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翻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夏珍專欄:蔡英文的正義分敵我,這個國家怎麼可能正常?

二二八事件71週年中樞紀念儀式,蔡英文總統講話時強調,「屬於我們的轉型正義已經開始」。(顏麟宇攝)

二二八事件71週年中樞紀念儀式,蔡英文總統講話時強調,「屬於我們的轉型正義已經開始」。(顏麟宇攝)

去年二二八,蔡英文總統出席中樞紀念儀式時強調,「轉型正義的目標是和解,而不是為了鬥爭。轉型正義之後,台灣不再有任何政黨,需要再背負威權統治的包袱。」這段話,在去年底促轉條例經立法院三讀時,她再度重申。

一年過去,今年二二八的中樞紀念儀式,蔡英文一千五百多字講話稿裡,重點在於組成國家團隊撰寫轉型正義報告,「台灣版的轉型正義真相調查,必須達到國際的標準」,一句話推翻一九四七年監察委員楊亮功的「二二八調查報告」,也推翻一九九二年李登輝主政時期行政院公布的「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她到底要什麼樣的真相調查?不得而知,確定的是,她要求盡全力收集政黨及其附隨組織的檔案,讓歷史自己說話,「那些被認定是政黨附隨組織的檔案,若被有心人刻意湮滅,需負法律責任!」

而「和解」二字,一直到收尾才出現,幾乎可以忘了它的存在。蔡英文的說法是這樣的:「屬於我們的轉型正義也已經開始,這條路一定會有一些波折會有一些阻礙,但台灣必將走向和解,走向團結。」

簡單講,和解與團結是「附隨結果」,這個「將」要花多長時間、多大代價,她是無從考慮的,她所掛懷的是「屬於我們的」轉型正義已經開始,長於文青體宣言的蔡英文,到現在無法體會做為國家元首和奪政權的在野黨領袖不同,她的心念不能只在特定政黨,以「屬於我們」畫分人民。

20180301-國民黨召開「聲援103年度中山獎學金解凍」記者會,前總統馬英九發言。( 盧逸峰攝 )
蔡英文談轉型正義,中山獎學金留學生斷炊。圖為國民黨召開「聲援103年度中山獎學金解凍」記者會,前總統馬英九批評蔡政府「敗德」。( 盧逸峰攝 )

「屬於我們的轉型正義」排除了誰?

就在她發表談話前,被不當黨產認定為國民黨附隨組織的婦聯會,正被黨產會指控「一百七十箱早期帳冊和勞軍捐等歷史文件被帶走」,將對前主委辜嚴倬雲母女兩人提告!先不論辜嚴倬雲是否真帶走一百七十箱歷史檔案或文件,婦聯會有沒有所謂的早期帳冊,蔡英文口中「那些被認定為附隨組織」,本身「被認定」是否合憲合法,於今仍有爭議,不當黨產條例與委員會的合憲性自成立伊始,即已經監察院提出聲請釋憲案,很遺憾的,因為這不在蔡英文「屬於我們的」考量範圍,她不管不顧。

就在她發表談話後,同樣被不當黨產會「認定」而遭凍結資產的國民黨,為了八位申請中山獎學金於海外即將斷炊的留學生請命,希望解凍這筆一千五、六百萬元的款項,卻遭駁回;政黨宜合應否提供獎學金,容或見仁見智,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大老張俊宏、乃至現在還受蔡英文倚重的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都曾受惠於這筆獎學金,而法律不溯既往很重要的一個概念,就是不可不教而殺,不可因法律的改變而損及既有利益,即使蔡政府要斷絕中山獎學金,也應該是從今而後不可以,而非讓已經獲獎者一刀斷絕,這不是損及國民黨權益,而是損及海外學子的權益。當然,領取國民黨獎學金的年輕人,顯然也不是蔡英文口中的「我們」。

同樣的,從蔡英文推動年金改革伊始一路抗爭的退休軍公教,他們的「正義」也不是蔡英文心念中「我們的正義」,就在蔡英文談話前,為了阻擋軍人年金案,反年改退將團體「八百壯士」在立法院衝突中,有人墜樓,有人受傷,年改案的法律溯既往爭議,同樣經地方政府聲請釋憲,抗爭一年多,卻無人聞問,結果,退將揚言立下遺書將轉為「革命團體」,也有退將聲稱成立「中華民國軍政府」,目標對準「台灣民政府」,早上抗議軍改,下午立法院外拆獨派的旗子又是一場衝突。隔天,就有獨派青年往赴慈湖,滿口「支那政權」、「中國豬」地在蔣介石棺柩潑漆。

這樣的零星不斷的衝突,就是蔡英文口中「屬於我們的轉型正義」所樂見的嗎?

20180228-上午在桃園慈湖陵寢進行潑漆行動的獨派青年,下午在台北召開記者會,說明事件經過。圖為記者會現場,獨派青年將中華民國國旗撕破,表達立場。(蘇仲泓攝)
蔡英文談開放型正義,獨派青年撕國旗。(蘇仲泓攝)

民進黨一黨獨斷不是正義

「屬於蔡英文的轉型正義」這一年十個月,憑藉國會多數全面執政,風捲殘雲一路輾壓,然而,全然無視憲政原則、法律精神,因為她眼中只有「屬於我們的」,但凡不在「屬於我們的」範疇,小至課綱文白選文比例、退輔會榮民榮眷基金人事、乃至理當屬大學自治的台大校長人事案,率皆推倒重來,或不重來就不算數。

台灣這部民主機器,論折舊也不該這麼快失靈,但是,在蔡英文主持下,所有可以化解爭議的民主機轉,近乎放空,所有的爭議,都像是一顆又一顆忿怒的火種,埋入人心。

蔡英文為她的轉型正義下一個定義,「給現在、以及未來的政府劃下一道明確的紅線。超過紅線的錯誤,絕對不能再犯。」講得很好,她忘記了,台灣已經政黨三輪替,恐怖統治的紅線自蔣經國晚年就已經劃下,迄前總統李登輝就已經板板釘釘不可逆,倒是此刻的蔡政府,大有可能踩到「一黨獨斷」的灰色地帶。

給蔡英文、蔡政府幾個良心且「有氣質」的建議:一、民主台灣最需要的是「政黨利益不可超越國家利益」的紅線,尤其是「執政黨」;二、不要報廢民主機轉中,政治爭議的最後一道裁判─司法院,請大法官會議把冷凍庫裡因「蔡英文的正義」而生成的釋憲聲請案端出來,不論是讓不平者得到救濟或斷念,裂痕不能再擴大,止爭不能再靠行政權的片面「認定」;三、不要忘了謙卑與溝通的承諾,朝野對話是國家領導人的責任。

本篇文章共 8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77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