從傳播到心理諮商、心理師到金屬樂團主唱,不管在哪裡,似乎都是個「非典型」角色,一路上也面臨許多考驗與自我掙扎。因此,周慕姿對自己諮商工作的期待,是希望能幫助人看到自己的選擇「是怎麼被困住」,還有「為何被困住」;而後,幫助他們看到「自己擁有的能力」與「其他的選擇」。

她相信:我們擁有「選擇的自由」,以及,若能以「真實的自己」面對生命,我們就能掙脫無形的束縛,獲得真正的自由。

對她而言,「接納自己,獲得自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

本文經授權轉自商周出版《關係黑洞》(原標題:不能讓孩子長大成人的父母們)
責任編輯/蔡昀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